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二十九章公主性情之變

第二百二十九章公主性情之變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357

誰也沒有想到,不久前還要耿家家主耿顯帶著劉易去拜見長社公主的。但如今卻要顛倒了過來,反而是要劉易帶著耿顯去拜見長社公主。而且,看耿顯的神色,似乎要比劉易上次拜見長社公主時的神色更要緊張緊迫,神態也要比劉易當初恭謹得多。

沒有辦法,耿顯知道耿家上下幾百口人的性命現在已經完全掌握在這個名義上的兒媳嘴上,她在皇上面前所說的話,將直接影響到耿家的命運。

而長社公主,她此時卻正在秋水望穿,欲劉易可快點來帶她離開巨鹿,離開這個讓她感到生活無趣,命運禁區之地。

不過,最近幾天的事,長社公主也知道的,知道黃巾大軍將要大軍壓境,所以,她只得安心的待在巨鹿衙門裡,等待劉易把事情解決了再來帶她離開巨鹿。只是,不知道從何時起,長社公主竟然滿腦子都是劉易的身影,於劉易打敗了黃巾大軍回到巨鹿之後並沒有第一時間來和她說話,讓她感到有點幽怨。

呵呵,一個女人已經死了的心是不要輕易去把她激活的,一旦激活了之後,此女人的心就會有若是決堤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而激活她心境的那個人,將會是她永遠依賴並迷戀的人。劉易此時可能還不知道,這個長社公主,其實就是這麼一個的女人,一個被久封身心,被他激活了的女人。

這樣的女人是很可怕的,她將會變得狂野和狂放,在以前的性情上,變得更加的有激情,因為,她已經決心要和過去的自己的說再見,要重新去感受享受這個來之不宜的生活改變,決心要牢牢的掌握著這個讓她生活得到改變的關鍵。呵呵,要說長社公主是耿家生死的關鍵,那麼劉易就是長社公主性情改變的關鍵。

若是以前在耿家裡,長社公主的心由不甘無奈,已經慢慢把性子磨得有點心淡如水了。她基本上已經接受了不可改變的命運,安心待在耿家,作為一樁政治婚姻的犧牲品,受耿家軟禁終老,世間上的一切,都與她無緣。她就有如是一隻金絲雀,看似受人恭敬尊奉,卻沒有一點人生自由。

連人生自由都沒有了的人,她的生活又有何希望?除了絕望到心死之外,她還有什麼可希冀的?

而劉易的突然出現,帶著她皇兄的密旨出現,一下子打破了她生活以及心內的寧靜,使她的心剎那間活了過來,從此感到生命有了一絲鮮活。

劉易帶著她攀牆附壁,像一個傳說中的俠客那樣,高來低往,在黑夜中穿棱,背著她,和人戰鬥撕殺,那一夜,她雖然在夜色中看得不夠真切,但是她卻能感應到當時的驚險危機,感受到來自劉易身體,讓她感到安全的親切。所以,那夜,她並沒有半點害怕,心裡反而是有一股說不出的興奮,如此,她才沒有顯得太過慌亂,沒有胡亂亂動而影響了劉易的戰鬥。

她伏在劉易的背上,感受到劉易體內所散發出來的讓人感到溫曖得窒息的熱度,感受著劉易體內血脈憤漲或是如脈搏跳動一樣彈動著的肌腱,這些,讓她有點著迷,她那時甚至有一種想永遠伏在劉易的背上的幼稚想法,糊裡糊塗之間,她竟然在劉易奔逃戰鬥之中睡著過去,那一覺,似乎是她長大成人後唯一的睡得最香甜的一次。

有些話,她自己說不出口,也不好直接說出來,但是,她卻知道,自己很想很想見到劉易,到現在,發展到她幾乎每天都在想著劉易在做著點什麼,為什麼不來和她說說話兒。因為想念著劉易,所以她竟然一點都不擔心戰事,就算是張燕率著二千騎兵殺到巨鹿城下之時,她也一點都不害怕不緊張,她的內心深處,總認為一切有劉易,她根本就不用去想這些不是她所能想的事情。她也從來沒有想過黃巾軍會攻破城池之後,她將會如何。

額,不要說長社公主想念劉易或者說她已經愛上劉易的事很奇怪,很突然突兀。其實,任何一個女人,都是非常感性的動物,她們都會非常依賴自己直接的感應,任何一個人,可以在這個女人在絕望死心的時候,突然出現給予她新的希望,助她擺脫困境,那麼,這個女人肯定會對你生出一種情愫。

當然,這種情愫並不是指一見鍾情的那種,而是帶有一種身心感激,願意為解救她的人付出一切,對這個人產生一種極端依賴感的那種感情。

這種感情很複雜,不全是愛,但也有愛在其中。

實際上,劉易這段時間在忙著黃巾大軍的事,還真的沒有心思去多想長社公主的事。所以,劉易他自己還不知道這個長社公主對他的一些情感,也沒有刻意的去猜度長社公主的性情之變。

正因為劉易沒有心理準備,所以,當他領著耿顯進入長社公主所住的閣樓時候,發生了一幕讓劉易意想不到也尷尬無比的事情。

劉易和耿顯說著話,進入閣樓的時候,秋水望穿的長社公主竟然像小鳥依人一般,連看都沒有看劉易帶著誰進來就撲進了劉易的懷抱里。

呵呵,之所以說長社公主的性情變得狂野狂放就是這個原因。劉易所認識有過關係的女人當中,似乎就是益陽公主才會這麼樣,或許,益陽公主和長社公主都是有著同樣血脈的關係,一旦認了這個人,那麼她們就會不顧一切,對這個人特別的依戀的。

「打敗了黃巾軍回來了幾天怎麼不來和本公主說說話?人家還想聽你說說是怎麼樣打敗那些黃巾賊的呢。」

長社公主竟然還沒有注意到跟在劉易背後的耿顯,還語帶嬌嗔的拍打了一下劉易的胸膛。

呵,這個時候,不只是劉易,連後面見到長社公主對劉易如此動作的耿顯,也都差點一個站立不穩要暈倒在地。額,長社公主待在他耿家這麼多年了,他何時見到長社公主這種兒女之態?現在倒是見到了,但是對人流露出這種兒女之態的人卻不是自己的兒子,而是另外的一個男人。

這、這叫什麼?自己這個做人家公公的,居然看著自己的兒媳抱入到別的男人的懷抱。這種感覺感受,耿顯一時間還真的不知道如何能表達得出來。

驚訝?氣憤?激憤?痛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