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三十三章決不錄用

第一百三十三章決不錄用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251

劉易沒有向陽安公主跪下叩見,著急的卻是益陽公主,她剛才來時已經向劉易交待過見到陽安公主應該要怎麼樣做了,可是這該死的冤家,居然還那麼施施然不當一會事的樣子,只是那樣拱拱手就算了。

額……他以為陽安皇姐是那些江湖兒女?見面時互相拱拱手就能應付過去?一些應該做的面門功夫,還是要做的,皇姐平時特注這些禮節性的東西,唉,這傢伙!可能要引起皇姐的不悅了。

「哼!罷了,一個人立身於世,忠君孝父,為臣為子,還須盡節。君臣上下,謹守禮義,父子相處,得尊節孝。君為君,臣為臣;父為父,子為子。你一個小小的義兵,見到本公主,竟然不下跪晉見?難道你當初在營地里就沒有上下大小之分?見到上司不用叩見行禮?如此一個不懂禮義,不懂節孝的人……」陽安公主從劉易的身上收回了目光,像相當失望的微微搖著頭看著坐在一旁作陪的益陽公主道:「妹妹,你怎麼找了這樣的一個人來?讓他走吧。」

「呃,皇姐……」益陽公主聽到陽安公主竟然才一見面就要把劉易趕走,臉色一變,趕緊轉臉瞪了一眼劉易道:「劉易!還、還不……跪下叩見陽安公主?」

益陽公主本想對劉易聲色俱厲一點的,但卻雙不忍當真的責怪愛郎,說到後面已經有點軟弱無力的樣子了。

「哈哈,男兒膝下有黃金,豈能隨便下跪?要跪,本公子也只跪天地君親師,或偶跪老婆夫人娘子,爾雖說是一個公主,身份尊貴,但只是一個與我無乾的女人,再說歷來都是男是天,女是地,按理,天如何能跪地,小子又何須要跪你?」劉易似是理直氣壯的亂說一通,滿不在乎的一扭頭道:「只不過是尋常的一個見面罷了,又何必擺出一個拒人千里的姿態神情?公主不待見小子,緣何又叫益陽姐姐喚我來?」

「你!」陽安公主被劉易的無禮氣得玉手一指,顫顫的喝道:「你好膽!竟然敢如此和本公主說話!本公主是女人不假,但也論不到你來說這些,女人又怎麼樣?怎麼說也要比你這個沒德沒才,只懂依附裙帶的小白臉強多了!」

劉易強調陽安公主是一個女人,這下正好觸到了陽安公主的痛處,讓陽安公主一下子失去了冷靜,衝口就罵出劉易只不過是憑著和益陽公主的關係才能夠晉見到自己,語氣間連益陽公主都一起罵了也不自覺。

「皇姐……」益陽公主一聽陽安公主直指自己和劉易的關係,一時有點失措又無比委屈的低頭道:「他、他其實還是挺有才的……」

「皇妹你不用說了,這個人,堅決不能錄用,一會本公主去跟皇上說去。」陽安公主也知道把益陽公主也說了進去,但依然還是堅持自己的主見,說完對劉易一瞪鳳目道:「本公主不想再見到你,你滾!」

「嘿嘿……」劉易聳聳肩,瀟洒的擺擺手道:「唉,算了,大丈夫不和女人一般見識,隨你的便吧。」

劉易說完,並沒有按陽安公主的意思離去,而是淡定自若的走到了一旁的矮几處,一屁股坐了下去。

啪!

陽安公主怒極的拍了一下案幾,霍地站了起來,急居的起伏了幾下胸脯,嬌喝道:「我叫你滾出去!難道還想我叫人進來把你打出去?」

「隨便,」劉易擺弄了下矮几上的空茶壺,沒好氣的斜眼看了一眼站了起來,身材還算不錯的陽安公主道:「不過……打狗也要看主人,小子可是益陽公主請來的,要把我趕出去?那也得看她的意思吧?益陽姐姐,你說對不?哎呀……今天早上沒吃飽,現在又渴又餓的,我這個小白臉嘛,還真的要靠益陽姐姐你接濟一下,得讓我混一個飽飯才行。」

益陽公主拿劉易沒有一點辦法,她早就知道這傢伙是一個無法無天的傢伙,想不到他竟然敢當面頂撞自己的這個皇姐,不要說性子有點剛烈的皇姐了,就算是自己都感到有點氣惱了。還有,這冤家還要故意氣人似的,一口一個姐姐,叫得那麼親熱,就好像巴不得讓別人知道自己和他的關係似的。

「去去去,我皇姐現在心情不好,要不你先回去吧,改、改天……」

「改天怎麼樣?姐姐你親自來給我陪罪?」劉易作態給益陽公主一個媚眼飛吻的樣子。

「住口!」陽安公主看到劉易樣子神態,既氣又感到有點噁心,忍不住嬌喝了一聲。

這、這該死的面首!他肯定和益陽公主有了一腿,現在居然持寵而驕了起來,他以為傍上了益陽公主就能夠無法無天了?他以為和益陽公主相好,就沒有人拿他怎麼樣了?今天老娘就要讓他見識到厲害!

「來人!給我把他拿下!」越想越氣的陽安公主,呼喝著外面,想讓侍衛出來拿下劉易。

「啊,皇姐……別、別,有話好說。」益陽公主見陽安公主真的氣得不輕,真要動真格了,趕緊勸道。

「哼,到現在你還想護住他?這樣的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乳臭未乾,今天就要他知道什麼是天,什麼是地!」陽安公主恨恨的道。

該死!讓你看不起女人?讓你說本宮主是女人?本宮主最最最討厭的就是女兒身,最最最恨的也是這個女兒身。哼,這次不好好懲治你就不能解本公主心頭之恨!

「哈哈,行了行了,不和你一般見識,一點都不好玩,動不動就要叫人。」劉易見益陽公主真的急了,這陽安公主也像要來真的了,才長身而起,先走到了殿堂的中間,然後再走近了一點陽安公主的矮几前,眼神誠摯又有點灼灼的盯著她道:「陽安公主,彆氣了,咱們還是說正經事吧,說句心裡話,你今天召見小子,應該並不是為了讓你跪一跪你的吧?振災糧官我做了,要滿足什麼條件,或者說要考我什麼,請公主儘管說來,我劉易接著就是了。」

「本公主說了,決不會錄用你的!」陽安公主不為劉易的誠摯眼神所打動,玉臉冷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