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零一章願意跟我走嗎

第二百零一章願意跟我走嗎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419

長社公主悉悉索索穿好了衣裙,才拿起劉易給她的皇上密函來看,看完之後,她呆了一會,才默默的垂下了兩行晶瑩的淚珠。

皇上密函劉易看過,字不多,總的是這樣說的:朕有一妹長社,多年前由朕力主嫁入巨鹿耿家,耿家乃雲台二十八將耿純的後人,其家歷代為朝廷立下汗馬功勞。原以為以此以示對耿家的恩寵,以期耿家繼續為朝廷效力,以助朕掌控冀州,不料黃巾之賊卻正起耿家所在的巨鹿,而朕卻從無得知。坐視黃巾作亂,讓黃巾之賊幾乎動搖了朝廷根基,以此為鑒,此耿家以然不甚重用。朕懷疑,此耿家亦也為賊也。然朕卻置妹於賊府多年,心有感愧,現讓振災糧官劉易,待機把妹接回宮中,和朕兄妹相會,以贖為兄當年錯配之愧疚。至於巨鹿之事,朕慮非妹之力所能力挽狂瀾,不用再顧慮之。若妹見此函,當如見朕,一切聽從糧官劉易之安排,及早回宮,極待!

字跡是當今皇上親筆所書,長社公主雖然多年沒見皇上,但是對於皇上的筆跡還是熟見的,所以,看過了密函之後,她的心裡就不再懷疑劉易夜闖她殿樓的動機了。

既然這個振災糧官劉易手持皇上的密函,那麼就證明了劉易的身份,證明這個劉易是值得自己信任的,畢竟皇上在密函當中也提到了劉易的名字。

不過,劉易可信為可信,但劉易的行為實在是太過孟浪了,深夜潛進自己的住處不說,還擅上自己的鳳床,把自己壓住,還讓他看到了自己的身體,並讓他接觸到自己的肌膚,這著實讓長社公主感到有點尷尬與及有點懊惱。她現在對著劉易,感到有點不太自然,有一種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劉易的感受。

呵呵,長社公主被軟禁在此殿樓之內,她的內心的確是非常苦悶的。說白了,她先是一個女人才是一個公主,只要是女人,她們都會有一種需要,她剛才,正在做著一種女人在壓抑苦悶之時,為自己的身心得到某種排泄的私隱事兒呢,然而卻被劉易直接撞破看到,這叫她情何以堪?

每一個人都是這樣,自己最隱私的事情或者動作,被別人看到了,都會有一種惶惶然,不知道如何再面對此人的感受。相信不少人都會有過這樣的經歷,別說女人了,就算是男人,他在做著那些見不得人的私隱事兒時,就像在做著十個打一個的運動時,被一個女人看到,這個男人在當時都會有一種感到無地自容的感受,以後再碰到見到他私隱的那個女人時,他可能都會躲躲閃閃,在路上碰到的時候,可能都會掉頭就走。

長社公主現在就是這樣,她的內心裡,有一種尷尬之極的感受,很希望可以不再和劉易再見面,不再和劉易有什麼的糾葛。可是,因為一封皇上密函,如此就註定了她少不了要繼續和劉易打交道,還有可能要和劉易相處一段不少的時間。

好一會,長社公主才平復了一點心情,故作端莊的輕咳了一聲,探腿出來,想穿鞋起床再和劉易說話,如此躲在床上和劉易說話,讓她感到有點難為情,既然躲不過,也就只好強自鎮定,和劉易正面交流好了。

劉易下了床後,就背著床好讓長社公主穿戴好衣服,沒有偷看她。剛才進入公主殿樓之前,無意聽到張寧和她手下的說話,讓劉易暫時沒有太多的獵艷心態,所以,其動作行為也都君子了不少。

不過,聽到長社公主悉索的要下床,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長社公主那探下床來的一對潔營的玉足,那對纖白如玉的玉足,在相對較幽暗的床前顯得特別的醒眼,營營的有如發著白白的熒光。

就算沒有戀足傾向的劉易也禁不住看得心頭一熱,再看到長社公主的玉足在床前探來探去都沒有找到她的小靴時,劉易下意識的蹲下了身子,在床底下拿到了長社公主的小靴,不假思索的一把握住了長社公主的玉足,也不待她有反應,捏了一把後,為她穿上。

「嗯……你、你無禮……」長社公主感到自己的小足一熱,一種酥酥的感覺由自己的足下傳了上來,忍不住嬌嗯了一聲,但又給嚇了一跳,剛才無故讓劉易壓著自己的裸、體都還沒有和他計較,他怎麼又在對自己無禮?人家的小腳可以任人撫捉的么?所以,不禁嗔怪了一聲道。

「嘿,我看公主找不到你的小靴,所以就幫你一把,好了,別那麼大聲說話,你這殿樓不安全,外面還有不少人在盯著呢,如果驚動了外面的人,恐怕我今晚就要被困在你這裡了,鬧不好,連命可能都會丟了。」劉易絕非虛言恫嚇,語氣認真的對長社公主道。

「呃,不會吧?雖說你無禮晚上偷進本公主的住處,但我們什麼也沒有做,耿家也沒有那麼大的狗膽拿你怎麼樣吧?」長社公主不太相信劉易所說的連命都有可能要丟了的事。

劉易讓長社公主下了床,自己走到了公主卧室的中間矮几之處,盤腿坐了下去後,把矮几上的油燈挑亮了一點,再對長社公主說道:「公主你不相信?那麼你自己應該清楚,自己現在是等於被耿家軟禁在這裡的吧?其實,軟禁公主的,除了耿家之外,還有別人,你清楚么?」

下了床的長社公主,終於定下了心神,或者她要故意忘卻剛才的尷尬事宜,神態自己恢復了劉易上次初見到她時的淡雅慵懶,她緩緩的坐到了劉易的對面,不無可否的道:「嗯?還有別人?呵,誰軟禁本公主還不是一樣?總之我平時都難以離開這裡一步,就算想到外面去看看,耿家肯定會有很多人跟著,根本就難以和外界的人有接觸。」

「有分別,耿家軟禁你,卻不會真的害你,但別人嘛,那就不好說了,如果說,是黃巾賊的人軟禁了公主,你以為他們真的不敢傷害公主么?」

「什麼?你說黃巾賊?」長社公主還真的不知道,不知道在外面看守著自己的人當中還有黃巾軍的人,所以,她不禁有點色變的訝然道。

劉易沒有馬上說破她的那個待女寧兒就是太平道的聖女張寧,而是問她道:「公主,這些先不說了,如今公主你也知道劉某來此的用意了,不知道公主你怎麼想的?願意跟我走嗎?願意離開這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