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九十二章公主踢的

第一百九十二章公主踢的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424

耿顯的兒子下體有疾?是哪個兒子?難不成還是那個長社公主的駙馬耿援?劉易端坐在廳中心裡胡思亂想的想著。

因為耿顯急著去帶兒子來給劉易看病,而且所看的病又是不好叫人知道的私疾,所以,並沒有把退出大廳的人叫回來。

就在劉易百無聊賴的自斟自酌,隨便吃點矮宴桌上的吃食時,耿顯才匆匆的又回來了。他的身後,是兩個侍女打扮的婦人攙扶著一個年約二十多歲的青年。

「讓劉大人久等了,他就是我那不成器的犬子,耿援。」耿顯遠遠的就為劉易介紹了一下道。

「耿援?」劉易一聽還真的是長社公主的駙馬耿援,不禁訝然的問道。

「唉,不就是他,這、這都不是我耿家造的什麼孽,這個混蛋他、他……」耿顯似乎對這個兒子既關切又痛恨,是那種恨鐵不成鋼的憤恨,說著恨恨的回頭瞪了耿顯一眼道:「沒死的話還不快過來見過劉易大人?你們下去,讓他自己走。」

「爹……」耿援似乎有點有氣無力的叫了一聲,聲音有點尖尖細細的,似是不太情願的樣子。

「哼!不成器的東西!」耿顯頓了一下腳,也不再管耿援,而是徑直的走到了自己的主座上,盤腿坐了下去。

劉易稍為打量了一下耿援,只見他面色蒼白,兩目完全無神,精神萎靡不振,給人一種軟綿綿沒有一點力氣的感覺。臉頰也很消瘦,不過,勉強可看得出,此人以前應該還算是一個比較好看帥氣的男人吧。

那兩個婦人見家主耿顯讓她們下去,只好鬆開了攙扶著的耿援,緩緩的退了出去。沒有人攙扶了的耿援,他的身子幾乎一下子軟倒在地,一個蹌踉才勉強的走到了劉易的宴桌前,連頭也沒抬,只是隨便的對劉易拱了拱手道:「耿家耿援,見過劉易大人。」

他說完,又搖搖擺擺的走到了一旁,若無旁人的一屁股坐下,似乎很不待見劉易的樣子,自顧的爬伏在矮几上去,厭厭欲睡的樣子。

「啪!」

「犬子!真的犬子!好不容易碰上有希望醫治好你體內之疾的劉易大人,你、你這沒臉沒皮的東西!」耿顯見狀,氣得拿起一隻酒杯就扔到了耿援的身旁,啪的一聲碎裂,吹鬍子瞪眼罵著。

「算了,耿大人,我看耿公子他體內的問題比較大,他體內之疾已經嚴重損害到他體內的神經,造成他的精神挫傷,估計他整天就是犯困只想睡覺,但到了入夜後,他的下體又會刺痛難忍……呵呵,長此下去,恐怕就會病入膏肓,神仙也救不了他啊。」劉易只是隨便看了看耿援,心裡就差不多猜出了一個大概。

此耿援,以前肯定是酒色淘空了身子,而且,他估計也是一個自大自滿,驕傲又目中無人的傢伙。然後,他的下體就有疾了,一個男人,得了一種讓人羞於啟齒的疾病,讓他喪失了作為一個男人值得驕傲的能力,如此,讓他從身體到身心都受到了極為嚴重的打擊。

呵呵,如果劉易估計得不錯的話,此耿授恐怕就是一個和太監差不多的傢伙了。或者,可以從他的生理特徵上可以看得出一點端倪。嗯,他說話的聲音已經有點像劉易所打過交道的張讓的嗓子差不多,尖尖細細的,而再留意一下他的下巴,光溜溜的,沒有一點胡根。都二十多三十歲的人了,按古時候的習慣,一般都會留著一攝鬍子的,以示成熟穩重,但這個耿援沒有。

「啊?那、那麼劉兄弟你有辦法么?」耿顯聽劉易說自己的兒子就要病入膏肓,也顧不得責罵耿援在劉易面前的失禮了,有點緊張的問。

「辦法嘛,這個很難說。」劉易站了起來,也不在乎被這個耿援無視了,走到了他的跟前,道:「還讓先為他把一下脈再說吧。」

基於此耿援的態度,劉易表面沒說什麼,但是心裡卻是想著就算可以完全治得好他,現在當也不會為他治了,最多就是為他維持著性命算了。呵呵,什麼的醫者父母心,放在劉易的身上是沒有用的,對自己不敬,又或者自己也看他不順眼的傢伙,不給他治就不治。這個耿援,就讓他永遠做太監吧。劉易唯一感到可惜的是那個長社公主,恐怕苦了她,要她做一輩子的活寡婦了。

「我不要你看!滾開!」爬伏在桌上的耿援,眼角看到劉易探手來抓他的手腕,臉上居然流露出一種非常討厭的神色,一下子縮回手去,轉頭對耿顯道:「爹!就他這個黃毛未乾的小子?他能治得好咱?我不要他看。」

「胡鬧!」耿顯被耿援氣得不輕,差點就要暴跳過來狠揍他一頓。

劉易沒興趣管他們父子之間的事兒,一探手,強行的抓著了耿援的手,然後輸了一道元陽真氣進去,用真氣去探測了一下耿援體內的情況,便馬上鬆開了他。

「好了,耿大人,既然令公子不想我看治他的病,那就算了。」

「哎呀,別別,劉大人,劉兄弟,你看看,看看還有沒有辦法?」跳了過來的耿顯,急急的拉著劉易道。

「呵呵,辦法不是說沒有,耿公子他中氣不足,跨間很明顯的受過重創,留下了隱疾,這個我得要問清楚才可以對症下藥,想要我醫治,得要先把他如何受創、何時受創都仔細給我說說,要不然,我也沒有辦法了。」劉易探測到耿援的下體血氣不通,經脈堵塞得厲害,不似是新傷,估計以前傷得比較厲害,要完全治好他比較麻煩,不是一時半刻就可以治好的。

「這個……」耿顯聽劉易問起病由,神色不禁有點為難的樣子。

「嗯?這不好說么?」劉易皺了一下眉道。

「呸!有什麼不好說?還不是那個賤人!都嫁入了我耿家,還不能讓人碰?」耿援卻氣憤的抬頭怒道:「就是長社那賤貨踢的!」

「長社?公主?」劉易訝然道。

「咳咳……住口!」耿顯的臉色一變,迅快走過去颳了耿援一個耳光。

這個不知道死活口無遮攔的傢伙,居然敢當著皇上派來的朝中官員罵長社公主?萬一讓劉易回去跟皇上一說,那麼耿家可就要大禍臨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