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三十五章選定

第一百三十五章選定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723

陽安公主對劉易的觀感總算有了改觀,最少心裡不再把劉易當成是益陽公主純粹的面首、不再把劉易當成是攀龍附鳳的小白臉了。

先不管劉易是否有能力,是否真的言行如一,但他能夠說出這麼的一翻話,也的確可以證明劉易並不是單純的靠女人上台,不是那種想靠女人謀取出生的人。也可證明劉易是一個有自己想法的人。

不過,單是這樣還不夠,劉易的一翻話,也只能證明他有想法,並不能證明他真的有能力。話要說得多好聽,誰都可以,特別是劉易動不動就說要把自己所有的資產拿出來做善事,這也可是說劉易是拿自己身家出來博取一個官職功名罷了。這個世上,拿自己的身家出來換取一個功名的人,並不在少數。只要博取功名,有了官職,成了官,今後想要賺回那些錢,還不是手到擒來?

所以,陽安公主並沒有就答應同意劉易擔任這個振災糧官的事,而是開始正式考核起來。

「好吧,這是你說的第一點,既然有第一,那麼你再說說第二來看看。」陽安公主重新坐下,神情也回復了正常,清清冷冷的樣子,淡淡的問。

「第二,擔任振災糧官的這個人,其人品一定要正,必須能做到不貪不墨,絕不會從振災的錢糧之中中飽私囊,要把每一分錢,每一顆糧食,如數的用到有需要的受災百姓身上。」劉易振振有詞的說完,嘿笑一聲道:「我劉易,正正是這樣的一個人,為人堂堂正正,人品絕對過得去……嘿嘿,所以,不選我擔當還能選誰?」

聽劉易說完這第二,陽安公主不禁有點莞爾,這傢伙,還真的不要臉,哪有自己說自己人品好的?她無語的看了一眼旁邊的益陽公主,見到她正在掩臉偷笑。

「不信?你們不信我劉易的人品?」劉易看到兩女的表情,不禁瞪大眼睛,用右手拇指指著自己道:「這和我說的第一點很有關係的,試問,我把自己的錢全拿出來了,轉頭又去貪墨回來,額,我是閑著沒事做?犯得著那樣做嗎?」

「好了好了,本公主姑且信你人品好。那還有第三嗎?」陽安公主真受不了劉易,趕緊轉過話題道。

「第三很關鍵,也是能不能做好這個振災糧官,能不能振好災的關鍵。」劉易的面容一整,煞有其事的說道:「我估計,這個振災糧官嘛,官職權力應該不大,估計就是等於宮中侍郎差不多的官位吧,就是說等於是皇上身邊的人,受到皇上的信任才下放出去擔當的一種官職差不多。」

「嗯,這個當然了,振災糧官,本來就是皇上派出身邊信任的人去代表皇上救濟受災百姓,只負責押運錢糧,負責分派錢糧給受災百姓,讓那些受災的百姓知道皇恩浩蕩,做好了這些事,振災糧官的職責就算是完成了。你還想這個振災糧官要有多大的權力?再說,現在已經破例外選,就像你,你也只不過是一個小兵,難不成一下子就把你的官職提升到等同大將軍職位上去?」陽安公主搶著說道:「不過,你也要清楚,這官職雖小,可責任重大,所以,本公主才要親自過問。」

「呵呵,那就對了。」劉易待陽安公主說完,接著道:「官職小,那麼就代表權力不大,那麼必然就會受到很多方面的節制。這個,或許也就是要公主你親自過問的原因。」

「哦?那你又說說,會受到什麼的節制?」陽安公主真正開始重視劉易起來,她覺得,劉易似乎總能說到自己的心裡去。

「朝廷的情況如何,我就不多說了,相信公主心如明鏡。要說到節制,那就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了。比如說,籌糧、存放、押運、購糧、派糧等等,方方面面都要和不少的官員打交道。這籌糧,如果皇上能夠撥付足夠的振災糧食,那也好辦,有了糧食,那存放在哪?押運的時候,誰來押運?派糧的時候,是我這個振災糧官直接分派出去?還是交給受災地方的官府?因為我這個糧官的官職太少,我手裡拿著那麼多錢及糧食,如果有個別朝中的權官想打主意,調用一部份,我能拒絕嗎?別的不說,錢糧從皇上那裡出來,要經過層層的轉折,層層下來之後,誰能保證這些錢糧能夠落實到受災的百姓手裡?」

「嗯,你說的這些,其實也是皇上和本公主所考慮的。」陽安公主聽劉易所說的,果然是她所擔心的那些情況。

一個無權無力的小小糧官,守著那麼大數目的錢糧,朝中的那些貪婪的官員不打主意就怪了。哪一次朝廷撥款振災,都不是讓那些朝官從中撈足油水的?最終落到受災百姓手裡的錢糧,恐怕也不到原來的十分一了。

「那你有辦法嗎?畢竟,糧官只是糧官,不能賦予你更大的權力。如果是你,你如何能保證所有籌措到的錢糧一分不少的落到受災百姓的手裡?」陽安公主滿臉期待的問。

「呵呵,公主難道還不清楚?還不明白嗎?小子已經告訴公主答案了。」劉易聳聳肩,意有所指的道。

「哦?你什麼時候說了?」陽安公主一時不明所以。

劉易仰頭,雙手叉腰,有點不可一世的道:「哈哈,老子根本不在乎官職權力的大小,只要我是對的,誰敢拿我怎麼樣?誰又能拿我怎麼樣?哪怕是貴如你陽安公主,只要我不跪有理,公主你又如何能讓我屈膝?如果皇上策封小子為振災糧官,那就等於劉易是受命於天,我只知道,把皇上交付給我的工作堅決完美的去做好它,誰要在這過程中打我的主意?那就別怪我劉易翻臉不認人,該打的打,該殺的殺!管他是張讓又如何?袁氏四世三公又如何?誰敢動我的錢糧,就是動了我的命根子,老子就跟他拚命!」

聽劉易說完,陽安公主也明白了,劉易所說已經告訴了自己答案,其實他已經做出來了,或者說,已經向自己展示了出來。他劉易,並不是一個趨炎附勢之徒,更不是一個膽小怕事甘願受到那些企圖貪墨權官節制的人。

還有,劉易沒有明說的,劉易還向她展示了劉易的能力,剛才劉易只是幾下拳腳功夫,就把包括自己的親從侍衛都驚退出去,一個人能夠做到這樣,就足可以看到他的能力、實力、魄力。這樣的一個人,不正是她陽安公主想要的嗎?

「本公主明白了,算你通過了吧,你做好準備,等著皇上的召見吧。」陽安公主總算點頭,決定讓劉易做這個振災糧官。

「還有第四……呃,公主不打算再考核一下本人對皇上對公主的忠誠程度?」劉易聽陽安公主點頭答應了讓自己做這個振災糧官後卻又故意的逗著她道。

「啐,你不忠誠還能反了天?」陽安公主真的受不了這個傢伙,竟然少有的紅了一下臉,分別掃了一眼劉易和益陽公主道:「皇妹,他畢竟年少,你還得多點教訓教訓他才是,免得他快要做官了,還一付弔兒郎當的樣子。」

「啊。皇姐你說什麼,誰能教訓得了他?」益陽公主見事情終於完滿解決,卻被這皇姐大有深意的看著說出這樣的話來,似已經看破自己和劉易的那點事兒的樣子,讓她小吃一驚之餘,又有點嬌羞不安。

「格格……本公主回去,不打攪你們了。」陽安公主居然俏皮的笑著起來,打趣了一下益陽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