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四十三章黃忠

第一百四十三章黃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873

磅礴激蕩的氣場,讓劉易的心裡一凜,撞退那瘦弱小子後,急忙一個錯步退後,立定運轉元陽神功來抵抗此強勁的氣壓。

在劉易的印象之中,此人兇猛的煞氣,竟然比顏良、文丑還要強上一分,和曾經交過手的王越也不遑多讓,甚至,和記憶印象中的關羽、張飛的煞氣也有一拼。

此人又是哪一路神仙?

劉易堪可強壓下受他氣場激起的血氣,抬頭看去。

卻見一個身長八尺,行如山嶽的麻衣壯漢,他手提一根被黑布包纏著的長物,沉著臉,目光如電般的大步踏了過來,他每踏出一步,堅實有力,仿如擂鼓一般,在劉易的心房裡重重的敲一下。

「找死!」他的虎目一張,一揚手,一根被黑布包纏著的長物舉了起來,呼的一聲划了下來。

哧哧……

氣勁迸發,先是透出了一股勁氣在劉易面前的地上划出了一道深痕,然後那包纏著的黑布才被那長物透發的氣勁迸裂撕碎,鏘的一聲,現出了一柄金光閃閃的長柄大刀來。

「我兒只不過是一個病人,你竟然敢對他動手?拿出你的兵器,能擋我三招饒你不死!」他單手一拖,厚重的金色大刀如像無物一般,被他一手抽回,隨手提拿在手上。

「這位壯士,我想這裡有點誤會了,我並沒有和你的兒子動手。」劉易暗提勁氣提防著,嘴上想先把誤會解釋一下再說。

「哼!黃某親眼所見,你還敢說是誤會?」壯漢冷哼了一聲,怒看了劉易一眼,卻又咦了一聲道:「咦?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好像武藝也不錯的樣子,既然也學有武藝,那就爽快一點!」

他的氣場可以壓迫到別人,那麼別人的氣場也可以迫得到他,互相都是可以感應得到的。所以,他也感應到劉易的氣場居然可以抵抗得了自己的威壓,才會驚咦了一聲。

「要打可以,不過,有些話得要先說明白……」

「哪來那麼多廢話?接招!」壯漢呼的一聲,金刀一揚,橫劈而來。

呃,這傢伙,還真的剛烈性急得可以,居然連別人說一句話的耐性都沒有。

劉易苦於手上沒有兵器,只要運氣外發,發出氣勁擋住他的刀刃時,一聲暴喝從劉易身後轉來。

「喝!哪來的野漢?竟然敢在振災糧官府門前對大人無禮!俺文丑來會會你!給我報上名來!」

一道黑影從劉易的身旁躍過,長矛的矛尖正正的挑中了那壯漢的刀尖上。

叮!

清脆激響隨著氣勁碰撞聲傳開,振聾發聵。

「哼!管你是大人還是小人,文丑還是武丑,敢打我黃忠的兒子,就要取你命!」壯漢只是晃了一下身,刀鋒一轉,轉而攻向文丑。

「哎呀呀!黃忠又是誰?俺沒聽說過,看我把你打成小丑!」文丑這段時間似乎都沒有活動過筋骨了,和黃忠一觸之下,頓覺對方不凡,哪裡還能忍得住?矛勢一轉,就往黃忠搶攻過去。

碰碰碰……

兩人你來我往的竟然就戰成了一團,勁氣把附近的人都颳得站立不穩,自動的避讓開一片廣闊一點的空間讓兩人戰鬥。

劉易很無語,丫的,難道三國的武將都是這麼的好鬥?一言不合,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就如此打起來了。

不過,那壯漢自稱黃忠?黃忠!他就是今後那個五虎上將黃忠?劉易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心裡一樂,差點沒有高興得跳起來。呵呵,這不,自己剛剛缺將,這就把一員五虎上將送上門來了,看來,這老天對自己不薄啊。

黃忠,字漢升,南陽人。東漢末年名將。本為劉表部下中郎將,後歸劉備,並助劉備攻益州劉璋。公元219年,黃忠在定軍山一戰中陣斬曹操部下名將夏侯淵,升任征西將軍,劉備稱漢中王后改封后將軍,賜關內侯。次年,黃忠病逝,謚曰剛侯。

老將黃忠老將黃忠,老當益壯的代名詞。劉易以前閱讀到有關黃忠的一些史料介紹時,曾異想天開的想過此黃忠正式出山的時候,都已經算是三國的中後期了,那時候他已經是60多歲,一個人到了老年還那麼的厲害,那麼他在青壯年的時候豈不是更厲害?

黃忠在青壯年的時候,應該還是三國大亂的初期,那個時候猛將如雲,人才輩出,可是,卻沒有在哪裡聽過有這個人。如果那些猛將和青壯年的黃忠對上,不知道誰更厲害一點?

嗯,劉易觀看黃忠的相貌,約是三十多歲,絕不到四十,正是黃忠身強力壯的時候,現在有文丑出來架了梁子,也可看看黃忠的本事。劉易當下也不急著喝止他們的比鬥了。

趁著文丑敵住黃忠的這一會兒,劉易在心裡轉著念頭,想著要如何才可以收服黃忠在自己的身邊。如果能夠收服黃忠,他正好合適為自己領軍在西山皇陵里練兵,不管如何,這樣的一代名將送到自己的門上來,絕對不能放過。

劉易把目光放到了那瘦弱的小子身上,看他的樣子,估計還要比自己小一兩歲,十五、六的樣子,不過身子骨實在太過單薄,有可能是病成那樣子的。他這個時候,似乎也止住了咳嗽,一臉自豪的看著戰成一團的黃忠和文丑,躍躍欲試,一點都不緊張也不擔心,仿似他爹爹就一定能打贏了文丑一樣。

這小子應該是黃敘吧?劉易的腦里閃過一絲靈光,記起了此黃敘是少年英逝,年紀輕輕就早卒,現在看黃忠對黃敘的緊張狀況,不會是黃忠為了給黃敘治病,帶著黃敘轉輾求醫而誤了他的青壯時期,直到老年才真正的登上歷史舞台吧?

對了,想收服黃忠,關鍵還是搞掂這個黃敘,不知道此黃敘所得的是什麼病?不過,自己連鄒玉的玄陰之體都可以治好,還怕治不好黃敘?還有,此黃忠和黃敘在自己這裡出現,難不成就是來求醫的?因為怎麼看都不像是來應招做護糧官兵的。

心裡有了計較之時,文丑和黃忠的戰鬥也差不多要分出勝負了。

黃忠果然不愧為黃忠,勢大力沉,力量上絕不比文丑差,加上他的刀法精妙,每出一招都如氣貫長虹,剛烈威猛無匹,文丑的矛招已經漸見散亂了。

府門前的比斗,也早就引出了府內的顏良,劉易看到他也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不禁對顏良道:「你也上,就不相信你和文丑也敵不過他。」

顏良也是使用長柄大刀的,看到同樣是使用大刀的黃忠,他不手癢就怪了。得到劉易的命令,大喝一聲跳下戰場道:「在下顏良,也來會會這位壯士!」

「不公平!不公平!」黃敘一聽劉易的命令,跳到了劉易的跟前來,憤憤不平的揮手叫道:「你們兩個人打一個,不公平!」

「呵呵,小兄弟。別著急,怎麼你們父子兩都是急性子啊?我猜猜,你是叫黃敘吧?你和你爹來這裡是不是想到這針刺醫館找大夫的?」劉易微笑的對他道。

劉易知道這黃敘可能對自己有病的事實很痛恨,所以聽到別人嘲笑他是癆病鬼時,他才會那麼的急怒,很想向別人證明他沒病,也很想證明給別人知道,就算自己有病,自己也很強。這些都是一般病人的心態,就如很多人明知道自己有病,卻不肯去看醫生一樣。所以,劉易跟黃敘說話時,並沒有說他是來看病,而是問他是否是來找大夫,如此說,語氣就會委宛很多,不會惹起他的反感。

「哦?你怎麼知道我叫黃敘?」黃敘一抬頭,瞪大眼驚異的看著劉易。

在他抬頭睜大眼時,劉易才發現他的眼睛特別的清亮、督智。

--起點廣告閱讀頁內容下文字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