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七十七章落荒而逃

第一百七十七章落荒而逃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635

這不是被伏擊,而是被反屠殺,誰也沒有想到,袁家將兵有如山呼海嘯一般衝殺下來,氣勢洶洶,卻互相一接觸就已經分出了勝負,袁家將兵反被殺得丟盔棄甲,沒命的往山林里奔逃。

太大意太輕敵了,這次的戰鬥,和蹇碩率領幾百禁軍襲擊義軍兵營殺良冒功時的情形差不多。主要的,是他們沒有想到會遭受到反擊,還以為只要自己等一個衝鋒,劉易等就會被衝散或束手待斃,也沒有想到除了劉易等,一般的士兵都敢奮起抗擊。

現在,劉易的護糧官兵,才不過是剛剛招募組建起來的一些民夫青壯,一般的民夫青壯,在野外碰到大批的山賊強盜的時候,有誰敢和山賊強盜拚命的?他們只要一聽到山賊強盜來了,那還不有多遠逃多遠?

可是,張合等人失算了,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些卑賤的民夫青壯竟然已經被訓練成精兵,已經擁有了和一般正規軍隊一樣的戰鬥力,甚至,要比一般的正規軍隊還要精銳。

張合和紀靈等人以為,只要自己等的伏兵一出,那些所謂的護糧官兵還不倉惶逃竄?官兵一旦逃竄,那麼劉易就會成為一個孤家寡人,他們就可以合力追擊擊殺劉易,完美的完成任務回去向袁紹、袁術復命。

張合還考慮到劉易和顏良、文丑在一起,所以才會要求另外幾將一同出擊,一起上前去圍殺劉易,如此也可分出一、二人去阻擊顏良、文丑。他就不相信憑自己及紀靈等幾個武將還殺不死劉易。但他沒有想到,以為很容易就能驅散了護糧隊卻如此強悍,使得那些沒有了將領領隊的袁家家兵沒有了將領的指揮,一經衝殺受挫,他們就只顧自己逃命,沒敢再攻擊護糧官兵了。

只不過是眨眼之間,官道上丟下了橫七豎八的一具具屍體,那些袁家將兵早就逃進了山林里去,被典韋及追殺進去的一百多護糧官兵殺得屍橫遍野。

張合和紀靈等一共有五、六將,每一將的武藝都不差。都是一二流實力的武將,但是,在顏良、文丑的聯合攻擊之下,他們根本就難以殺得進戰陣中去。再加上還有劉易手下的十八親衛,差不多是等於張合等人反有被圍殺的可能。

歷史上,要說在戰場上最懂得機變的將才,就是張合了,他通曉應變之術,擅長布置營寨,預料戰勢、地形等等,有著「巧變」之美名。

呵呵,實際上,劉易覺得張合只是一個天生對危機有著無比靈敏的膽小鬼。縱觀歷史上他領兵作戰,但凡有點什麼的風吹草動,他必會疑神疑鬼,行軍作戰步步為營,若真的碰到有不可力戰的強敵,必會身先士卒……呃,逃亡。

也正是如此,才讓張合一次又一次躲過危機,反險為安。

但,如果讓張合碰到實力弱於己方的對手,必會奮力作戰,大搶功勞。換句話說,張合的才能還是有的,實力也是有的,但是就太過於擅長痛打落水狗,不敢和強勢之敵奮戰,最終,他就是因為追擊糧盡退兵的諸葛亮反而送了性命。

正如現在,他以為自己等有五、六個大將相助,又有幾百伏兵,大家一共上前衝鋒襲擊,實力完全是一邊倒的形勢,要擊殺劉易是很輕易的。所以,他很有信心,一往無前,勇猛精進。

可是現在,當他發現那幾百個袁家家兵居然一鬨而散,而自己等被顏良、文丑阻著不能寸進,又被一眾看上去勇悍的騎兵圍了上來,再看到往自己衝殺過來的劉易,他的心膽一寒,一搶逼開文丑攻來的一矛,勒轉馬頭就逃。

逃走的張合,居然連招呼都不和紀靈等將打一聲,還好是紀靈也見到劉易威風凜凜的衝殺過來,見到張合策馬殺出包圍奪路而逃,他也跟著大喝一聲:「風緊!扯呼~!」

呵呵,紀靈的心裡,因為有過被劉易一拳擊傷的經歷,一見到劉易就在潛意識裡產生一種恐懼的心理反應,所以,當他看到張合撤走時,也不敢再在這裡糾纏下去,拍馬跟著衝出包圍而去。

「哈哈,張合!老相識了,不急走嘛。回去告訴袁紹和袁術,來日劉某回洛陽時,必會對袁家有所回報!」

劉易衝殺過來時,也只能看到張合幾將的一個背影了,只好向著他們的背影喊了一聲,再揮手讓眾人別再去追了。

「劉大人,讓我和顏良去追殺他們吧,就算是千里追殺也要把他們殺了,nnd,袁家就很了不起?居然連官兵都敢襲擊!」文丑的大嗓門不滿的嚷嚷道。

劉易命顏良、文丑兩人擋著張合等將,讓他們保護好護糧隊的側翼,不讓他們隨意衝殺,如此讓文丑感到撕殺得不過癮,nnd,他只顧著和顏良阻擊張合等人,他今天都還沒有開市,長矛都還沒有見紅呢。

劉易沒好氣的一指密林道:「去吧,看看能不能揀幾個人傷兵讓你殺個夠,張合他們的座騎都是良馬,我們這些普通的戰馬能追得上嗎?」

「呃,小蝦米,還是算了。」文丑無奈的勒住戰馬道。

劉易也想去追殺張合等人,但客觀的事實讓劉易不想做那些無用功,自己等人的戰馬,都是臨時採購來的普通戰馬,不管是奔跑速度還是耐力都不及張合等人的,所以,只能眼看著他們逃離戰場。

速個戰鬥過程似乎很輕鬆,但是實際卻又是兇險萬分,劉易巡視了一下現場,跳下馬去察看幾個受傷的護糧官兵。

別看準備充分,但是兩軍對戰,傷亡是在所難免的,袁家家兵的箭雨倒沒造成什麼的傷亡,只是被射傷了幾個人。由於沒有戰場殺人的經驗,剛才個別的護糧兵在殺了人後有點不太適應,特別有個別的護糧兵在殺了人後有一剎那的發愣,被衝進陣來的袁家兵丁殺了。

官道上除了大部份是袁家家兵的屍首,還有十多具護糧兵的屍身。

現在追入密林去追殺袁家潰兵,也不知道還會有沒有傷亡。

不管如何,戰場上的法則就是這樣,適應不了就會被淘汰,儘管心裡為那些戰死的護糧官兵感到可惜,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不過,經此一役,劉易相信張合等人不再有實力對自己的護糧隊造成威脅了,除非他們趕回洛陽去再派人來。但想再來的話,自己等早就到臣鹿郡去了。

沒有參加追殺的十八親衛開始打掃戰場,把袁家家兵的兵器及他們身上所穿的衣甲全都收了起來,集中把屍首就地埋了。

互了天黑的時候,追殺的典韋及護糧官兵都回來了,還好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亡,只是在追殺過程中扭傷腳的士兵有不少。

此戰居然擊殺了三百多袁家的家兵,其中有一百多兩百人是一接戰時就被擊殺了的,後追殺過程中又擊殺了一百多人。捉住的袁家傷兵也有幾十人。

沿路趕回藏糧之處紮營休整,待天明後再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