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五十九章張濟

第一百五十九章張濟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386

十日到達虎牢關,鎮守將領出關來迎接,把劉易一行人引入關去。

呵呵,說起這虎牢關將領,和劉易還有多少關係的呢,他就是鄒玉之夫張濟。

張濟,武威祖厲人,東漢末年割據軍閥之一,原為董卓部將,張繡的叔父。官至驃騎將軍、平陽侯。

當然,現在的張濟還不是驃騎將軍,只是一個領軍校尉,由於此人的確也有點勇略,黃巾暴亂之時,便被十常侍舉薦他到虎牢關來鎮守,鎮守住這個直通洛陽的南大門。

張濟在洛陽為官,後到了西涼跟董卓混過一段時間,深得董卓賞識,那時的董卓還沒有真正的發跡,但董卓懂得做人,花重金暗中賄賂十常侍,為張濟在朝中某得一個領軍差事,黃巾暴亂後,就順理成章的晉陞為校尉,領軍鎮守虎牢。

此時的張濟,還不知道鄒玉和劉易的事,他壓根就不知道劉易已經和鄒氏有了一腿,所以,他見到劉易還算和善,把劉易請進了他的軍府住所,為劉易接風洗塵。

如果按官職來算,張濟要比劉易的官職高,但是劉易卻是皇上親口御封的振災糧官,代表的是皇上,因此,也端得張濟親自接待。

劉易本來就打算到了虎牢關後就停下休整幾天再走的,見張濟親自來接見,也不和他客氣,把戲志才和顏良、文丑叫上,一起到了張濟的軍衙。

至於護糧隊伍,經過十天來的訓練,不用戲志才親自指揮,他們也懂得如何安營紮寨,如何把糧食圍護起來看守著了。再說,有已經初見強軍雛形的兩百護糧隊按部就班的安營紮寨,一切都不會有問題,在虎牢關內,如果不和守關的將士起衝突,安全上也是沒有問題的,沒有人敢在這關內鬧事。

張濟和幾個手下偏將把劉易等人請進了軍衙,軍衙里也早就擺下了宴幾,張濟徑自在主位坐下了才招手對劉易等人道:「想不到皇自親口御封的振災糧官是這麼年輕的,呵呵,叫劉大人貌似也太生份了,還是叫劉易兄弟順口一點,來來,各位都坐下,待張某好好敬你們一杯。」

「哈哈,張將軍果然是豪爽之人,四海之內皆兄弟嘛,叫兄弟正兄我意,恕小子打攪了,張將軍盛情款待,我也只好生受了,來,我就借花敬佛,敬張將軍一杯!」劉易也不和張濟客氣,有吃有喝,客氣了就是笨蛋。

張濟如此盛情請自己來喝酒,為自己等人接風洗塵,其中的原因劉易是猜得到的。

鄒家糧米商行,和張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拋開鄒玉是他的夫人不說,他是鄒家的背後靠山也不說。這鄒家糧米商行其實就是張濟斂財的主要途徑,他所剋扣下來的軍糧,及收購到的糧食,也只能夠靠糧米商行才能夠幫他轉化為錢財,要不然,他弄到了那麼多糧食,自己能全吃得了嗎?

而劉易,從鄒家糧米商行購買了那麼多的糧食,他這個幕後的最大莊家自然是知道的,所以,對劉易,他自然是會客氣一點。再說,就算劉易以前沒有從鄒家糧米商行購買糧食,他張濟也會好生招待,因為這個振災糧官嘛,既然要振災,自然是要購買大量的糧食的,皇上捐出的五萬銀及募捐到的五萬銀,再加上劉易公開說捐出來的十萬兩,如此,劉易的手頭上也就足足掌握著20萬兩錢財,就這一點,也足以讓張濟看著都眼紅了。

這樣的一個財神爺,能不好好的招待著?

劉易離開洛陽的確是太匆忙了一點,要不然,振災糧官府可能都會被那些糧商擠破門檻。

劉易也知道,只要自己和鄒玉的事不讓這張濟知道,那麼自己和這個張濟不會產生什麼的衝突,說不定,互相之間還有可能進行一些短暫性的合作,利益上的合作。

張濟明裡是朝廷官員,但他實質卻是董卓的人,和朝廷里的各路勢力並沒有多大的關係,既不算是清流也不算是宦官一黨,和袁氏等一眾世襲豪門也沒有多大的關係。所以,劉易和張濟並不存在什麼直接的衝突,不用擔心他是袁家或者是十常侍的人,如此,也就不用擔心他會對自己不利。

「哈哈,同敬同敬。」

張濟和劉易同時舉杯,一飲而盡。

雖然劉易不擔心張濟會對自己不利,但是現在見到他,還是多留心一點,打量打量了張濟。

此張濟,身形高瘦,長相還算可以,算得上是一表人才吧,只是他的臉有菜色,不似表像的那般精神。呵呵,不知道他是否是受到過鄒玉體內的寒氣侵蝕的關係,留下了隱疾的原因。

他表面雖然表現得很和善,但卻讓人感到他始終都有點偽,嗯,或者說是誠府頗深吧,臉上笑著的時候,他的眼神總是有點飄的,閃爍不定。

此人多少也算是有點梟雄之姿吧,劉易知道,就算是和他合作,也不會太長久的,對著這個張濟,多少還得要留上一手。

喝完一輪酒後,再逐個人互相認識了一翻,待酒過三巡之後。張濟突然對劉易舉杯道:「劉兄弟,你在張某夫人的糧店了購買了不少糧米,為兄在此多謝了,兄弟照顧內人的生意,這份情,張某記在心上了。」

「呵呵,張濟大哥,說這些就見外了,反正我都是要購糧的,在哪購買不是買啊?說真的,不是我照顧嫂子的生意,而是嫂子幫了我不少忙,如果不是嫂子那裡有糧米,我都不知道要去哪裡購買那麼多的糧食呢。」劉易知道開始說到正事,早就料到這個張濟不會如此白請自己喝酒的了。

「哈哈,說的也是。話說回來,兄弟也的確要購糧的,我夫人的糧米商行,糧食還是有不少存糧的。」張濟的眼珠一轉,壓低了一下聲調道:「就是不知道兄弟你還要購買多少糧食?如果不夠的話,為兄也可以為兄弟你想想辦法。」

「哦?不知道張將軍有什麼辦法?」劉易故意追問道。

「嘿嘿,兄弟你是知道的,去年由於反賊作亂的問題。大多地方都是失產失收的,哪裡的糧食的缺口都很大,今年不到春收之後,估計都難以搞到大量的糧食,嗯……這事,一會為兄再和兄弟你私下聊聊吧。」張濟嘿笑了一聲卻轉開了話題不再說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