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九十三章

第一百九十三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767

原來當初長社公主幼年的時候,就由先帝恆帝定下了和耿家耿援的親事,但是一直到先帝恆帝駕崩之後也沒有人提起長社公主和耿援的親事。

直到當今皇上劉宏真正掌權了之後,為了得到先帝舊臣的支持,才再提起這件親事,隨即便準備把長社公主劉本嫁入耿家,以換取耿家的支持。那時候,長社公主才十六歲,準備讓長社公主十八歲的時候就嫁入耿家。

但是,當時那耿援早已經是一個久經風月的高官子弟,在京中尋花問柳,欺男霸女之惡事沒少做。長社公主自然聽過不少這個未來駙馬的惡行惡事,她壓根就不同意這件嫁事,但礙於為了幫助一向還算疼愛他的堂皇兄拉籠那些臣子,她才不得不點頭同意。

事情就如此定了下來,但很不巧,長社公主及益陽公主當時就像如今的萬年公主一樣,都喜歡女扮男裝出宮去玩樂,結果正巧碰上耿援持著自家的權勢,正在大行惡事,長社公主自然是看不過眼,上前去干涉。

那耿援就如劉易當初在義軍兵營里一樣,一眼就看穿了長社公主這個西貝貨,但是他卻沒有劉易那樣的本事及眼色,沒有看出長社公主的出身來歷的不凡,也沒有看出長社公主就是他的未來未婚妻子。

他居然轉而調戲起長社公主來,呵呵,長社公主雖然沒有像萬年公主這樣跟隨王越學到一點武藝,但是一些防身之技還是懂得的,對著耿援就是一招撩陰腿。如此,一腳就鬧出了一件大事情來了,直接把耿援踢成了准太監。嗯,也就是說也不算是真正的太監,只是受創過重罷了,如果能夠及時醫治,或者他也不會成為太監。

就因為此事,皇室和耿家就產生了隔膜了。不過,那時候劉宏才掌權不及,很迫切的需要先帝重臣的支持,只好向耿家陪個不是,為了平復耿家的怒氣,更把長社公主提前嫁入了耿家。

耿顯也正因為這件事,不久後就致仕歸田,並把長社公主也帶回到了巨鹿。

說實在,這件事原本是耿家的耿援太過不肖了,錯並不在長社公主,但是明知道是耿援的錯,而且明知道耿援幾乎不能夠人道了,皇上劉寵還堅持把長社公主嫁入耿家。這表面上雖說是皇上對耿家的眷顧,但實質上卻說明了皇上對他們耿家不放心,在皇上極力的想要拉攏之中,讓耿顯察覺到皇上對他耿家的猜忌。再加上另外一些原因,耿顯才急流勇退,返回巨鹿。當然,他帶著長社公主一起到巨鹿來,事實也是想拿長社公主當人質的意思。

耿顯只是把當初長社公主腳踢耿援的事簡單的和劉易說了一下,卻讓劉易猜出這麼多個中因由來。

呵呵,這裡也難怪耿援對那長社公主那麼的憤恨了,這個公主,累得他不能人道,干守著一個如花似玉一般的公主,卻無福消受,能不氣嗎?還有,硬要把長社公主嫁給了他,這豈不是要讓他天天見著噁心嗎?人家是公主,自己對她還不能打不能罵,這日子活得,也實在是窩心。

不過,以耿援的人品,劉易覺得,那是他活該。

「原來如此,也罷,耿公子,本官的確有辦法讓他減少痛苦的辦法,如果你信得過我,相信不久也有機會讓你好起來的,雖然達不到以前的水平,或許,傳宗接代還是行的,怎麼樣?要不要我治?」

耿援的情況,只是嚴重的挫傷,其零部件都還在,只是他平時可能都是用藥物來外縛,體下跨間本來就是比較敏感脆弱的地方,在藥物的刺激之下,他不痛就假了。而且,長時間的刺痛,讓他的下面嚴重萎靡,已經變了形,劉易懷疑,他的下面可能還有了點腐爛,若不早治的話,真是神仙都救不了他。就算是現在治好了,也等於是半個殘廢了。

「你、你真的能治?」耿援終於平心靜氣了一點,語氣也稍為正常了一點問。

「或許吧,我只可以保證你那不會再痛,但不能保證恢復到以前的狀態。」劉易不無可否的道。

反正痛的不是自己,愛治不治,如果不是自己想要耿家幫忙控制巨鹿,誰管你死活呢。

「治,能不能治好看他的造化了。」耿顯眼神帶著點懇求的看著劉易,搶著說道。

「好吧。」劉易只得點頭道。

看在耿顯的份上,劉易也不待耿援同不同意,自己從懷裡掏出了一盒銀針來。

過程很簡單,就像當初為鄭石戴肢的時候一樣,劉易輸了一道元陽真氣給耿援,然後用銀針把真氣封存在耿援的體內。

劉易的元陽真氣有讓萬物回春的功效,其真氣就可以讓耿援受創的下體自動恢復。這叫內治,用真氣來治療,比用藥物外縛來治療有效果得多了。

當然,劉易還是裝模作樣的給耿顯寫了一條藥方出來,都是一些滋補養生的盪葯。再交待耿援不要觸碰刺在他身上的銀針,要直到他體內不再感覺到有那股熱熱的氣息才能夠把銀針撥出來。

劉易估計自己還得在巨鹿逗留一段時間,只好每天來為耿援輸一道真氣,相信不用多久,他的挫傷就差不多好了。

處理完耿援的事後,讓下人來把耿援扶去休息。

「劉大人,這真是不知道要如何感謝你才好了,如果犬子的隱疾能好起來的話,以後你劉大人的事,就是我耿家的事。」耿顯首次表露出一點對劉易推心置腹的態度。

「呵呵,這個可不必了,只要你們耿家能按我們剛才所議定的來做,如此,劉某也感激不盡了,為天下的百姓感謝你們耿家。」劉易擺擺手,沉吟了一下藉機道:「哦,對了,那……那長社公主在莊裡住的吧?我這個朝中來的官員,不去拜見一下公主似乎有點說不過去,不知道方不方便?」

「哦,對對,這個不用大人說我也要請大人去問候一下公主的。其實,平時京里有人來的話,都會來問候一下公主的。」

耿顯倒沒有阻止劉易去見長社公主,怎麼說長社公主都是皇室的人,哪怕是被他耿家軟禁著,也不能不讓公主見人,他耿家也不敢做到那麼絕。

其實這些都是慣例了,不管在大漢哪裡,只要當地有一個和皇室有關的人,如某某外嫁的公主或是某某比較有名望的皇族王爺什麼的。就算他們不在當地擔任什麼的官職,一般朝中若有人到此地,都要去看望問候一聲。劉易想拜見長社公主的這個要求也不過份,耿顯也沒有理由阻止劉易。

長社公主的住處,在耿家莊的最後面,在半山上另外開劈的一個院子里。

院子裡面,是仿皇宮後花園的建築建起來的,亭台樓閣、水榭花園。看得出,耿家雖說等於是軟禁著長社公主,但是為了安置此公主,也是花了不少本錢的。

劉易一邊隨耿顯在庄內的壤石小道上走著,一邊想著這個長社公主又是如何的一個公主呢?見過陽安公主、益陽公主,萬年公主,她們無一不是在氣質容貌上都是數一數二的美人兒,這長社公主年紀比益陽公主還要小一點,料想長得也不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