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818

上身那絲質潔白的小抹胸,完全不能遮掩張芍那對傲然聳立的豪物,若隱若現之間,那隆起的兩點赫然能讓人看到嫣紅。

不過,劉易還沒能仔細的觀察,張芍就轉到了他的身後,然後貼著劉易的背部坐進了浴桶之內,讓劉易不能再看到那種讓人心蕩的春色。

「夫君……以後就叫你夫君好嗎?」到了這個地步,張芍也真的豁出去了,什麼的嬌羞世俗也顧不上了,主動的從後摟著劉易的蜂腰,和鄒玉一人佔了劉易的一邊肩膀,把螓首從後貼在劉易的耳邊嬌柔的道。

前有鄒玉,後有張芍,劉易頓感自己此刻真的是艷福無邊,特別是毫不遜色於鄒玉的那對高挺豪物,貼上劉易的背部時,使得劉易的下面不禁又抖了抖。

「當然要叫夫君了,你是我的娘子夫人嘛,不叫夫君叫什麼?哈哈,對了,以後鄒夫人也叫我夫君,咱們可是三位一體哦……」劉易見張芍突然如此柔順,心裡大是高興,剛開始想盡辦法向兩女表白時,絕對沒有想到會發生像眼下的情況。

呵呵,這是否就是叫做膽大的有果子吃,沒膽的就沒果子吃?所以說嘛,男人對女人,就得要一往無前,既然喜歡,就要放膽去表白,放膽去追求,要是不說,又怎麼能知道對方喜不喜歡自己,能不能接受自己呢?

「噢……」

「啊,別……」

劉易的心裡還沒有得意完,就和鄒玉一前一後的分別呼了一聲。

劉易是感到自己的下面一熱一緊,原是張芍探手握住了自己的傢伙,而鄒玉,則是被張芍探手觸到了她下面的秘處,使得她渾身麻了一下,情不自禁的叫了一聲。

但在劉易和鄒玉分別呼了一聲後,張芍自己也感到渾身一軟,整個人都爬到了劉易的背後,要借著劉易的身體才可以保持自己的身體滑到水下去。那是因為觸及抓到的傢伙太過灼熱,而且,也出乎她意料的粗大,她從來都沒有想像過男人的傢伙能夠長得如此恐怖。如果不是再觸碰到鄒玉的下面,受到那兒的冰涼所刺激,她恐怕精神也要恍惚起來。

「張芍姐姐,開始吧,你……應該懂得怎麼弄吧?」劉易被張芍握著,感到就快要漲爆了,此刻只想快點一探幽谷。

當然,劉易知道現在還不是自己享受這種旖旎香艷的時候,如果再不快點,自己體內的元陽之氣一旦用完,怕就麻煩了。

「嗯……鄒、鄒夫人,你、你把臀部先稍為抬起一點,對對,就這樣……」張芍聽劉易一催促,只好根據自己的經驗,握著劉易的傢伙,往鄒玉的密處探去。

鄒玉此時整個人都有點渾渾噩噩,單是和劉易兩個人一起,她都有點受不了,現在多了一個張芍,讓她羞赧之餘,又感到異常的刺激,嬌弱的伏在劉易的胸膛,全身酥軟得仿似連動都難以動一下,她只能本能的聽從劉易及張芍的安排。

有了張芍的幫忙,雙手不能動的劉易,終於感到自己的熱傢伙找准了方向,找到了那潤滑卻異常冰冷,不同於一般女人的地方。

那些的寒意逼人,劉易趕緊把心裡的雜念迸去,一心的運氣凝聚在那傢伙上。冰寒刺骨,如果是一般的男人,恐怕早就給冷得退縮不舉了,唯有如劉易這樣,身懷灼熱的元陽之氣,才可以堪可承受得了那種冰寒。

隨著鄒玉臀部的抬起壓下,劉易突的打了一個冷顫,只覺自己的傢伙如同鑽進了一處極寒之處,那種冷痛感讓劉易差點忍不住要推開鄒玉退出來。這個時候,別說弄這事兒的快感了,劉易覺得,那簡直是受罪,冷痛全那最敏感之處剎那就傳遍全身,讓劉易的經脈都差點凝固,劉易懷疑,自己那根傢伙都有可能成冰棍了。

而鄒玉顯得更是不濟,她往下一壓之後,就感到自己的下面像被一根燒紅了的鐵棒探了進去,把她灼燒得如同掉進了一個高溫的火爐,刺痛欲裂。或者正因為如此,體下第一次被男人進入的痛切反而不那麼真切,因為,寒熱交迫的痛楚,遠勝於處子破瓜時的疼痛。

她痛得玉臉頓時失去了血色,美眸止不住的飆出淚珠,小嘴張大慘叫一聲,下意識的一口咬上了劉易的肩頭,隨即一松,竟然痛得她就如此暈了過去。

事實不止如此,劉易的下面不只是探進一個寒冰之所,在完全探進去之後,鄒玉丹田裡凝固的那一股陰寒之氣瞬間就像找到了排放點,一股腦的通過劉易的那傢伙,直接侵進了劉易的體內。

這樣,就連同渾身散發著熱量的劉易也在這一剎那被凍得身體一冷,體溫了降了下來。

間接感受到的劉易體溫變化的張芍,也給劉易驟然變冷的體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一下子鬆開了扶著劉易那傢伙的玉手,並稍為移開一點,沒敢貼著劉易的背部了。

特別是看到鄒玉在劉易的肩頭咬了一口,咬出了一道滲著鮮血的牙印便暈了過去時,她驚聲道:「劉、劉易……夫君,鄒玉妹妹她怎麼了?她、她好像暈過去了。」

「她沒事,很快就好了,要不,你先起來,到床上去躺著等我,她很快就會醒來了。」劉易一邊強忍著透體而來的寒意,一邊對身後的張芍道。

鄒玉的身體應該沒事了,因為她體內積聚的陰寒之氣基本上已經被引到了自己的身上,她只是痛暈過去罷了,待她醒過來後,基本上和一般的正常女人沒有什麼分別了。

不過,鄒玉沒事,劉易自己卻有事了,因為鄒玉體內的那股陰寒之氣太厲害了,侵入自己身體內之後,就像是貪食蛇一般,不停的吞食著自己體內的元陽之氣。而且,不只是吞食,似乎還圍繞著自己經脈內的灼熱之氣流走,形成了一股螺旋式的纏繞。

劉易現在,只能全力催動自己體內的元陽之氣與之抗衡,希望可能完全消融這股陰寒之氣。

其實,玄陰之體與玄陽之體結合,是指通過這樣的一個方式,中和雙方極端的身體的極熱和極寒屬性,並讓陽氣及寒氣通過互相深入接洽之處來迴流動,達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交纏,陰.陽互補。等雙方身體內的陰、陽之氣完全平衡了,那麼雙方也就可以在一段時間之內,能夠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但劉易現在,卻不是這樣的,他是想把鄒玉體內的陰寒之氣完全引發出來,然後吸收進自己的體內,自己一個人獨自去承受消融她的陰寒之氣,如此,就變成要劉易一個人來承受兩個人的特有屬性了。

這樣是很危險的,一般來說,一個人的身體,是根本不可能承受如此兩個極端的屬性的,陰陽不相容的話,那麼極有可能造成爆體而亡的事故。

只是,劉易卻不得不這樣為之,因為,劉易知道自己的身體並不是玄陽之體,也不具有傳說中的九陽絕脈。既然自己不是這種特有的體質,那麼要救鄒玉的方法,唯有就是為她消融她體內所積聚的陰寒之氣,這樣才有可能讓她回復正常。

事實證明,劉易的這個想法也是對的,這樣的確可以讓鄒玉好起來,這個時候,他探過鄒玉的身體,發現她體內的陰寒之氣基本上已經全部被引到自己身上來了,試著停止了往她的體內輸入元陽之氣,她的身體也不會發冷了,觸著的肌膚,也能像一般人的肌膚一樣,有了溫曖。

劉易此時,只要消融了自身內的陰寒之氣,那麼就算是完成了對鄒玉的治療工作。

不過,他能輕易消融得了已經侵入自身經脈的陰寒之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