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三十章女人間的暗鬥

第一百三十章女人間的暗鬥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782

嘿,女人嘛,總會有點小心眼的。

張芍不待見益陽公主和劉易相好,但又拿劉易和益陽公主無可奈何,劉易倒還可以在私下給他好看,但是人家益陽公主可是貴為公主,張芍不管如何,都沒敢表現出對益陽公主不滿的想法。更加不可能像一般的潑婦罵街那樣不讓自己喜歡的男人和別的女人相好。

再說,人家堂堂的一個公主,看上了你的男人,那是你男人的福氣,這個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只是張芍心底里的那一點私心作祟,不著痕迹的想破壞劉易和益陽公主的好事。

只是……益陽公主又何嘗想看到張芍和劉易相好?

益陽公主和劉易相好,一開始自然是乾柴烈火,一拍即合,她開始也只是想玩玩就算。只可惜,當她真正接受了劉易,和劉易一起之後,她便已經完全沉溺於和劉易的快活當中,也勾起了她對男女感情的泛濫,所以,自此而不可自撥,心裡都劉易喜愛萬分。

她是一個公主嘛,佔有慾以及獨佔欲自然是很強的,許多時候都想把劉易圈起來,把劉易弄到身邊來,就像養一個面首一般。當然,這只是她一廂情願又或者是潛意識裡的想法。其實她自己也很明白,劉易這個傢伙雖說是年輕得不像話,但是其人看上去一點都不像實際年齡那麼年輕,反而是一個相當有主見魄力的男人,一個充滿了野性的男人,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獨佔圈套著他的。

不過,自己心裡明白清楚是一會事,現在見到劉易的住處里有著一個如此漂亮的女人,她的心裡的確也是打翻了醋味瓶,很不是滋味。

和張芍的故作親近,其實也只是她掩飾自己對劉易的不滿罷了,所以,很配合的和張芍一起攜手回後院的閣樓,也不招呼劉易讓他跟來。

呵呵,她們也太少看了劉易的麵皮了,兩女故作親熱的回自己的住處,劉易還用得著她們招呼嗎?哪怕是熱臉貼上冷屁股,劉易都會跟著去。所以,劉易悄悄的在她們跟著,也不說話,劉易也明白,這個時候和她們說什麼都不合適,一說話,她們就會一起給自己臉色看了。

看著兩女進了自己的卧房,劉易轉身便跑去廚房裡端上那些還在灶上熱著的小菜包子饅頭什麼的,再去拿了一壇酒,才屁顛屁顛的上樓去。

進了劉易卧房的兩女,一個坐在床沿一個坐在床前的椅子,在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自然是離不開劉易的話題,但或許是看到劉易真的沒有跟來,興緻都不是很高。

張芍是不好問益陽公主和劉易之間的事情的,倒是益陽公主問了不少張芍跟劉易之間的事兒。知道張芍還真的沒有和劉易那個,心裡竟然有點偷喜。

劉易輕輕推開沒有關死的房門,端著酒食等物進了房。

「誰叫你進來了?沒看見人家跟公主在說話嗎?今晚公主說要跟人家徹夜談點話兒,你到旁邊的房子去睡吧。」張芍故意以一個女主人的語氣橫了一眼劉易道。

「嘿嘿,剛才到廚房裡看到這些菜都熱著,怕你們會餓著,就拿來讓你們吃點,還拿了點酒來,一起喝點吧。」劉易才不會被張芍嚇退,關死了房門才把東西放到了房內的桌子上。

「呃,算了,張芍妹妹,我這麼晚來,是有事要和他說的,就讓他在這坐一會,跟他說完事再趕他出去吧。」益陽公主氣歸氣,但還沒有忘記正事。

「那……好吧。」張芍雖然氣惱劉易勾三搭四,但也和益陽公主一樣,心裡的確是喜歡這傢伙,也明白他不是自己可以獨佔的,做足了姿態,見好就收。

這個時候就是拿棍子趕劉易也不會走了,更何況是她們只是口頭上說說?所以,也不當一會事般,為兩女分別倒了一小杯酒,自己也倒了一杯。

劉易房中的桌子,是按照自己的意思讓人弄來的,椅子也是,平時也當書台用,他為坐在床沿的益陽公主拉開了一張帶扶手的椅子,讓她坐了過來,自己才坐到了另一邊。

四方桌,一人佔了一面。劉易舉起酒杯,對兩女道:「兩位娘子,今晚如此巧合,大家一起見了面,這樣也好,也省得以後在路上碰面都不認得,為了我們的見面,大家一起干一杯,也借這杯酒,請兩位娘子原諒則個,不要怪惱小子。」

兩女聽劉易如此大言不慚的叫起兩位娘子來,對於劉易這種無賴本色,總算見識到了。他居然就想如此就讓人家放下心裡的介懷?

「誰是你娘子?」兩女幾乎異口同聲的嗔道。

「呃,吃東西吃東西,不想喝酒就算了。」劉易見她們不是那麼容易的擺平,也不強要她們喝了和頭酒,趕緊一口喝了自己手上的一杯酒,放下酒杯轉移話題道:「還是說正經事,公主,這麼晚了,有什麼緊要的事?」

兩女看到劉易面不改色,眨眼就又正正經經的端坐著,都有點拿劉易沒有辦法,當下也不再想問劉易和對方的事了。事實事兒問清楚了還不是一樣?誰都改變不了劉易這傢伙花心的問題。所以,雖然不太願意,兩女還是互相看了一眼,舉杯輕輕的碰了一下,表明不會再管對方跟劉易的事了。

喝了酒後,益陽公主才道:「你不是叫人家留意皇上有什麼事辦不了的、難辦的嗎?現在正好有像你說的那樣的事,本公主也向皇上舉薦了你,還用本公主的身家性命來保薦你的哦。希望你真的能做得到,別到時候事情辦不好,害人家被皇兄責怪。」

「哦?皇上同意了?呵呵,你就放心吧,在這個世上還沒有我辦不了的事,我說行,就一定行!」劉易一聽,心道終於來了,只要為皇上辦好了事情,謀得一官半職,於自己今後的發展自有說不出來的好處。所以,心裡一喜問道:「說吧,是什麼事?」

益陽公主見自己都還沒有說出什麼事,劉易就拍著胸口說他一定能辦好,還說什麼這世上還沒有他辦不了的事,也不知道他是真有本事還是口花花的說空話,忍不住伸手重重的捏了一把劉易道:「就你能,你以為皇上是讓你去吃飯?什麼都說自己行,告訴你,明天中午的時候陪我去見皇姐陽安公主,看你要怎麼樣讓我皇姐滿意,要皇姐同意了,你才可以得見皇上,到時候皇上自然會告訴你要做什麼事。」

「嗯?什麼?去見你的看皇姐?我為皇上辦事為什麼要她滿意?」劉易聽益陽公主說要帶自己去見那個什麼的陽安公主,大為不解的道。

「哎呀,就跟你明說了吧,皇上知道現在的大漢到處都天災人禍,許多地方的百姓都沒法活了,皇上怕那些沒法活的百姓會一起來造反,所以就想到振災,派人去救活那些百姓。但是以前也不是沒有振過災,每次朝廷的撥款大多都是落在那些振災官員的手裡,沒有真正救濟到百姓。所以,皇姐陽安公主就私下跟皇上提議,要挑一個真正能辦好事情,有能力的人來擔當這個振災糧官,他們沒有好的人選,人家就舉薦了你。因為這件事是陽安公主提出來的,她要見過你,覺得滿意了,才會讓皇上選你為振災糧官。」益陽公主一口氣說完,問道:「現在明白了嗎?」

「原來如此,呵呵,明白,明白了。」劉易慌忙點頭道。

不過,劉易的心裡卻在想,這個所謂的振災糧官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官呢?做了這個官又會有什麼的好處?還有,這陽安公主的名號,似乎有點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