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五十三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456

大家都是過來人,一切都盡在不言中。儘管這也算是萍水相逢,但劉易不是善男信女,皇后也不是那種安份守已不解風情的女人。

呵呵,別看皇后在皇宮裡並沒有做出什麼不可告人的情事,那只是她一直都沒有機會及不敢而已。如果她當真的是一個貞節烈婦,那麼她也不會對那事兒朝思暮想了。如果不是這樣,她也不會得到這個類似於鬼胎的情況了。

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之下,她還真的不怕和劉易弄弄風月,順便可以解決她現在的困境,只要可以把這隆起來該死的肚子弄平下去,別說是和劉易一夜恩愛,就算是把劉易收做私寵,讓劉易從此就躲在宮裡她也敢冒這個險。

現在,皇后就想看看劉易有沒有這個膽量,有沒有辦法把萬年公主弄走。

對於劉易來說,把萬年公主弄走,那是說都沒有那麼容易。

讓萬年公主準備好紙墨,劉易寫了一張藥方,讓萬年公主拿著藥方到外面的藥店去抓藥。保密起見,不讓她在皇宮內的葯膳監處取葯,待她抓好後,並囑咐萬年公主,要如何煎藥,讓她親自煎好。嘿嘿,如此一來,沒有一個時辰以上,休想把葯弄好。

萬個公主拿著藥方離開,劉易和皇后一時都有點沉默。

雖然說大家都有那種心思,可是都不知道要如何先開口,氣氛有點尷尬。

「咳咳……」劉易拂了拂身上的衣裙,吃了兩聲道:「皇后娘娘,治療方法娘娘你也都清楚明白了,現在真的要小子繼續治療嗎?真的要小子來治嗎?」

呸!小子,看是一個混蛋才是真的,這叫人家如何點頭呢?難道要自己躺在床上,張開雙腿對你說,來吧,來和我相好吧……明知道要治就必須要和合,還要如此來問,這不是氣人的話嗎?

「本宮不管你怎麼治,本宮要治了後我就能出去見人,本宮在床上躺了十多天了,膩了,愛治就快治,治不好,本宮自會拿你是問。」皇后畢竟是皇后,就算是要做那事兒都說得一本正經的,她說完後,便躺回鳳榻上去,拉過被子把自己蒙了起來。

呃,不會吧?這麼直接?劉易還想和她先培養培養感情,然後大家郎情妾意的自然就水到渠成,現在這都沒有多少的交流,在這光天化日之下就直接上馬,額,劉易還真的感到有點不太習慣。

不過也好吧,劉易像小偷一般,四周看了看,在諾大的皇后寢宮人就只有他和皇后兩個人,不禁膽子一壯,怪叫一聲跳上了鳳床上去。

皇后所住的寢宮,沒有一處不是女性化的擺設布置,就連是宮殿內的氣味,都儘是女人味及胭脂水粉的香味。現在劉易跳上鳳床,那股女體特有的女人香就更加的濃郁了。

「好姐姐,劉易要為你治病了哦。」劉易既然要上馬,自然也不合皇后當皇后了,管她什麼的母儀天下,就把她當成是一個普通的正常女人好了。

「貧嘴!誰是你姐姐?」皇后在被子內嗔罵了一聲,她此時才想起,原來這個小子就是劉易。

劉易這個名字,她似乎有聽說過,好像都是那些宮女在私下竊竊私語被她聽到的,不過,她可不知道這個劉易是何許人,她也沒有專門的找人來問過。她只是有點奇怪,怎麼那些宮女經常會說起這名字罷了。但不管他是誰,為自己治好這肚子後,今後和他再不會有關係,所以,對於劉易這種想套近乎似的稱呼,她可不想要,也不想給機會這傢伙和自己套近乎,就是一次而已……

「啊對,皇后是妹妹,不是姐姐。」劉易沒話找話,一骨碌鑽進了被窩裡。

皇后渾身顫了一下,卻沒有作聲,她此時的心裡也是有點慌亂,就如此和這小子那樣,她也不知道要和他說點什麼,談情說愛?呵,和他也不熟,也不知道要如何說起。再說,這只是治病,對,就是治病,所以,皇后調整好自己的心態,不去多想什麼,就把自己當作成一個病人,任由他去折騰好了。

「那……我為皇后先檢查一下肚子吧,嗯,可能還要扎針。」

「扎針?」皇后聽劉易說要扎什麼的針,忍不住還是出言奇問。

呵呵,古時候可沒有打針什麼的說法,這針灸術也沒有太過流行,也只是民間的傳說而已,皇后沒有聽說過。

「皇后可能還不知道小子是誰吧?」劉易忽地想到可以和皇后拉近關係的方法,那就是先讓她了解自己,此皇后終年在皇宮內,估計還不認識自己,剛才萬年公主對她說自己是劉易的時候,皇后的表情沒有一點變化,這就證明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誰。

「你是誰關本宮什麼事?」皇后沒好氣的說了一聲,身子不自覺的往裡挪了挪,劉易雖然沒敢就對她上下其手,但是身體卻貼得緊緊的,正正貼著她的背部,讓她感覺得劉易身上散發出來的熱氣太過灼熱,弄得心裡都有點酥酥的。

「呵呵,小子劉易,原來是幽州涿郡涿縣劉備手下的一個小兵,我也是涿郡涿縣人。後來呢,劉備受封去當官了,我們這些義兵就被遣散了。」劉易說到這,在被窩中抓到了皇后的耳朵,在她的耳旁吹了口氣道:「不知道皇后又沒有聽說過蹇碩殺良冒功反而被義兵抓了的事?嘿嘿,抓蹇碩的那個義兵就是我,從張讓手上搞到15萬兩銀子的也是我,別的不說了。皇后有沒有聽說過懷春美酒?這酒也是我醞釀出來的。」

「啊?原來你就是那個劉易啊?」

劉易是誰,皇后倒還真的不知道,但是一些事情她倒還真的聽說過,只不過,她沒想到就是鑽上自己被窩的這個小子罷了。

「不是那個劉易,就是我這個劉易,我在城裡開了一家針刺醫管,就是傳說中的針灸術,不管是什麼病,只要我用銀針扎一下基本都可以好了。」劉易有點洋洋自得的把自己的一些事說了出來。

「哼!原來這就是扎針?那你就給本宮扎扎針,我這肚子不就好了?為什麼還要……還要那樣?」皇后聰明得很,一下子就抓到了劉易話來的弊端。

「呃……」劉易想不到自己說大話說過頭了,不過他一下子就轉過彎來,嘻笑著道「呵呵,皇后難道忘了?我剛來的時候就說過,皇后你這根本就不是病啊,所以,只是用針刺術是治不好的。還得要那樣子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