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八十四章殺頭還是抄家

第一百八十四章殺頭還是抄家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776

「呔!狗膽!」

典韋聲如洪鐘,大喝一聲,巨碩的身形如一座大山似的往那掌柜的身前一站,大手一伸,把那掌柜一手就擰了過來。

「劉大人在此,爾等還敢放肆!」

典韋的一聲大喝,震得房子都像在震蕩了一下,粉塵什麼的倏倏掉下來。

此糧店內的人何時見過如此形如惡鬼一般的大漢?被典韋一聲嚇得心頭一震,耳朵都嗡嗡的發鳴,一時竟然連手上的兵乒都拿捏不穩,叮咣咣的掉到了地上去。

鏘鏘!

劉易身後的十八親衛也不慢,紛紛抽出來兵器,就撲上前去。

「誰敢亂動殺無赦!」劉易不動如山的冷聲說道。

「你、你們就不怕我們高家……」那掌柜還想嘴硬,但在冷寒寒的刀鋒之下,臉色一下慘白,寒顫顫的再也說不出話來。

這些人何曾見過真正的殺人悍兵?不要說像典韋這個有如殺神一般的壯漢了,就是那十八個親衛,他們一個個如狼似虎的抽刀撲上來,那嗜血冷寒的眼睛,讓他們一點都不敢懷疑如果自己等人真的敢有異動的話,那麼這些官兵的刀刃就會毫不客氣的砍刺在他們的身上。

所以,根本上就不用真正的動手,典韋隨便那麼一喝,就如此一站出去,那凜冽無匹的殺氣就讓那些店鋪打手動也不敢動了。

這些店鋪的打手,平時欺負欺負一下老實厚道的百姓還可以,持著他們高家在當地的勢力名望嚇唬嚇唬一下原來的那些一般官兵士卒也還可以,但是若想要他們真正的和官兵對抗,那他們是無論如何也不敢的。

「把他們都拿下,帶去……帶去給耿武安排他們的耕作事宜。」劉易也沒有太多的心思和這些一般的店鋪打手計較太多,對親衛隊隊長二虎吩咐道:「叫耿武派人盯緊一點這些人,如果有一人敢逃跑,全部格殺勿論,不安心老老實實搞生產,就多給點苦頭他們吃,走吧。」

「是!劉易大人!卑職馬上照辦!」二虎大聲應道。

糧店內的打手、小斯,共有二十多人,都是青壯力健之人,個別的還吃得滿身肥膘,不把他們抓去做做苦力還真的對不起那些長草的田地。

分出幾個義兵把他們帶去交接給耿武后,劉易才走到了店內櫃檯處坐下,隨手拿過案上的帳本,對那被押著跪在地上,嚇得渾身顫抖的掌柜道:「起來說話,你叫什麼名字?」

這個掌柜年約四十來歲,面白無須,體形胖得像要滴油似的。現在巨鹿城內全民缺糧,他還肥胖如斯,足見其撈了不少的油水。

他見自己的人吭都沒敢吭一聲就被拿下並帶走了,他此時哪裡還敢自持家勢強橫?渾身仿似一下子被抽空了力氣,軟爬在地上,軟綿綿的驚懼道:「回、回大人,小、小的叫高斗,才高八斗的高斗……」

「我叫你起來回話,趟在地上很舒服么?」劉易瞪了他一眼,拿起一本帳本道:「高斗是吧?過來給我說說,你們店裡的糧食售買情況,看看你們的生意做得怎麼樣。」

「好好,小、小的……」高斗雙手著地想爬起來,卻無論如何都腳軟得站不起。

「呱噪!」典韋在旁一手就抓住高斗的衣領,把他提到了櫃檯案桌前,鄙視的道:「呸!還才高八斗呢,就一身肥肉,連站都站不穩,真沒用!浪費糧食了。」

「呃,謝、謝謝軍爺。」高斗好不容易才借著桌子站穩,忙不迭轉面向典韋道謝道。

「行了,給我說說,你們店裡現在還有多少的糧食,近段時間又售出了多少。」劉易大馬金刀的正坐著,緊盯著高斗道:「還有,你說的高家是哪個高家?你也姓高,是高家的什麼人?」

「回大人,清河高家,小的、小的只是高家的一個旁系遠親,因為懂得行高經營,所以才可以為高家掌管在巨鹿的米店……」在劉易那凜然的目光之下,高斗不敢再有任何的隱瞞,老老實實的交待了出來。

果然和劉易所了解到的一樣,此糧店的背後家族正是清河郡高家的產業。此糧店現在還有存糧七八萬斤,店面內有三兩萬之外,他們還在後面的地下倉庫內存放著五萬斤的糧食。

他們這個高家糧店,並不是只出售糧食的,最主要的還是收購。通過審問這個高斗,劉易發現他還是一個做商人的人才,他在此地經營高家糧店已經有好幾年了,居然讓他嗅覺到此地將會有大事發生,他一方面通過賄賂當地的官府縣官,從官府的手上採購到官府收取回來多餘的稅糧,另一方面,居然也和太平道的人搭上關係,在太平道起事之後,他就暗裡捐出一點糧食給太平道的人,如此就得以保存住這間糧店。

當然,這些都是劉易通過威脅利誘他才肯說實話的,店面後面的地下倉庫裡面的糧食,也是他私下偷偷存放的。高家並不知道,平時他自己在此地也偷吃了不少回扣,賺得盤滿缽滿,也正是如此,他才會安心的在此地做了好幾年的掌柜。

事實上,他也看準了此地的商機,冒著生命危險繼續在此地經營,把以前偷偷收購屯積起來的糧食,高價售了出去,現下剩下的,只是售買到最後的一點存貨了。

審清楚高斗後,劉易才冷哼了一聲道:「哼,那麼現在本官徵用你的糧食及你們店裡的人,你現在沒有意見了吧?」

「沒!絕對沒!」高斗現在也知道自己的高家名頭在這個看上去年紀並不大的振災糧官面前是沒有用了,哪裡還敢說不?趕緊流著大汗點頭哈腰的應道。

事實上,高斗現在都還有點後悔,後悔自己這幾天怎麼不主動一點去拜見這個大人。呵呵,他當時只是想著自己已經賺得差不多了,眼下巨鹿也荒廢了作業,百姓也都沒有錢銀來購糧了,看到這裡已經沒有了什麼的生意可圖,所以,他覺得也不值得再去和當地官府打交道什麼的了。他暗裡購存下來的糧食,也早就賣得七七八八,剩下的這些,他想著等售磬了,就是他離開巨鹿的時候。可惜他沒有想到會來一個手段如此強硬的振災糧官,直接把他拿下了。

「哼,就算你有意見也沒有用的,你店裡的糧食就是我的了。還有……」劉易斜眼看了汗大如豆的高斗一眼,慢慢的說道:「還有,你所犯的罪你又怎麼說?」

「我犯的罪?」高斗聽了心頭一跳,身子一下子再軟了下去,跪在案桌前顫著音道:「不、不。大人,不知道小的又犯了什麼罪?」

「通敵之罪!」劉易一指高斗,厲聲道:「你曾資助黃巾軍糧草,這就是通敵之罪!」

「啊……大、大人,小的只是商人,當時如果不給糧黃巾軍,那、那他們也會搶了小的糧食啊,我、我這只是為了自保才、才會那樣的啊!」高斗的衣服都給嚇得濕透了,大聲哭著申訴道。

「呵呵,這我可不管,通敵之罪,罪可殺頭抄家,不知道高掌柜想要殺頭還是抄家呢?」劉易突然笑吟吟的垂首問。

事以至此,還算得上是八面玲瓏的商人高斗又怎麼會不知道劉易的所想?他跪爬在地上,趕緊大聲道:「大、大人!小的不想殺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