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六十九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920

嘭嘭嘭!

劉易的長矛衝刺、直刺,然後又是橫掃,挑或劈,一連竄不停的動作,使得典韋根本就不能躲閃,只能和劉易硬碰硬。

由於劉易現在的感應要比原來更加的靈敏,完全能夠掌握到典韋招式的真正殺招之處。能夠掌握到典韋的殺招厲害之處,那麼自然就能夠掌握到典韋招式之中的破綻。別說典韋封擋或搶攻的招式,就算典韋還沒有完全施展開的招式,劉易也能夠把握到典韋的後招殺著。所以,往往都能夠搶先一步出招,把典韋的後招硬生生的打斷。

如此一來,逼得典韋不得不和劉易進行硬碰硬的勁氣碰撞,乒乓相激。

不過,話說回來,典韋還真的沒有碰到過可以和他進行力道較量的對手,如今碰到了一個,他還真的從來都沒有要退縮的念頭。一般情況之下,他還希望和自己比武的人能夠和自己來上一個面對面的,毫無花假的力量較量呢,唯有如此,方能顯出他的武勇。

呵呵,典韋為什麼要學招式精妙的雙短戟戟法呢?這是典韋一直來都難以碰到了一個真正可以在力道上和他較量的人,一般人只要知道了他厲害的,根本就不會和他比拼氣力。他少年的時候,就以為自己力大無窮,天生神力就可以天下無敵,一向來都非常倨傲,處處惹事生非。

但後來他碰到了不少力氣遠遠不及他的人,讓他有力都使不上,而且還被別人揍得沒有一點脾氣。如此,才讓他明白力氣大並不是就厲害的,碰到懂得招式的人,不管是力氣再大,也是毫無用武之地,一樣被別人揍得很慘。直到他碰到了一個遊方之士,典韋才從他的身上學到了使用雙戟的招法,正因為典韋知道招數的厲害,才會肯下死功夫來練習戟法。要不然,以典韋這樣的一個大老粗,又怎麼會費心機來學習武藝呢?

當然,他內心對力量的依重並沒有因為他學會了武藝便有退減,相反,他學得憑自己的力量再加上精妙的戟法,這天下又有誰是他的對手?

現在,他碰到一個居然想和他進行力量比較的人,他豈有退縮的道理?

只是,典韋在劉易幾乎是得理不讓人的一連幾招力量的較量之下,他不禁有點驚駭了,心裡開始叫苦起來。

他的心裡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眼前的這個小子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勁道,而且,每一次的攻擊,其力量似乎都要大上幾分,和剛才那個丑漢的力量根本就不同的。

典韋和文丑比斗時,文丑的力道雖然很強,而且每一次搶攻的力度都很大,威猛無匹。但是,文丑的力量,都只會保持在一定的力度限度上。比如說,文丑的最大力量輸出,是一千斤,他的每一招,都幾乎可以保持在千斤之力左右。一個人,如果每一個招式,都可以保持有千斤的力道,這已經很了不起了。很少人能夠做到從一開始就如此全力的攻擊的,一般人都必然會有先弱後強,強後再弱一會的波動起伏過程。所以說,文丑猛就猛在他從一開始攻擊,就能夠把自身的狀態調整到最佳的狀態,以自身最厲害的勁道來打擊敵人,讓敵人在還沒有進入狀態之前就把對手擊敗殺傷。

而劉易呢,他的力道,卻不像文丑這樣,一開始就能夠以自身的最強力道進行攻擊,而是像一般人一樣,有起伏的。

但問題是,在一連幾招急攻之下,讓典韋驚駭的是這劉易的力道只會一次比一次強,不是起伏,而且一直都在起,一擊比一擊的力量都要大。這說明了什麼問題?這說明了劉易的力量是沒有一個限度的,或者說,劉易現在使攻擊的力量,還遠沒有到劉易所能發出的最大力量限度。

這才是典韋感到驚駭之處,以他典韋來說,最大的力道,可以力舉千斤,猛可勝虎,可是,要典韋隨時都可以保持千斤力量的輸出,每一次的攻擊要比一次的攻擊更強,甚至遠遠超過他本身的力量根限,典韋自問自己也做不到。

可是,劉易做到了。

眼前的劉易,能夠準確把握到典韋他的每一招式中的進攻點,這並沒有讓典韋感到太過驚奇,因為他知道,世上的武藝千變萬化,他自己的武藝不一定是這個世上最好的,也不是這個世上最強的。讓典韋驚訝的是,劉易那像無比強橫的力量。

典韋現在,抓著雙戟的雙手都像有點顫抖了,他第一次,第一次因為和別人比拼力量而讓自己的雙手被震得發抖疼痛的。

「好!痛快!是俺老典小看你了,原來你這娘們一樣的小子居然能有如此神力,嘿,那咱們就來拼拼誰的力量更大吧!」典韋雖然沒劉易擊得內心有點駭然,但是他並不肯就此認輸,而且,他也非常清楚明白,一個人的力量是有時窮盡的,他就不相信劉易還能夠如此保持強力下去,他也不太相信劉易還真發出比自己力量極限時的力度更強橫的力量。

所以,典韋狂喝了一聲後,開始咬牙急劇提升自己的力量,把力量全運了起來,力注雙手,大叫一聲,短戟往劉易猛劈過去。

劉易此時也感到胸內有點氣血翻滾,經過和典韋的這幾招,劉易感到自身體內的元陽之氣竟然消耗了一半左右。劉易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自己絕對不可以和武藝相當的人比斗一百招以上,一百招之後,劉易的元陽之氣也差不多要消耗始盡了。

再說,現在也不好拿出太陽能手機來吸取能量,眼下身邊也沒有女人,不能通過和女人合體來補充身體內的灼熱之氣。如果再和典韋戰鬥下去的話,一會把體內的元陽真氣消耗完了不太好,所以,劉易不準備再戰下去了,決定在這一招之中讓典韋徹底的服輸。

所以,劉易見典韋運勁往自己劈下來,沒有再施展戟法,而是想直接用力量來和自己對磕一下,這正合劉易的心意。

這次劉易也不客氣了,猛然的吸了一口氣,把體內剩下的那一大半元陽之氣中的一半都提了起來,然後力注長矛,和典韋劈來的短戟重重的碰到了一聲。

嗆……嘭!

這一下碰撞,矛戟擦出一片火花,接著就是一聲如爆炸一般的碰響,嘭的一聲,把劉易和典韋兩人都衝擊得往後飛退。

不過,劉易就只被逼退三幾步,但典韋卻是被勁氣撞得整個身子都飛起,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噼啪的一聲往後滑出了去。

「養虎哥!」

「典大哥!」

在典韋身後遠遠的孟丁和孟軻兩兄弟見狀,都驚叫一聲衝上去,要扶典韋起來。

劉易的這一擊,幾乎用了自身元陽之氣的四分一的真氣,其形成的力量有多大,劉易都難以說得出來。所以,哪怕典韋有千斤之力,也難以抵擋的。

按劉易估計,這一下的力道,就算沒有萬斤都應該有好幾千斤的力道了。不過,劉易是沖著典韋而去的,在擊飛典韋的同時,劉易把未盡去的真氣全擊在地上,使得地上被真氣激出一道長長的殺氣痕迹。

劉易發出這一擊之後,體內也有一點氣弱,心裡暗叫一聲饒幸。

如果剛才不是典韋一心想和自己比拼力氣,不讓自己這一擊擊實的話,那麼劉易就只能是浪費了體內的這一股真氣,如此再和典韋戰鬥的話,恐怕能不能把典韋折服就難說了。

劉易把手中的長矛一扔,扔回給了文丑,自己則上前去察看典韋是否被自己震傷。

「我的鑌鐵長矛哇!」

呵呵,文丑接回長矛,卻是怪叫了一聲,因為,剛才的一擊,他的長矛竟然被擊得有點扭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