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三十六章宣見

第一百三十六章宣見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414

陽安公主既然已經點頭,那麼選劉易為振災糧官的事,也基本上能確定了的。

事實上,選這樣的一個振災糧官,也算是皇上自己私人性質任命,與朝綱朝政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正如劉易對陽安公主所說的那樣,這個振災糧官,其實只能算是一個小官而已,沒有什麼的實權,最多就只能說是代表皇上去救濟受災的百姓罷了。

這樣的一個小官,皇上劉宏暫時還是可以大方策封的,一般都不會有太大的抗力。特別是皇上準備從自己的私人金庫里拿出一部份錢糧來辦這件事,也純粹如陽安公主說的那樣,想稍微挽回一點民間的聲譽而已,只要不涉及那些朝官權臣的利益,他們也不會跳出來反對。

當然了,如果是把這件事拿到朝堂上來討論商議,要從國庫撥款,要他們那些朝官捐資的話,那麼事情就不會有那麼順利了。選撥這個振災糧官的事,也肯定要從各派系的官員里選撥,如此那些朝官權臣才有機會從中獲取利益。

如今的朝廷官員,沒有幾個是真心關注大漢百姓的死活的,就算是發生了天大的事,如果還沒有牽涉到他們的利益,他們都不會關心,反而會想盡辦法要事件中撈取點好處。從盧植被免去將官職務,被前線押解回京受審這樣事件中就可以看得出來,那些朝官奸佞管你打仗打得如何,管你大漢是否會被滅,沒有孝敬,那就等著被整吧。

這些,還不算是太過蠢笨的皇上劉宏心裡都是清楚的。所以,在他想真正辦點實事的時候,才會有怕事情最終是辦不好的考慮。如此,才聽從了陽安公主的建議,不從朝官派系選人擔當振災糧官,另外選人。

益陽公主提出來的劉易,劉宏當然有印象,他因為喝懷春美酒還喝醉了幾次呢。劉易作的那首滾滾長江東逝水的詞,他還叫人書寫下來裝裱了掛在御書房裡,可見,他對劉易還是有著比較好的印象的。加上他在怡紅樓里和劉易見過面,和劉易相談也算頗歡,還一起坑了一把張讓,所以,皇上對劉易的印象也特別的深刻,對劉易也有一種比較親近的感觀。也感到劉易此人直率真誠,就算明知他是皇上的情況解之下,也依然是那麼的坦蕩爽直,沒有因為知道是他是皇上而顫顫赫赫或曲意奉承,反正,他心裡覺得劉易此人,是一個可以信任相交的人。

可以說,皇上對劉易的了解,要比陽安公主對劉易的了解要多得多。只不過,他還是想陽安公主幫忙把把脈,看看劉易是否值得他看重信任,如果識見都比自己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陽安公主也覺得劉易堪可重用的話,劉宏也不防破例一次,先封劉易為振災糧官,待劉易為他辦好這些振災事宜之後,再委與劉易重任,真正把劉易當作是親信來使用。

所以,劉宏聽到來見他的陽安公主說劉易此人有大才,有能力也有魄力可做好振災事宜,也可對劉易放心信任之後,劉宏就有點迫不及待的要召見劉易了。

不過,召見劉易的時間還是按原來的時間,第三天後,才宣劉易進殿去參見皇上。

要策封劉易為振災糧官,讓劉易代表皇上去救濟受災百姓,宏揚皇上皇恩。這件事並不用偷偷摸摸的去做,相反,還要大張旗鼓的來做。所以,劉宏在早朝的時候,少有的不用和群臣商議,直接對朝堂內的文武百官宣布這件事,著人即刻去宣劉易進殿受封。

於此,群臣也沒有太大意見,反正此事又沒有涉及他們的利益,也不用他們出力。再說,皇上畢竟是皇上,也並不是每件事都要擺上面門來反對的,只要不涉及原則的事,他們還是挺樂意促成的。

劉易自從見過了陽安公主之後,他也知道這個振災糧官的官職是非自己莫屬的了。所以,一早就作好了晉見皇上的準備。

事實也不用劉易自己作準備,益陽公主一手一腳為劉易準備好了,她命人為劉易量身訂做了新衣裳,不過,自然是按劉易自己的意思來做。內是勁裝武服,外是一件文士外袍,內里的勁裝或是文士外袍都是一面白一面黑,反穿的時候,就是夜行服裝了。

穿上一身合身量制的衣服,顯得劉易的身形修長利落。頭上的頭髮用一條藍絲帶扎著,如此,黑髮綸巾,行動舉止之間,自有一股瀟洒懾人的風采,加上劉易本身就是一個面如冠玉,樣貌英俊秀氣的少年,一把扮起來,直看得益陽公主兩眼如春水般明亮,對劉易愛煞痴迷。就算是她公主府上的侍女,看到劉易的時候,都雙眼異彩連連。

呵呵,劉易這傢伙也對自己的打扮深感滿意,自覺自己也應該是一個回頭率百分百的少年佳公子。

不止劉易,連帶顏良、文丑以及一邊留在洛陽做劉易親衛的義兵,益陽公主也叫人給他們送了新衣服,他們一個個穿了上新的勁服,也顯得特別的精神颯爽。

劉易要見皇上,就要被封官了,所以,一眾人把劉易送到了皇宮大門外,大夥一起等著皇上宣劉易進殿去。

劉易在洛陽得罪的仇家可不少,而且都是一些別人不敢得罪的人物。所以,戲志才不敢掉以輕心,讓顏良、文丑以及一眾義兵跟著劉易,以護劉易的安全,他自己留下幾個義兵在和張芍看好家門。

就在劉易等人在皇宮外等著,剛聽到皇宮內傳皇上宣召見劉易進殿去晉見時,皇宮門轟隆隆的馳來了一群戰馬,馬上的人奇裝異服,一個個有點殺氣騰騰的樣子,一下子就搶在劉易進宮門之前,把去路攔住。

「吁吁……」

他們勒停戰馬,紛紛跳下馬來。

他們並不管劉易眾人,而是簇擁著一個身形異常壯碩高大的漢子往皇宮裡走去。

當然,他們並不是全部都進入宮門,只是七八個人簇擁著一個人進去。但讓劉易感到奇怪的是,看守宮門的那些士兵,居然對他們沒攔沒問,還像有點懼怕似的閃過一旁,任由這夥人直闖進去。

這夥人,神態傲慢囂張,目中無人,似乎根本就不把這裡的人看在眼內。

大漢雖然已經式微,但似乎還不致於讓人亂闖直闖進皇宮的議事大殿吧?這夥人一看就不太像是中原人士,在堂堂的大漢皇宮之前也敢這樣囂張?

劉易自問自己也不是什麼守規矩的人,也是膽大包天的人,可是也不能像他們這樣直闖皇宮啊。特別是這些傢伙擋了自己的道,讓劉易的心裡刷地升起一股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