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四十二章將來

第一百四十二章將來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942

人才是可遇不可求的,儘管劉易知道這三國歷史的走向,也知道無數三國文人武將的名字,但是知道是一會事,能不能找到他們能不能收服他們又是一會事。

再說,劉易現在也不可能放在所有事,為了一個謀士或武將專程去尋找,所以,哪怕是預先知道許多事及許多人,但一切都還得看機緣。

正如劉易現在所收到的及所遇到過的文人武將一樣,沒有一定的機緣,還真的收服不到他們。

關羽、張飛這兩個人任誰都眼熱的絕世猛將就不用說了,因為劉易到了這三國時代的時候,此兩人都已經隨劉備走了。接著所碰到的五子良將之一張遼,那時劉易還在義軍兵營里,無論是從哪一個方面來說,都不具備收服張遼的條件,最關鍵的,劉易自問在那個時候打不過張遼,如此,是收服不了張遼的,也只能使點奸計,從張遼手上得到高順,這一得一失,就是所謂的機緣了。

顏良文丑兩人,則是劉易武力詭計一齊用,才能得到他們。

而田豐、戲志纔此兩個文人,除了機緣相識之外,也是靠使點奸才能讓他們為自己辦事。

所以說,沒有機緣碰到他們,是談不上收服他們什麼的,不過,除了機緣之外,自己的努力也是少不了的。

因為人太多,劉易讓戲志才慢慢招,提高招募的標準,最好能從中抬到一些有潛力的人才來。沒有歷史名將,就自己培養一些好了,只是,現在沒有一個可以真正為自己獨自領軍在西山皇陵里練兵的將才,著實讓劉易感到煩惱。

這個人不但要是將才,還要對自己絕對的忠心,現在一時半刻去哪裡找呢?

不過,運氣差的時候,有時候就會怕什麼就來什麼,但運氣好的時候呢?那就是想什麼就能得什麼。

劉易現在發財陞官、情場又得意……懷春酒買到斷市、剛做了振災糧官,得到了鄒玉這個人.婦,又和益陽公主有一腿,張芍也是窩中的肉,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所以,好運自然就來了。

第二天一早,劉易早早就起來,準備去鄒玉的糧米商行逛逛,幾天不見,還真的有點想她了。而且,現在做了這個振災糧官,今後少不了要和那些糧商打更多交道的,只是鄒玉一家糧商,可能供不起劉易所要的那麼多糧食,所以,劉易就想通過鄒玉結識多點糧商。今後,鄒玉糧米商行的糧食,就只供應自己私人,別的糧商的糧食,就用來振災。

剛出門,就看到院子大門外已經站滿了人,戲志才也一早就起來忙著招募的事了。

劉易給戲志才招募護糧隊人員的標準,第一,就只要18至40歲的青壯;第二,單身一人的優先;第三,會武的優先、懂寫字的優先;第四,符合以上條件的,還要經體檢合格、訓練操練過後才可以成為真正的護糧隊官兵。當然,另外挑出單身一人的暗中自成一軍,送進西山皇陵里去秘密練兵。

只要符合以上條件的,都會按官軍的標準發給軍餉,劉易到時還會按實際情況來制定發放軍餉和標準,現在暫時就照搬大漢普通官兵的餉糧制度來公布。

戲志才正在忙碌的在案桌後一個個的登記那些來應招的民眾。

劉易從屋裡出來的時候,卻剛好看見一個身形瘦弱的小子一下子伏到了戲志才的書寫文案上,不停的咳嗽著,似上氣不接下氣,眼看就要斷氣的樣子。

「嘿!那個是誰家的小子?長得一陣風都可以把他刮跑了,還咳得那麼厲害,俺看就一個癆病鬼,這樣的一個人還想來當兵?快把他趕走,免得在這擔擱了大夥的時間。」

「就是啊,快走快走,那先生也別給他登記了,登記了也沒用,浪費了紙張。」

……

那些排隊的漢子一見,都在起鬨。

這個振災糧官府招募官兵,可是有名額限制的啊,怎能讓這樣的一個病鬼一般的傢伙佔了名額?只要做了官兵,有飯吃不說,還有糧餉可拿的啊,誰不想自己被招上?所以,一些一看就不符合條件的人,他們都想快點趕走,免得在此浪費時間,又或佔了名額,往後的人多著呢,慢了就怕人員都招滿了,因此誰都想快點報上名。

「咳咳……咳……」那瘦弱小子聽到別人對他的嘲笑,像氣得咳不過氣來的樣子,勉力抬起頭,咳得有點蒼白的臉膛都漲紅了。

「我、我不是……咳咳……癆病……咳咳……再說我、我打你!」他說一句話都說不順暢,一連咳斷了幾次。

「喲呵,這小子半死不活的樣子了,還敢說打人?」

「哈哈……」

……

排著隊的一眾人哄然大笑起來。

「找、找……咳咳……死!」那瘦弱的小子目光一凜,眼中現出一股讓人生寒的怒火,竟然強行壓下咳嗽,一挺身,正面站到了那一群取笑他漢子面前,渾身竟然散發出一種讓人生寒的煞氣。

他微弓著身子,雙手握拳,微微抖動的拳頭,發出啪啪的響聲,他作勢前撲,臉上一副要擇人而噬的樣子。

那伙漢子被他的氣勢一壓,竟然都一下子靜了下來,一時間沒敢再出言嘲笑這小子。

「幹什麼幹什麼?都給本官安靜點,不想應招的話,就趕快滾!」戲志才這才回過神來,趕緊很在官威的站出來維持秩序。

戲志才一發話,那些漢子更加不敢和這個瘦弱的小子接話糾纏了,一個個都靜若木雞的等待報名。

不過,那小子卻沒有就此作罷,他又咳了兩聲:「咳咳……剛才是誰說我是……是癆病鬼的?給、給我站出來!」

「怎麼?咳咳……怕了嗎?怕死就別來當兵!」他見那些漢子沒有作聲,不由怒道。

「喂喂,小兄弟,他們也是無心之言,算了,別跟他們生氣。」戲志才走到了他的身旁,伸手想去為他順順的道。

「滾!你也不是好東西,狗官!」那小子不知道發什麼神經,連同戲志才都一起惱了,居然一手就推向戲志才。

劉易一直在旁看著,已經感應到這個小子練過功夫,體內的內力還不弱。此時他正在氣頭上,雙手注滿氣勁,戲志才只是一個不懂武的文人,那怕是被他輕輕推一下,他手上的氣勁可能都會傷到戲志才。所以,在他推向戲志才的時候,劉易趕緊出手,一把拉開戲志才的同時,又一手握住了他的拳頭。

「小兄弟,有話好說,生氣對你的病況不好。」劉易握住他的拳頭同時說道。

「誰是你兄弟?誰有病?你也討打!」

呼的一聲,此小子一個旋身,另一個拳頭居然往劉易一拳擊來。

「好一個剛烈的小子,你叫什麼名字?」劉易放開他的拳頭,一個側步避開了他的攻擊問道。

「咳咳……誰是小子?你也不過是一個小子而已,想知道我是誰?打得過我再說!」他咳了兩聲,雙拳又呼呼的向劉易攻擊起來。

「你不是我對手……」和劉易比拳法,比近身攻擊,這個世上還真的很難找得出一個對手來,所以,一眼就能看出這小子的無數破綻來,只不過,劉易根本就沒有和他比武鬥狠的意思,如果不是怕戲志才被他傷到,劉易也不會直接出來管這裡的事,隨意單手揮格開他的雙拳,一個箭步,直接用肩頭輕輕的把他撞開。

劉易的本意是對他說你不是我對手,要打就等你的病好後再打過。可是,在他用肩頭把那小子撞開,一句話都還沒有說完之時,一聲怒喝如晴天霹靂般的炸響。

「呔!敢打我兒子?納命來!」

隨著一聲暴喝,劉易頓時感到一股無比強勁的煞氣氣場洶湧澎湃的往自己壓迫了過來。

好強的氣勢!

--起點廣告閱讀頁內容下文字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