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三十一章陽安公主的恨

第一百三十一章陽安公主的恨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573

劉易記起來了,陽安公主就是後來漢獻帝的皇后伏壽的生母,是當今皇上的堂姐,先帝的長女。

這陽安公主,似乎是漢未漢室正統中,經歷過無數巨變遭難依然還頑強活著的一個公主。不過,對於她本人,史上的記述並不多,只記述到建安十九年,也就是214年,離現在還有十來二十年的時間,伏皇后被曹操所害,伏家宗族百多人亦被殺,唯有伏皇后母親,也就是陽安公主吧,一行十九人徙涿郡。之後,似乎就沒有了消息了,不過,劉易可以肯定,經歷了那麼多事,依然還能頑強的活著,這個女人勢必不簡單。

她的駙馬也不簡單,是前大司徒伏湛七世孫,不其候伏完,現官拜侍中。後來的輔國將軍、屯騎校尉。

想不到,這個陽安公主現在當今皇上面前還會有這麼大的能量,皇上要選一個振災糧官還要先經過她的同意。這個建議還是她提出來的?看不出她還懂得政見,想必她不太好應付。

劉易知道,自己現在什麼也不是,憑什麼讓她認為自己是最適合擔任這振災糧官的官職呢?要獲得她認同滿意,還真的另人傷腦筋。

還好,有益陽公主這個卧底,把皇上的意思及陽安公主要見劉易的意思都一股腦的說了出來。呵呵,唯有益陽這個一心為著愛郎前途的公主才會事先向劉易透露這些秘密,要不然,劉易都不知道面對陽安公主時,要跟她說點什麼才能讓她滿意。

難得益陽公主不辭勞苦,不惜奔波前來報信透露機密,劉易自然是使盡渾身解數,把益陽公主侍候得高潮迭起,一浪緊似一浪,直到她渾身嬌弱無力沉沉睡去才放過她。

至於張芍,她太少看了劉易和益陽公主之間的那股戀女干情熱的春情了。以為有她從中作梗,劉易或益陽公主都不好意思睡到一起去,誰想到她們在喝著酒談著話間就情起纏綿,還想拉著她一起親熱,這讓她大窘,沒敢真的加入到兩人的遊戲當中去,最終落荒而逃,自己逃離到隔壁的卧室去。

她當時自告奮勇的為鄒玉及劉易弄那事兒,只是她當時一時不忿,一時的激動罷了,現在,她又哪裡敢真的和一個公主一起侍候劉易?呵呵,和公主在一起侍候一個男人,還真的挺大壓力的。

當然,她在隔壁的房間,聽著劉易和益陽公主弄得那麼高亢那麼大的動靜,讓她幾乎一整晚都難以合眼,連被褥都被她自己的春水打濕了,好幾次都忍不住想加入到劉易和益陽公主當中去,可又放不下那薄薄的臉子,只好靠自己的十姐妹,先為自己安撫一下,待獨自和劉易一起時,決定要連本帶利一起向劉易討回來……

第二天一早,事實也不早了,相當於是早上九點左右,劉易和益陽公主才起床,洗刷一翻後,隨便吃點東西,才由劉易駕著益陽公主的馬車,一起到益陽公主府去見陽安公主。

張芍卻要劉易和益陽公主出門去了才敢怯怯的起來,第一時間就是把被褥拆下來拿去清洗,免得讓劉易發現會笑話自己。

……

益陽公主和陽安公主一起向皇上請辭一起離開皇宮的,劉易這個人選是益陽公主提出來的,陽安公主要見,自然得這個皇妹引見才合規矩,要不然,她一個公主去見一個不相干的男人幹什麼?

儘管是為了皇上而去考察劉易的,但她也怕別人誤會,也怕別人亂嚼舌根啊。

她為駙馬生了兩個兒子,幾年前又生了女兒伏壽,之後就無所出了。這四、五年了,駙馬母親還想自己再為伏家多添子兒,她以為自己是母豬?生了一個又一個?事實上,陽安公主能夠為伏家添了二子一女,這已經是她最大的忍耐限度了,這四、五年來,她連碰都不讓駙馬伏完碰過自己,這又如何再添兒女?

因為這樣,駙馬對她頗大意見微詞,雖不至於敢當面責怪,但一些口舌是非是少不了的。陽安公主可不想因為見一見一個男人就又被別人說東道西。所以,就把見劉易考察劉易的地點放在益陽公主府。

其實,陽安公主真的很有自己的見地,很有自己的個性想法的。所以,她不想像一般的女人那樣,一年生一個,每生一個,幾乎都是待在自己的閨房裡,哪裡都去不了,也什麼事也做不了。

她原本就非常痛恨自己是女兒身的,痛恨自己為何不是男兒身,若是男兒身的話,那就可以繼承父皇的帝位,不用召劉宏這個所謂的皇室宗親的堂弟回來繼承皇位。

還有,她非常明白,如果不是這個不務正業,沒有雄圖大志,也沒有能力才幹,但荒淫程度比自己父皇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皇弟,大漢也不至於像現在這般,整個江山一片狼藉。如果是自己繼承皇位,不說能把大漢怎麼樣,但最少能夠納忠言正,不會被朝中的那一眾只懂拍馬逢承的奸臣佞相所迷惑,也絕對不會弄那些什麼的賣官買官斂財的蠢事,也不至於弄什麼的酒池肉林與百官同樂的荒淫之事,以至敗壞了皇室在民間的名聲。

總之,陽安公主看到大漢如今的局面,她的心裡就只有一個恨字。除了以上之恨,她甚至還恨自己的駙馬,恨伏家,恨自己的一對兒子及才四歲的女兒。

因為如果沒有伏家、駙馬,那麼她就不會因為出嫁而離開皇宮、離開這個可以左右政治的權力中心。因為如果沒有生兒育女,她就不會等於過上了幾年隱居一般的日子,正是在這段日子裡,皇宮裡的風氣被這個皇上弄得道德敗壞、風化墮落、聲色犬馬。如果不是她離開了皇宮,或許還可以約束一下這個皇弟,不至於那麼的肆意妄為。如果她還在宮中,或許可以給予這個皇弟一些正確的點撥,不至於讓他把朝政搞得一蹋糊塗,朝綱不通。

反正,她對大漢的現狀極端的不滿,也充滿擔心,她不知道,大漢如此下去,還能維持得了多久。所以,她這幾年開始頻繁出入皇宮,開始頻繁在朝中官員之中活動,想通過自己的聯繫,想讓一些先帝遺臣、重臣能為了大漢的興盛著想,支持皇上的明政,反對皇上昏庸的政令。但實質上,她更希望那些先帝遺臣、重臣支持自己,使得讓自己的一些政見可以得到實行。

可惜,一切都讓她失望了,或者,可能是她離開皇宮這個權力中心太久了,她的話不及以前那麼有力,那些所謂的先帝遺臣、重臣,無一不是當面答應,卻是陽逢陰違,從來都沒能按她的意圖去實施過一條有利於大漢的政見。

她既失望又心焦,卻又毫無辦法,這次皇上找她說事,針對情況,讓她又想到了這個可以稍為挽回大漢皇室聲譽的辦法。如果這件事辦好了,最少可以讓天下一部份的百姓不會反漢,只要有百姓支持,大漢就不會真的失去了重新振興的希望。

百姓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個典故,陽安公主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