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九章益陽夜來

第一百二十九章益陽夜來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528

劉易自從送走高順、田豐等人後,幾乎每天都在家裡呆著,釀釀酒種、看看病人,和戲志才聊聊天,當然,更多的是和張芍眉來眼去。

鄒玉也早就回鄒家去了,身體變回了正常的女人,她整個人都精神煥發,身心都開朗了很多,不過,始終都還是有點放不開,沒敢像張芍一樣,乾脆就在劉易家裡住下。

近來到針刺醫館來的看病的人好像越來越多了,這是一件好事,證明醫館的名氣越來越大了。

這天很晚了還有病人前來,如果不是快到皇城宵禁的時間,恐怕還會繼續有病人前來。

顏良、文丑、戲志才及留下來的十來個義兵也早就去休息了,只是張芍堅決要為最後一個病者看完病配好葯才肯去休息。劉易無奈只好留下幫忙,打算今晚就和張芍生米煮成熟飯再說。

那晚為鄒玉驅除她體內的玄陰之氣時,劉易沒有想到會那麼麻煩,弄得沒能真正的一箭雙鵰,後兩女都因為嬌羞,沒有答應劉易的非常規要求。所以,劉易和張芍還沒有真正的突破那層最後的關係。

把病人送走,劉易正要關上前院的大門時,卻看到了外面街道的盡頭馳來了一輛雙馬齊駕的華麗馬車。

看到馬車,劉易神情呆了一下,他認得這是益陽公主的坐駕。

這麼晚了,她怎麼會來找自己?不會是她忍耐不住來找自己幽會的吧?

呵呵,劉易不知道,他的命運在皇上找兩個皇妹傾訴發牢騷之中就被註定了。當然,這也是劉易想要的,他曾經和益陽公主說過,想謀一個官職來做做的,只是他想不到這麼快就有機會了。

劉易把大門打開,讓馬車駛進院里來。

駕駛馬車的車夫認得劉易,也心照不宣,把馬車栓好後便離去了。

胸大沒腦的女人,那車夫既然走了,那就代表是她的安排,今晚是打算留在劉易這兒不回去了。可是,她坐著自己那特有的鳳駕馬車來,自己這兒能藏得住么?別人一看就知道是她在劉易這兒過了一夜了。

不過,劉易可不管這些,也不在乎這些,走近馬車旁去,掀開車簾,看到了坐在車廂裡面一臉嬌憨的益陽公主。

「嘿嘿,怎麼樣?見到本公主感覺意外吧?」益陽公主往車門移了移,卻沒有要起來下車的意思,只是張開雙手等著劉易來抱她。

「呃,意外,非常驚喜意外,公主能到小子的寒舍來,那真的是那個什麼的篷畢生輝啊。」劉易在自己家裡自然不怕和益陽公主如何親熱,可是家裡廳中還有一個張芍在那兒,抱著一個公主進去,到時又不知道要如何向她解釋了。

把豐胰輕盈的益陽公主抱了出來,人家佳人巴巴的來幽會,劉易自然是不能逆了她的心意。

「哼,說得多生份啊,你去人家公主殿里的時候,又沒見你這麼謹守禮義?說,這段時間為什麼不去找人家?有沒有想人家?」益陽公主的確是想劉易了,和劉易試過滋味之後,回味無窮,每次一想起劉易,心裡都像有一團火似的。

「哈哈,當然是想了,我們還是先進去再說吧,外面風大。」劉易覺得還真的是抱著一團火,是惹火的火。

「劉易……」張芍現在還沒有習慣真的叫劉易做夫君,這幾天都是叫劉易的名字。

她正坐在廳內等著劉易關好門一起回閣樓,被劉易纏著沒辦法,便打算讓這壞蛋佔了便宜算了,卻見到劉易抱著一個女人回來,讓她的心裡頓時為之不悅。

當然,這個女人如果是鄒玉,她也沒話可說,可是,卻是一個她沒有見過的陌生女人。而且,這麼晚了才來,一來就和劉易如此摟摟抱抱,一看就不見得是良家好女子。

「好啊,壞蛋!原來你在家裡還藏著一個女人啊!」益陽公主也見到了張芍,頓時有點大發嬌嗔的輕扯了一下劉易的耳朵,然後從劉易的懷內掙脫下地。

張芍在這裡沒有病人時就解下面紗來透透氣的,所以,讓益陽公主看見了容貌,一個這麼綽約美麗的女人,不用說,肯定和劉易有關係了,所以,益陽公主才會如此先發制人的一說。

「嘿嘿……」劉易定了定神,盡量輕鬆自然一點,拉著益陽公主的手,把她拉到了張芍的面前道:「來,我為你們介紹一下。」

「不用你介紹,我是益陽公主,這位妹妹叫什麼?」益陽公主掙開劉易拉著的玉手,轉而一把拉著張芍的手說道。

「啊?你、你是益陽公主?」張芍一聽益陽公主的名號,神情愣了一下。

「嗯,本公主遇人不淑,被某傢伙騙了,妹妹不會也是被那傢伙騙到這裡的吧?」益陽公主對張芍說著,向劉易呶了呶嘴,意指那個傢伙是劉易。

張芍自然聽說過先帝的幾位公主的名號,她只是沒有想到在這裡可以見到她,更加想不到的是,這個公主竟然和劉易有著不清不楚的關係?如果說劉易和萬年公主有什麼關係的話,張芍倒也不奇怪,因為她知道萬年公主是和自己一起和劉易認識的,讓她驚奇的是,不知道劉易是怎麼樣和益陽公主勾搭上的。

不過,她見過萬年公主,和萬年公主的關係還挺不錯的,所以,張芍見到益陽公主也沒有太過緊張,只是愣了一下便回復了正常。

神態從容的對益陽公主笑了笑,再橫了劉易一眼道:「小妹張芍,公主說笑了,或許公主是被某個傢伙騙了,可是小妹卻沒有被騙,他還沒有這個膽子騙小妹呢。」

「哦?不是吧?按我了解,如果他不把你那……嘿嘿,那個是肯定不會罷休的,如此說來,他偏心!」益陽公主說到偏心時,也白了劉易一眼。

劉易見兩女倒沒有真的針鋒相對,心裡倒是安心一點,就算自己是被她們一起討伐的對象,劉易也認了。

「對了,妹妹,咱們一見如故,不如找個地方說話去,就到你的閨房去吧。」益陽公主對張芍眨著眼道。

「這……這好吧。」張芍猶豫了一下,便點頭應道。

當然,張芍在劉易這兒並沒有閨房,她這幾天都是睡在劉易的卧房裡的。只不過,她覺得應該好好懲罰一下劉易,決定帶著益陽公主佔領了劉易的卧房,今晚不讓他進房。

說到底,張芍還是有點生氣的,但這個女人可是公主,這氣就生不到益陽公主的頭上去,因此只得把不滿都發泄到劉易的頭上去。她想,益陽公主和劉易肯定是那種奸.夫.淫.婦的關係,這麼晚了,肯定是要在一起那事兒的,如今如果有自己在一旁,這堂堂的一個公主應該不會當著自己的面再和劉易那個了吧?

哼,奸.夫.淫.婦!就讓你們都不能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