|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三十章不敢得罪

第二百三十章不敢得罪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896

姑且不管身後耿顯的感觀感受,劉易現在卻是尷尬得要命,他怎麼會知道長社公主會給他來上這麼一下子?他現在可是帶耿顯來解決不把這長社公主送回耿家的事兒,但如今,被耿顯見到了如此讓人誤會又兒童不宜的一幕,讓劉易剎時間就大腦當機,一時不知道要作如何的反應才好。

幸好,劉易念頭一轉,趕緊一把扶著長社公主的雙肩,把她推離一點胸懷,然後趕緊單膝跪下,裝作是扶著她,一邊對她大眨眼睛,示意自己身後有人道:「哎呀,公主小心,上次帶你從耿家出來的時候,被張寧手下的黃巾力士的勁力傷到了腿上的筋骨,沒事就別亂起床來走動啊。」

「你說什麼我的腿……呃!耿老爺?」長社公主從跪下的劉易頭上望過去,終於見到了一臉紫青色的耿顯,她不禁失聲叫了一聲耿顯。

劉易的解釋當然不能讓耿顯釋懷,畢竟他是眼見見著長社公主撲進了劉易的懷內,而且,對劉易所說的語氣稍帶兒女的嬌嗔,那種只有對愛郎所展露的嬌憨神態,在他耿顯的面前表露無遺。作為一個曾經的過來人,也算是在風月之中打過滾的人來說,他又如何看不出長社公主對劉易的那種情態?

只不過,在耿顯胸間的各種複雜情緒百度轉碾之後,他還是壓抑著自己,不讓自己體內的那如火山爆發的小宇宙爆發出來,強行的壓制著自己的怒火及不滿,面色鐵青的對長社公主點了一點頭,低沉的應了一聲嗯。

「來來來,你們本是一家人嘛,都坐下來再說,耿公進來坐,人呢?來人上茶!」劉易也知道耿顯現時可能度誤會了自己和長社公主的關係,自己和長社公主於目前來說,的確是非常清白和啊,絕不能讓耿顯以為自己和長社公主已經有了什麼不清不楚的關係,所以,劉易現下雖然尷尬,但是神色倒也非常坦然,並沒有真的做錯了什麼壞事的那種心虛,大大方方的招呼耿顯到閣樓內的會客廳里坐下。

耿顯,在民間的稱呼,一般人都尊稱他為耿公,劉易作為一個朝廷官員,平時多是稱他為耿大人。而長社公主呢?她名義上是耿顯的兒媳婦,所以對於耿顯的稱呼還是挺有講究的。但長社又貴為公主,直接稱呼耿顯為公公什麼的,基於和駙馬的僵硬關係,她自己又不好意思叫出口,所以,她平時就跟耿家莊的下人一樣,稱耿顯為老爺。

原本耿顯是想著放低點姿態來和長社公主說話,然後請求長社公主看在她在耿家多年,耿家上下對她還算禮待的情份上,為耿家在皇上面前說上一兩句好話,讓耿家免去一場滅門之禍。但現在,他見到長社公主對劉易如此,他此時的肚裡被撐滿了一肚氣,現下想放低姿態也放不下來了。當然,他的心裡對劉易也有氣,只是還能壓製得住,沒有發泄出來罷了。

這耿顯氣虎虎的坐到了一張矮几後,然後一言不發,虎虎的看著劉易。

「呵呵,耿公,耿大人,有時候,眼見未必是真,耳聞未必是確。小可和公主以前並不認識,從你們耿家帶她出來後,馬上就忙著應付黃巾大軍的事,這麼?剛才你也聽到了?我這幾天都沒有見過公主呢?」劉易隨意的笑了一下,略為解釋了一下道:「好了,別多想,如果耿公你還不釋懷,一會小可再和你解釋,現在,咳咳……還是正事要緊。」

劉易說到最後,對耿顯重重的咳了兩聲提醒著他。

耿顯被劉易一點醒,他才猛然明白,額,是啊,相對於耿家滿門的安危,哪怕長社公主真的和這劉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又有什麼?最關鍵的,就是通過這長社公主的嘴,向皇上為自己耿家說好話。所以,別說現在只是看到她撲入劉易的懷內,哪怕是真的看到她和劉易有什麼,自己也不能得罪這長社公主啊。

呵呵,再說,長社公主是自己兒媳婦的事,此事耿家上下都知道只是一樁名義上的婚姻,她和自己兒子耿援也只是一對有名無實的夫妻。還有,那長社公主本就是皇室貴胄,嬌貴不可言,硬生生的讓她在耿家守活寡,這的確也有點說不過去。自己兒子不能房事,還有自己兒子和長社公主那僵硬的關係,若被當今皇上知道,恐怕也會對耿家不利。呃,想到自己兒子不能房事的事,這還要靠劉易這個會治病的振災糧官來救治的呢,眼下自己兒子的隱疾似有好轉的跡象。所以,別說是長社公主,就是這劉易也不能隨便得罪啊。

想通了這些,耿顯的面色才開始舒緩了開來。

他急忙長身而起,對站在劉易一旁,神態有點扭捏的長社公主施了一禮道:「呵呵,劉大人說得對,我耿家和公主本來就是一家人,如今聽大人說公主要回京見皇上,這也好,就當是回娘家看看,我這來算是為公主送行的,怎麼說,公主都是嫁到我們耿家的,所以,我耿家也不能太過寒磣了,等公主跟劉易大人回京的時候,耿某才備好禮物,讓公主帶到京里去打點打點一下。回娘家,總不能空著手回去吧?劉大人說是不?」

「啊?哦,對對,這些都有勞耿公耿大人了。反真你們都是一家人,有話好商量,有事也好辦,像公主的鳳駕什麼,嗯,還有隨公主一起嫁到耿家的那些貼心小婢等等,也應該讓她們來侍奉公主。畢竟相處了那麼多年的時間了,有她們來侍候著也讓人省心。你看,這縣令羽大人家的侍女,叫上茶都沒個影子,還是用順手的東西好。」劉易一聽耿顯如此上路,馬上就不客氣的向他要這要那的。

長社公主此時也穩下心神來,神色也迴轉了平時在耿家裡的那種淡然的神態,她接過劉易的話道:「對,這些得要耿老爺批准了,桃紅她們才能出來,跟本公主回京,耿老爺還有什麼話要帶給皇上么?」

「這、這個……」耿顯被長社公主問得老臉一紅,呵呵,畢竟他等於軟禁了公主好幾年,現在又想讓長社公主為耿家說好話,縱是他的臉皮厚如板,也一時有點難以說出口。

不過,有些話不說也得說,耿顯定了定神,厚著臉皮說道:「公主,以後就不用再叫我老爺了,實話說,這次公主一走,恐怕就不會再回耿家來了,雖然說,我把公主留在……留在耿庄別院里這麼久是有點過,但我耿家對公主也並沒有什麼過於無禮的地方,所以,還請公主見諒,為耿家在皇上的面前美言幾句。」

長社公主本來就沒有想到劉易會帶耿顯來見她的,現聽耿顯如此直言要自己為他耿家在皇上美言幾句,意思她的心裡明白,這耿顯是想請自己為他耿家開脫罪名的意思。她的心裡對耿家早已經沒有了好感,尤其是對於幾乎動搖了大漢的黃巾暴亂之事,這耿家居然坐視太平道活動發展壯大。不過,現在既然是劉易帶耿顯來見自己的,得看劉易的意思,如果劉易說可以為耿家開脫一下罪名,那麼就為耿家說好話來開脫,若劉易和這耿顯不對路的話,呵呵,那就不好意思了,耿家必須滅。

她不禁看了看劉易,想看看劉易是什麼的意思,而她看到劉易微微點頭,她就明白劉易是想保這耿家了,於是便說道:「好吧,只要皇上向本公主問起,我定會保著耿家的,耿公你放心吧。」

「謝公主!」耿顯見長社公主答應了下來,心頭一喜,深深的向長社公主施了一禮。

當然,耿顯的心裡也明白,一直稱呼他為耿老爺的長社公主,在答應自己這件事之後,就呼自己為耿公,這就隱隱表明,她今後和耿家再也沒有什麼的關係了。但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耿家可躲過這次的滅門之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