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六十五章比丑再比斗

第一百六十五章比丑再比斗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12:15  字數:2546

山路難行,劉易等人的戰馬全都留在那孟寨村內,交由孟實及村內的村民看著。所以,大夥都是步行上山的。

現在,除了劉易機靈,沒有怎麼被那小子作弄到外,包括文丑在內的十八個親衛,幾乎每一個人都被弄得十分狼狽。他們要不是衣服被弄破了,就是臉上被樹枝條抽了一下,留著一道長長的血影,要不是就是摔得一個四腳朝天,身上污漬一片片。

文丑早就被氣得七孔冒氣,在前追著罵道:「小兔惠子!別跑,竟然敢捉弄你文丑大爺,讓我抓到定要剝了你的皮!哎呀……」

「哈哈……」

文丑大叫大喊的在山林間追著那孟丁的時候,又被腳下突然橫掃而來的枝條絆得摔了一個五體投地,啃了一嘴泥。

而後面的十八親衛叫到文丑的狼狽樣子,全都忍俊不禁鬨笑了起來。

孟丁還真的像一隻小兔子,他在密林之中上竄下跳,在林間穿梭,身形忽隱忽現,強如文丑居然都追不上他。自小就生活在森林中的獵人,他們在密林間簡直就是如魚得水,密林,就是他們的天下,他們滑溜得像一條魚兒,一般人根本就難以捉得住他。

如果不是孟丁時不時現身出來為劉易等引路,恐怕他此時早就跑得不知去向。

「哈哈,文丑大哥,算了,別和一個小孩子見識。」劉易跟上去,把文丑從地下拉了起來,為他拍去身上的污泥勸他道。

「不行,今天不教訓教訓他,俺老丑咽不下這口氣,竟然敢作弄俺?」文丑依然是氣呼呼的,呱哇哇的再鑽進密林去追孟丁。

「哈哈,老丑老丑摔得真丑,有本事就來追啊,追啊!」孟丁那捉狹的笑聲從一棵大樹上傳來,他不知道何時竟然竄上了樹上去。

「哼!給我下來!」文丑給氣得運氣一頓地,壯碩的身形如一頭大笨豬似的跳了起來,一手攀著樹桿,再借力躍上樹上去。

不過,在文丑躍上樹去的時候,孟丁抓著一根樹藤,吻哨一聲飛躍而去,再次隱入了樹叢之中,失去了蹤影。

而文丑也想有樣學樣,抓著一根樹藤跟著飛躍,誰知道樹藤啪的一聲斷裂,他又摔了一個臉朝天。

這次,連劉易都被惹得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呵呵,那孟丁,在樹上的時候就靈活得就像是一隻小猴子,而文丑呢?他爬上樹上去的時候,讓劉易想到了大猩猩……嗯,看文丑的樣貌,似乎還真的和大猩猩長得差不多。

那孟丁這次失去蹤影后便不再現身了,讓文丑一下子失去了蹤跡,讓他狠得牙痒痒的,但又無可奈何。

劉易知道,這個小子恐怕是氣不過自己等人讓他的爺爺受驚了,趁著帶自己等人去尋典韋,故意在路上使點絆子,捉弄自己等人一翻,但也沒有什麼的惡意,沒有真的傷了人。

他沒有再現身,但還是給劉易等人留下了前行的痕迹,好讓劉易等人沿著痕迹跟過去。劉易估計,他是先去給典韋報信了。

大夥沿著孟丁留下的痕迹,走了差不多有一個時辰,終於走出了密林,到了一個中間有一條小河流出的山澗之前。

「吼!……」

一聲吼嘯從山潤中發出了來,似把林木都震得抖了一抖,更把山間的走獸驚嚇得都處亂闖飛禽撲騰著亂飛。

這聲如虎怒吼的聲響,並不是真正的老虎發出來的,而是人運勁發出來的。

「啊!……」

蹩了一肚子氣的文丑聽到有人吼叫,也不甘示弱的大吼了一聲。

先後兩聲大吼,在山潤之內久久回蕩,給驚飛的鳥兒似乎都被吼叫嚇得搖搖欲墜,幾乎飛不起來。

劉易沿聲幾個跳躍,走進了山澗之內,卻見裡面在靠著河邊處蓋著一間小木屋,在木屋前站著三個人。

當中的一個,身形粗壯,似乎要比文丑還要橫壯一點,在這還有點冷意的初春,他竟然只是在身上披著一張虎皮,露肩露腿,露出來的肌腱一塊塊的泛著古銅色的光澤,看著就給人一種此人非常矯健的感覺。

他的身後,站著的兩個人,一個正是小丁子,另一個應該是他的哥哥孟軻。

「你們就是來抓我的官兵?哼!憑你們就想來抓我?識相的,趕緊給我滾,要不然,別怪我雙戟不客氣!」典韋抽起雙戟,叮叮的擊了兩下喝道,他似乎極不願意別人來騷擾了他的樣子。

劉易一聽,就知道那孟丁這小子又耍了點滑頭,他搶先來報信,肯定是又給典韋打了小報告,要不然,典韋也不會一見到自己等人就語帶敵意了。

劉易也不先解釋,而是走近了一點,看清楚了這個壯漢果如歷上記述得差不多,就看他的相貌都不似是善良之輩,豹頭環眼,臉額闊大,發起怒來的樣子,一臉兇相,兇狠如虎。呵呵,典韋被曹操稱為古之惡來還真的是有根據的,他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兇嘛。

文丑給人的第一印象是丑,顏良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沉,關羽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實,張飛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勇,黃忠給人的第一印象是烈,而此典韋,則是凶。

「呸!大個子,你就是典韋?」文丑見到典韋也眼睛一亮,他不待劉易說話,便杠著他的鑌鐵長矛幾個起躍,跳到了典韋的跟前,吐了一口口水道。

「是又怎麼樣?嘿,想不到這世上還有比俺典韋更丑的人,哈哈,有意思!」典韋先是傲然的斜眼說了一句,卻看清了文丑的樣子,自己不禁一樂,似乎因為看到文丑的丑而讓他感到開心,忍不住咧開大嘴笑了起來。

呵呵,五十步笑一百步,文丑或典韋的長相都好不到了那裡去,劉易聽典韋居然笑話起文丑來,心裡也被他弄得一樂。

「俺丑又怎麼樣?你見到俺比你丑就樂得笑了,那麼見到比你帥的人豈不是要哭著去抹脖子?」文丑呼和一聲挺直了長矛,指著典韋,做出了一個挑戰的狀勢,道:「廢話少說,來讓你文丑爺爺看看你有什麼本事,看你值不值得我們劉易兄弟親自到這裡來尋你!」

「嘿嘿,想跟我打?好好,俺典韋也很久沒有活動筋骨了,來來,打就打!」典韋見到文丑挑戰,似乎點燃了他心裡的一團火,雙眼都冒光的跳了過來。

要收服典韋,光憑嘴巴說說是很難讓他歸心的,和他打一場是必須的。劉易本來想親自出手試試典韋的身手,但見文丑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便讓文丑先試試典韋的招數吧。所以,劉易也不準備他們一見面就比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