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六章皇上的煩心事

第一百二十六章皇上的煩心事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252

公元184年是東漢政權外亂始起的一年,黃巾起義只一個引發點。是年,許多心懷大志或是心懷異心的豪傑梟雄紛紛登台。

董卓、曹操、孫堅、劉備等等,在這一年裡,要不是乘機發展了勢力,就是憑戰功得到了功名賞賜,封官進爵,為今後的圖謀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就算什麼也沒有得到的人,也得到了一個打響名聲名氣的宣傳機會,讓世人知道世間有這樣的一個人物。

所以說,黃巾軍雖然在短時間內覆滅,但天下的亂象已起。

十月冬,北地郡,先零羌乘漢廷忙於鎮壓黃巾軍之機,起兵反漢。先零羌與枹罕等地起事百姓共立湟中胡北宮伯玉、李文侯為將軍,攻殺漢護羌校尉冷徵。北宮伯玉等又劫持在西北素著盛名的金城人邊章、韓遂,使其專任軍政,後遂以其為帥。邊章等攻燒州郡,殺金城太守陳懿。

而進入185年,卻是大漢內亂始起的一年。

這一年,漢靈帝暴斂天下。命臣下在西園造萬金堂,將司農所藏國家財物金錢,移入堂中以為私貯。

這一年,借京師洛陽發生火災南宮被毀之事。宦官中常侍張讓、趙忠等勸靈帝稅田畝以修宮室、鑄銅人。於是靈帝詔令天下,除正常租賦之外,畝稅十錢助修宮室。又詔發州郡材木文石,運送京師,宦官從中為奸,刺吏、太守復增私調,百姓怨恨。此外又規定,刺史、太守及茂才、孝廉遷除,皆要交納助軍修宮錢,除授大郡者要交納錢二、三千萬。新官上任前,皆須先去西園講定錢數。屆時交請,或有無法交齊而自殺者。故新官到任,必競為搜刮百姓,聚斂財富以為補償。百姓因此更是怨聲四起。

這一年,朝中忠烈大臣紛紛被害,諫議大夫劉陶下獄自殺,含冤而死,天下莫不痛之。前司徒陳耽,歷任三公,為官清正,卻同遭宦官誣諂,死於獄中。

還有郎中張鈞等等,都是死於這一年,這些事雖然還沒有發生,但是劉易卻從太陽能手機中的百科全書中看到了這些資料。

只不過,皇上劉宏可不知道今後的事,他現在正在皇宮中坐卧不安,頗感心焦,每天過得都有點食不知味。

先帝傳位於他時,他絕對想不到局面會變成今天這樣,每天從各地傳送上來的奏表,幾乎就沒有一件好事,要不是哪裡發生了旱災水災,就是哪裡哪裡的百姓民眾發生暴亂,幾乎每一章奏表,都是請求皇上撥款振災抑或是派遣官軍去鎮壓亂民。

撥款?派軍?不管是哪一件事,都要花費朝廷無數白花花的銀子,劉宏的心裡,心痛那些銀子啊。

不過,相比起銀子的事,劉宏更在乎的是那些民變暴亂,民變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他的江山不保,先帝傳位於他,把整個大漢都交給他,就是希望大漢能夠在他的手上得到傳承,而不是希望大漢江山在他的手上滅亡。

他劉宏雖然是一個昏君,是一個荒淫無度的君主,但他卻永遠都不會承認自己是一個無能的君主。他很想厲精圖治,整頓大漢江山,重整朝綱,興盛漢室。可是,他卻感到無從下手,面對一大堆的爛攤子,他感到自己全身泛力,不知道要如何處理。

他很擔憂,擔心自己會成為一個滅國的君主,怕自己死後不知道如何面對九泉下的列祖列宗,無顏去見先帝。

以前荒淫時,他從來沒有想過這些,他只想做一個安樂的君主,每天泡在酒池肉林,享受太平。可是,亂象竟然來得這麼快,短短一年的時間,就讓他感到自己的大漢江山已經千蒼百孔,岌岌可危,自己的江山搖搖欲倒。

黃巾暴亂的主力雖說已經巢平,可是西及益州,南至交趾,及中原地區又有義軍數十股,大者有兵二、三萬,小者六、七千。這些義軍的勢力,比起黃巾暴亂時的勢力有過之而不及。還有殘餘的青州黃巾軍,信報上說有眾逾百萬,冀州的黃巾賊聽說改名為黑山軍,亦率眾至百萬。

這些義軍反賊的勢力如此強盛,這個時候讓朝廷派軍鎮壓?呵呵,劉宏擔心不要別他們打到洛陽來就偷笑了。

這些還不算,讓劉宏心裡更加恐懼的是西涼方面的情況,如果讓西涼反賊通過長安,那時,洛陽至長安一帶無險可守,他們就可以長驅直入,鐵蹄直接踏到了洛陽來。

可惱的是,西涼北面的匈奴人在這個時候又跳出來趁火打劫,揚言如果漢廷不滿足他們要求的話,就有可能和西涼的反軍聯合,借地西涼入侵大漢中土。

匈奴人一直都在并州西北一帶活動,有丁原將軍鎮守并州邊境,匈奴人沒能佔到大漢的太多便宜。但是,如果匈奴人和西涼的羌、氐等反叛大漢的少數民族聯合起來的話,匈奴人的確可以不用經并州,可以繞經西涼入侵大漢中土。

讓皇上劉宏暴怒的是,這些貪得無厭的匈奴人,除了索要大批金銀珠寶之外,還索要了一批漢女供給他們淫樂,居然還想劉宏送一個公主前去和他們和親,還指名道姓,要送萬年公主劉慕。

萬年公主劉慕是皇上劉宏最疼愛的一個公主了,作為他所有兒女中的長女,劉宏的確是視為掌上明珠。

其實,就算是荒淫無度的劉宏,他也一樣有初戀的,而萬年公主劉慕的生母,就是劉宏的初戀,正所謂初戀是最讓人刻骨銘心的。萬年公主劉慕生母的死,一度讓劉宏傷心欲絕,所以才會把一腔的熱愛都傾注在萬年公主劉慕的身上,所以,匈奴人索要萬年公主劉慕去和親,劉宏又怎能答應?又怎能不暴怒?

可是,他又不敢真的得罪匈奴人,怕本就芨芨可危的大江再增加一個強敵。

於是乎,他就召見了幾個能談得上點心事的人前來,向她們傾訴傾訴心裡的苦悶。

他的幾個皇姐,現在只有大皇姐陽安公主及益陽公主在皇城裡,而益陽公主等於掌握著他的一個斂財實業,平時和益陽公主也相當談得來,所以,便請了陽安公主及益陽公主進宮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