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章香艷一幕

第二百章香艷一幕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416

公主殿樓內還有燈火,樓下住著待候公主的那些侍女,她們都還沒有睡,不過,都是在專心的做著一些女紅,並沒有發覺劉易潛進了樓內。

長社公主被軟禁在這裡,也等於那些侍女侍衛也一樣被軟禁在這裡,這麼多年來,她們也一樣無聊的,所以,估計是找些活兒做做,如此也可打發這些無聊的時間。

這些下人侍女沒睡,但長社公主已經睡下了,樓上靜悄悄的。

劉易趁那些侍女沒注意,悄無聲息的直接從樓道走了上去,到了樓上,感應到除了長社公主之外,並沒有什麼人,於是便憑著感應走到了應該是長社公主所在的卧室。

房門沒有關,公主的卧室,是沒有男人敢進入的,平時都是一些女侍出入,不關死房門,也方便女侍出入侍候公主。

劉易用手輕輕一推,房門呀的一聲就被推開了。

「誰?是寧兒嗎?別、別進來,本公主困了,這裡不用你了,你下去也叫玲兒她們休息吧。」長社公主居然還沒有睡著,聽到房門被推開的聲音,語調急速的想阻止下人進入房去。

公主的卧房之內,油燈還點燃著的,但是燈芯調得很低,只發出一點微弱的燈光,如此顯得若大的公主卧房內有點幽暗。

房內的地板鋪陳著一層厚厚的紅色地毯,抬頭就看到對著房門是一道白玉屏風,繞過屏風之後就是一張矮几,上面還放著茶具及一些點心。

長社公主的鳳榻卻是在靠左邊的女牆,也是有一道屏風隔開。

劉易放輕了一點腳步,走到了那道屏風之外,探頭一看,卻看得劉易眼睛一突。

額……原來長社公主正半躺在鳳榻上手忙腳亂的穿著衣裙,她此時,身上竟然是一絲不掛的。呃,無意竟然看到了如此香艷的一幕。此公主難道還有裸.睡的習慣么?

不過,房內的燈光有點幽暗,而又隔著床榻上的一層輕紗,使得劉易看得並不是太過真切,只是看到一個光滑潔白的影子在套著衣裙,只看到一對傲然之物被公主急急的用衣物掩住。但縱是如此,也讓劉易看到了那一帳無限的春光,把長社公主的那潔白完美的嬌軀完全印在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都叫你別進來了!沒聽到本公主的話么?」鳳榻上的長社公主沒想到進入房內的是劉易,忙於穿著衣裙的她還沒有看清在她床榻外的人是誰,在床內有點氣急的嗔怪道。

「公主,是我。」劉易厚顏無恥的完全現身在床榻前,低聲回應道。

「你?啊……呃!」

長社公主一聽竟然是一把男聲,不禁定神看了一眼帳外,發現還真的是一個渾身黑衣的男人身影,她一時也聽不出是劉易的聲音,不禁被驚得魂不附體,失聲就要驚叫出來。

劉易現身出來時就想到會把長社公主嚇得一跳的,所以早就做好了準備,在眼看她要驚叫出聲時,身體一動,如一條泥鰍一般倏地鑽進了床榻,整個人一下子壓到了長社公主的身上,同時用一隻手掩著了她的小嘴,讓她叫不出聲。

想不到養尊處優的長社公主的肌膚還這麼的有彈性,劉易感到被壓在身下的長社公主渾身都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柔韌彈性,手上觸及的肌膚有一種彈手的滑膩感覺。

「噓……」劉易把頭探到身下的長社公主的螓首上面,和她眼睛對著眼睛道:「公主,在下得罪了,別叫,是我,劉易。前段時間來拜見過公主的那個振災糧官劉易,公主還記得我嗎?」

長社公主被劉易的行為動作驚嚇得差點沒有暈死過去,她這麼大了,何時被別人夜闖進房,把自己壓在身下?特別是,這個人可是一個男人,她還真的從來沒有給男人壓過呢。再加上,她的身上,幾乎是等於是裸著的,剛才手忙腳亂,小褻褲都還沒有完全穿好,只是穿著大腿之間,另外,上半身也就是抓過一件衣服掩著,這樣的情況之下,被一個男人壓著,長社公主又驚又怕,又急又羞。

「別怕、你別叫我就放開手,看清楚了我是誰嗎?點點頭。」劉易沒有趁機多佔長社公主的便宜,而且和她的雙眸對望著道。

鳳榻上的光線並不是太足,不過卻也能讓長社公主看得見眼前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是誰了。

不過,她並不知道劉易在如此深夜潛入她的住所有何居心,心裡依然是怕得要命,給嚇得眼啜淚花,心裡慌得要命,聽劉易所說,她才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千萬別叫哦,萬一讓下面的人聽到了就麻煩了。」劉易慢慢的放開了掩著長社公主的手,順手為她拭了一下眼角滲出的淚花,道:「公主放心,小子並沒有惡意,我要在夜裡偷偷來見公主,這也是迫不得以的。」

「你、你想幹什麼?這麼晚了還來見我?為什麼?」長社公主定了定神,壓制住心內的驚慌,有點結結巴巴的問。

「嘿嘿,沒幹什麼,公主,其實我是皇上派來的,身上帶有皇上的密函,你一看就明白了。」劉易知道說再多也沒有用,只要拿出皇上的密函給她,她一看就明白自己是來把她帶走的了。

「哦,密函呢?」長社公主一聽有皇上的密函,心裡才安定了不少,特別是劉易雖然壓在她的身上,但並沒有過多的不敬動作,聽劉易的語氣,似乎不像是來做壞事的,如此才有點相信劉易。

劉易見長社公主沒叫喊,便坐了起來,呃,動作有點曖昧的坐在長社公主的肚皮上,然後伸手入懷,把通過益陽公主交到自己手上的皇上密函拿了出來。

「你、你可不可以先下去,你壓著本公主了……」長社公主沒辦接過劉易遞到自己眼前皇上密函,因為她此時正緊張兮兮的拉緊著自己胸前上的衣物,免得不小心讓自己的大白兔蹦了出來,讓這劉易看到。

「啊?額,對不起,小子並非是有意冒犯公主的,只是剛才情急之下才會壓住公主,怕公主聲張把別人招來啊。」劉易見長社公主弱弱的叫自己從她的身上離開,這才像醒起了似的,悻悻然的從她的身上溜了下來,站到了床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