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五十八章行軍中練兵

第一百五十八章行軍中練兵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312

從洛陽到冀州巨鹿的行進路線,劉易也沒有特意去研究,暫時就沿著官道慢慢行進就是。從洛陽到虎牢關這一段幾百里的路段,在安全上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出了虎牢關,改道過黃河北上冀州之後,安不安全就很難說了。

劉易在出發振災之前的幾天雖然都是在談風月,和幾女鬼混著,但並不代表劉易就真的完全沉迷於酒色之中,沒有想過別的事。

劉易可不敢忘記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也不敢忘記有多少人想置自己於死地。

十常侍張讓的權勢,在此時是權傾天下,風頭一時無兩的,別看他被劉易一連佔了便宜,但他的心裡絕對是不甘心的,肯定時刻都在想著辦法置劉易於死地。對於這點,劉易的心裡有著非常清楚的認知。

另外,最大的威脅,還是袁氏的袁紹、袁術兩兄弟。他們和張讓又有點不同,因為張讓要害劉易,張讓也只能是靠一些奸計詭計,並沒有什麼可以直接置劉易於死地的力量,充其量就是宮裡的禁軍,如果劉易離開了洛陽,那麼張讓也就鞭長莫及了。而且,張讓所依仗的禁軍力量,劉易也不放在眼內,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張讓什麼的陰謀詭計都奈何不了劉易的。

所以說,袁氏兄弟才是劉易最大的威脅。

袁氏四世三公,門生故吏遍天下。當然,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不管是袁紹或是袁術,手下都有了不少的文臣武將,而且還都是一個比較有能力實力的歷史名將,他們的羽翼已經成形,已經具有直接置劉易於死地的力量。再有,他們也都不是那種安份守己的主兒,不管是袁紹或是袁術,他們兩兄弟都有一定的膽魄,一但認定了對手,也都敢真正的出手去對付。

這次,劉易頂著一個振災糧官的名頭,押運這麼多糧食錢財離京,袁氏兄弟如果不打主意,打死劉易都不相信。

實際上,劉易要提防明面上的人,一個就是張讓,一個就是袁氏兄弟。而暗裡的,除了山賊強盜之外,或許還會有一些想置自己於死地的勢力,但是誰也不好去估計,總之,此行一定不會安生,劉易也一早就考慮到。

所以,劉易看似漫不經心,說振災就振災,匆匆忙忙,看似不多作準備就上路,但實際上,劉易可是步步為營,小心謹慎。

一天,絕不走超過五十里,多洛陽到虎牢關幾百里的路程,幾乎走了差不多十天的時間。

在這十天的時間裡,劉易從護糧軍士中親自選出了二十個也就是兩什略為懂得騎馬又精明的人,他們以前大多都是獵戶出身,就算不是,都懂得點騎射。這二十個人,劉易根據前世的知識記憶,親自傳授他們作為尖兵偵察兵的一些要領,讓他們擔當著偵察示警的哨兵,分散在振災運糧隊伍的四周進行巡哨巡警。

由於臨時招收的護糧軍,他們都沒有受到正式的訓練,所以,劉易對他們的要求也不高。主要是教會他們如何偵察,發現有不對的地方或者是有敵情時,及時把信息傳回來,教會他們在偵察的過程中,若碰到敵人,要如何及時逃離的一些要領。劉易也知道,一時間是難以把他們訓練成真正的偵察兵的,但明確規定了他們要做的事,如此也不用太容易遭受到別人的攻擊。

讓他們每兩人一組,一共十組人,往前後左右撒開,和隊伍保持著三、四里的距離,第一個時辰回來報告一次情況。

他們的裝備,每人一匹戰馬、一把趁手的刀或劍,另外再有一張弓、每人有兩隻箭壺,共60支箭。

這些東西,是劉易讓戲志才從兵部領取出來的,朝廷不給人,要到了裝備,戰馬一共才給幾匹,別的是劉易自己購買的。戰弓也只要到了50副,弓箭幾千支。刀劍等短兵器一百柄,長槍一百柄,簡易盾牌50個。

所以,現在除了兩什偵察兵之外,護糧隊伍里,還有三什配戴短兵器的弓箭兵,5什刀盾兵,一百長槍兵。

劉易主要是訓練那二十個偵察斥候兵,顏良負責訓練那30個弓箭兵及50個刀盾兵,文丑則帶著一百長槍兵在前面開路,一邊走一邊訓練。

如此分了開來,讓每一個人都明確各自的職責,有利於在短時間內形成一股戰鬥力。一邊行軍一邊練軍,如此,行動自然就慢了。

當然,安營紮寨或者是督促指揮行軍的事情,全部都落到了隨行的戲志才身上,不過,他的確是有著大才的正軍師級人物,指揮督促幾百人的運糧隊伍卓卓有餘。

經過十天相當於拉練的行軍訓練,那兩百個護糧軍士在精氣神方面都有了非常明顯的提高,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在行軍隊列上,讓人看得出像是軍士的樣子了。

這些軍士,他們每一個都幾乎是無歸可家,每一個都是流落到飢不裹腹和境地,好不容易才有了一個成為官軍的機會,他們每一個人都異常珍惜這個機會。

自從加入了護糧軍,他們才真正的不用再為一日三餐而愁腸憂肚,從加入護糧軍的那一刻起,他們一日三餐,其中有兩餐還是乾的,都是白花花的米飯。這樣的豐富生活,他們別說要吃一頓的,個別的人,甚至已經有好幾年都沒吃過白米飯了。

這麼好的待遇,又要去哪裡找?所以,劉易、顏良、文丑三人分別訓練起他們來的時候,幾乎沒有一個人有怨言,而且,每一個人都下足功夫來訓訓,每一個人都害怕自己做得不夠好,每一個人都害怕自己落後於人而被趕走、被趕出護糧隊伍。

這支護糧隊伍,經過十天的訓練,是不是已經成為了一支強軍就不知道,但他們絕對服從命令,叫他們往東,絕對不會往西。

是不是強兵不重要,因為,要想他們成為像劉易、黃正、武陽他們這樣的百戰悍兵,還要通過無數的真正戰鬥才可以得到脫變。現在要的,就是他們聽從命令,軍人第一點,就是服眾軍令,目前來說,這些護糧兵可以做到這一點,就已經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