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二章我來幫她弄

第一百二十二章我來幫她弄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600

在浴桶內經過陰寒之氣冰封的事故,鄒玉的心態又悄然的發生了變化,她原本是有點被動式的,有點無可奈何式的接受劉易為她治療,接受要和劉易一起合體的事實。

現在,她已經不覺得和劉易一起這樣有什麼了,相反,她覺得劉易的確是一個值得她去愛的男人。她的身體情況她自己知道,稍有不慎,那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的,但是劉易為了能夠讓她變回一個正常的女人,剛才差點連他都被冰封起來。一個為了她連命都可以不要的男人,還不值得她用一生去愛么?

鄒玉之前懷疑劉易像一般的登徒浪子一樣,只是想得到她的身體,想占她便宜,現在,她的心裡再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了。

如今,她甚至當自己已經是劉易的女人,並和劉易依依我我起來。

隨著劉易元陽之氣的外發,浴桶內凝固的冰塊也慢慢的融解成水,逐漸回復了熱量。鄒玉的身體陰寒之氣,經過劉易的元陽之氣誘發,其實大部份都已經流泄出體外,這些泡浸的葯湯水,也消融那陰寒之氣的功用。陽氣、葯湯水的中和消融,鄒玉可以說已經好了一大半。

當然,所謂好了一大半,是指積聚在她體內的陰寒之氣被驅散,並不是指她的九陰絕脈能變會正常人的經脈。她體內的九陰絕脈,今後還會不停的產生陰寒之氣流轉在她的體內的。不過,如果能夠將她下體凝聚的那股極寒之氣也消融去,那麼鄒玉也能夠在一段時間之內,不用依靠任何的藥物,也能像一般的正常人那樣生活,甚至,還能像一般女人那樣生兒育女。

對於鄒玉主動投入自己懷抱,纏上自己的身體,劉易卻苦於雙手扶著鄒玉的雙肩不停的輸入元陽之氣維護她的身體,所以雙手不能亂動,只能強忍著下體的腫脹,對鄒玉道:「好姐姐,看來你不摸都不行了,你自己也感覺到了吧?現在你的體內是不是有像蛇一樣的熱流在你身體內遊走?那是我的雙手給你熱流,這就是傳說中的陽氣,不能停下的,若停的話,你體內的那股寒邪恐怕又會像剛才那樣流泄出來再把你冰封,所以,你得要自己來,讓我下面那根熱熱的傢伙進入你的體內。」

「啊?要奴、奴家自己來?」手腳已經能自如活動的鄒玉,聽劉易說完,無比嬌羞的驚呼了一聲。

她雖然還沒有用手去觸碰劉易的那傢伙,但是她和劉易貼到了一起的時候她就已經感受到了,自己的小腹間抵著一根粗粗的熱面桿。她雖然沒曾真正的試過男女間的滋味,但是始終的見識過,心裡早就知道那東西就是劉易的命根子。

可是,劉易卻說要她自己來,要說到真正的真刀真槍上陣,她哪裡真的知道怎麼做?以前和夫君張濟雖說差點就完成那交融的動作,但當時她自己本就緊張得要命,而且又是黑燈瞎火的,她根本上就不敢看,只是任由張濟施為,並且,跟著發生的張濟被自己體內的陰寒冰封事故,嚇得她早就忘記了當初發生了什麼事,她所經歷過的事故,沒發展成她有那種性障礙恐懼心理就不錯了。

所以,她現在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自己把劉易那傢伙放進自己的體內去。

「我……我真的不懂要怎麼做啊……」鄒玉低聲道。

「呃,我的雙手真的不能鬆開,要不你就按著我說的做吧。」劉易皺眉道。

外發元陽之氣進入葯湯水裡面,一邊還要往她的身體內輸入,劉易體內的元陽之氣消耗得極快,就只一會間,就消耗了一半多。劉易擔心自己體內的元陽之氣還夠不夠抵消鄒玉體內的那股陰寒之氣,雖然那隻太陽能手機就藏在這個卧房內,手機也是滿電能的,可以拿來吸取能量,但手機不宜在兩女面前露面的,這還真的讓劉易感到有點麻煩。

「要不……讓我來幫、幫她弄吧。」早就把兩桶熱葯湯水倒完的張芍,此刻在旁猶豫的道。

劉易側過頭,剛好看到張芍那羞紅低下的側面,她自己說完都羞得不敢再看劉易了。

張芍此刻的內心,是千肯萬肯做劉易的女人的,特別是看到劉易和鄒玉親密的相擁在一起,她的心裡大不是滋味,儘管她也明白劉易和鄒玉如此,是因為治療的需要,但她還是覺得自己有點吃虧了。

怎麼說呢?這裡面牽涉到一個先來後到的問題,怎麼說,她都是先認識劉易的,如今卻讓鄒玉先和劉易在一起,她實在有點吃醋了。現在的情況,誰知道劉易和鄒玉好了之後還會不會馬上再和她好?大家都是在同一時間成為劉易名義上的女人的,就算不能先一步比鄒玉真正的成為劉易的女人,也應該要同時成為劉易的真正女人。

呵呵,古時候的女人,的確沒有多少一夫一妻的概念,她們也不會真的太在乎自己的男人有多少個女人的問題。但是,她們卻在乎那個名份,任何一個古代的女人,她們都在乎自己在夫家的身份地位的問題。

能夠成為正妻的,絕不會去做小妾,能夠做大夫人的絕對不會去做二夫人,在古代女人的心目中,大夫人才是真正的正統,是一個家庭的女主人。哪怕不能成為大夫人,古代女人都希望自己的排名能夠靠前一點,排名越是靠前,就越能證明自己在夫君心目中的地位,才更能得到夫君的寵愛。

這些念頭,在古代女人的心中是理所當然的,她們在當時的社會中,本來就沒有什麼的地位,能夠爭取的,或者就只有這一點了。這也是古代家庭里,那些女人爭風吃醋的爭鬥由來,這些現象,在皇室或者那些大家族裡更加明顯,那都是處處都是相扎爭鬥的。

如果張芍不打算成為劉易的女人,又或者沒有鄒玉的出現,張芍或許沒有太多的想法,但現在嘛,她不自覺的就有了一種不能落後於鄒玉的想法,也因此而不自覺的提出讓她來幫忙。

呵呵,鄒玉不知道男女之間的那事兒要如何做,但張芍嘛,她可是一個真正的過來人了,自然不會陌生。也由於她的確是一個過來人,她就覺得自己更不能落後於鄒玉,於男人來說,原裝貨自然要比她這種未亡人更吃香,如果自己不爭取的話,誰能保證劉易今後會否真的寵愛自己?特別是面對鄒玉這種不遜色於她的天香國色,張芍想想都為自己今後感到擔心。

劉易可不知道張芍心裡的想法,聽到她自薦說要來幫忙,那是點著高香都難求得的啊。嘿嘿,只有張芍也加進來,這樣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雙飛啊。

「張芍姐姐來幫忙?那真是太好了,快,浴桶里的水不冷了,你快進來。」如果不是雙手要維護著鄒玉的身體,劉易怕是要把張芍硬抱進來了。

「嗯……」張芍如蚊般輕應了一聲,轉過身去解下自己的衣裳。

劉易只看到張芍身上的衣物一滑,便露出了潔白的粉背,期待著她把粉背後繫緊抹胸的絲帶拉開時,張芍卻飛快的轉身,連帶著她的褻衣一起跨進了桶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