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五十五章皇后的心

第一百五十五章皇后的心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572

皇后的心,在劉易迅速拉下她的褻褲,為她扎了一針的時候,到輸了一道元陽之氣進入她的身體時候。她的心,其實都已經完全放開了。

那個時候,什麼的嬌羞、什麼的羞恥對皇后來說,都是浮雲。

一個人都到了這樣的地步了,又如何再矜持下去?

她的心裡,什麼的只為自己當成是一個病人,把劉易當成是一個為她看病的大夫的想法,只不過是在自欺欺人罷了。她的真正內心,那是多麼的希望有一個男人能夠真正的安撫她,多麼的希望有一個男人可以撫慰她的那顆寂寞難耐的芳心。

她的心,只是一時沒有想到這幸福可以來得這麼快罷了。她想不到,在自己最驚惶,甚至都有點絕望的時候,這天會突然把一個男人送到她的身邊來,這讓她感到一切都有如在做夢一般,一時間還轉不過神來。

不過,切身的真實感受,讓她知道這不是在做夢,這一切都是真的。

嗯,她感到了劉易那溫熱的觸撫,感受到了劉易的那種強烈喘息聲。

她的心,已經在等待著,等待著這個男人佔有她,已經做好準備,迎接這個男人的入侵了。

在她發出誘人心蕩的嬌嗯時,劉易不負她所望,飛快的解除了自身的武裝,留了一道元陽之氣護著她的五臟六腑,抽出了銀針扔到了一旁,然後迫不及待的就挺槍躍馬……

一切都無須多言,皇宮寢宮之內,突起風浪,有如大海狂潮,波瀾起伏,激揚盪人的媚聲,有如海浪打上到船艙窗檯一樣,那麼的讓人驚心動魄。

鳳榻上的具如白羊一般的胴體,交纏纏綿,風雨交加,香汗淋漓有如傾盤大雨,媚音若在亢奮高歌,直教人心神皆酥。

隨著皇后一聲激蕩驚心的長吟,她體內積鬱了幾年的難耐積氣傾泄而出,使得整間皇后寢宮都充斥著一股似馨若蘭又帶著一股騷騷的味道。當然,還有一股青青的味道,呵呵,那是劉易也禁不住皇后激動起來的浪蕩,也一起交了貨。

那鳳榻上,因為皇后積聚多年的狂泄,幾乎打濕了整張床褥,濕淋淋的一大片,比那些島國動作片上的女優吹.潮時的激流更加強烈,讓劉易看得都有點瞠目結舌。

這女人,夠味!

當然,除了一些實質的狂泄之外,間中還發出一聲聲噗噗的噴氣聲,隨著這些噴氣聲,皇后娘娘那挺凸如圓球一般的肚皮居然可以用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萎縮。

呵呵,氣胎嘛,讓皇后的肚子突然大起來的是氣,當那氣泄了後,她的肚子自然就回復原狀了。

讓人感到神奇的,那萎縮下去的肚皮,居然沒有一點皺紋,還依然是那麼的光潔整白,潔潤如玉,平坦的小可愛,讓劉易忍不住又上下其手一陣撫摸。

皇后她羞死了,自己下面發出的一聲噗噗的噴氣,讓她感到無地自容,那樣實在是太羞人了。自己身體什麼地方都讓這個傢伙看見了,也撫了,連自己的一些醜態都讓他看到了,啊啊,人家不想活了……

可惜,皇后她現在渾身酥軟,沒有一分力氣,劉易帶給她的強勁深入的感覺,讓她久久回味,那種如像被推上了雲端的暢快感覺,還在心頭營繞,所以,她就算是想拉過被子來蒙上自己都沒有力氣,只能是氣喘吁吁的四肢大張,嬌慵得一動都不想動,什麼的醜態也好,不雅也罷,隨這傢伙看吧。

良久,激情才算慢慢的平復了下來,皇后神色複雜的看著還在撫著自己的劉易,她現在都不知道要對這傢伙說什麼好了。

感激他治好了自己的病?還是惱他佔有了自己?還是愛他帶給自己歡樂?還是氣他壞了自己的名聲?

無端端的讓自己和這個男人歡好了一場,這種感覺卻讓人如吸煙一般,久久在心頭裡盤繞不散,讓皇后有一種難捨難棄的感受。多年沒有如此身心舒快了啊?這一次,卻讓皇后覺得,自己以前還真的白活了,自己似乎從來都沒曾試過作為女人能夠如此歡愉的,以後哪怕是和皇上,似乎也沒有和劉易如此的激情。

額,皇后竟然開始擔心今後沒有劉易的日子了。她試過滋味之後,就再也不想再像近幾年來這樣,獨處深宮,寂寞難耐了,她想……她開始真的想可以常和劉易如此了。

激情冷卻,皇后狂泄出來的異液也冷卻了,摸到被上那濕濕冷冰冰的感覺,劉易突的醒起,似乎萬年公主也快回來了。

他趕緊跳起床,對皇后道:「皇后姐姐,該起來穿衣了,萬年公主她恐怕快要回來了。」

「嗯……急啥,你過來撫本宮起來。」皇后卻嬌懶的嗯了一聲,向劉易動了動懶動的玉手道。

「嗯,好姐姐,來日方長,現在不是時候,還有,你的床也要收拾一下,你這有沒有備用的床褥?我幫你換了。」劉易手忙腳亂的套著衣裙,還好,劉易雖然沒穿慣女人的衣裙,但脫得多,還算正常的把衣裙穿好。

「來日方長?你說……你以後還會來找本宮?」皇后聽劉易說來日方長,心裡不禁有點激動的一跳。

「嘿嘿,好姐姐開始捨不得我了?你放心,只要皇后娘娘你願意,小子就算真的那個精什麼的人盡也在所不惜。」劉易見皇后似真的動也懶動一下,只好把她抱了起來,檢起她的衣裙為她穿起來。

幸好,不是劉易故作緊張,才剛剛為皇后穿好她的宮裝女裙,萬年公主還真的煎好了葯拿來了。

她提著一隻錦盒進來,葯在錦盒裡。

「母后,葯終於煎好了。」萬年公主一時沒有注意已經和劉易站在一起的皇后,一邊說一邊把還熱騰騰的葯端了出來。

「嗯,辛苦慕兒了,先放在那,本宮自己過去喝。」皇后從屏風後走了出去,攔住了要端葯進去的萬年公主道。

「咦?母后的身上怎麼會有一股怪怪的味道?」萬年公主見到皇后,首先是皺著眉說了一聲,但她一眼又看到了皇后那已經平整下去的肚子,她差點高興得把手上端的葯碗都倒了,高興的道:「啊啊,母后終於沒事了,人家就說了嘛,母后這幾年在宮裡呆著,連父皇都沒來過,母后又怎麼能夠偷到野男人呢?嘿嘿,我就知道皇后的肚子一定是病……」

噗……

皇后聽了,噗的一聲,幸好還沒有喝葯,若喝葯的話,肯定噴得萬年公主一身都是。

呵呵,這丫頭,原來找劉易來為自己治病只是想證明自己有沒有真的偷野男人?這次你這丫頭可就有點弄巧成拙……證明自己以前沒有偷野男人的同時,也讓自己偷了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