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一章陰寒冰封

第一百二十一章陰寒冰封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3133

鄒玉玄陰之體的厲害,讓劉易始料不及。

原本劉易是想先通過元陽神功的灼熱真氣中和鄒玉體內的陰寒,用那可以讓萬物回春的陽氣為鄒玉完全消除她體內陰脈。不想,卻將她體內的陰寒之氣完全誘發出來了。

劉易只是稍為減少體內元陽真氣輸出的這一剎那之間,鄒玉體內的陰寒之氣就瞬間反噬,不但在頃刻之間將浴桶內原本還熱得讓鄒玉受不了熱葯湯水冷卻,更讓劉易吃驚的是,眼前冒著寒氣的葯湯水居然以肉眼可以看得見的怪異景象,以泡浸在水裡的鄒玉為中心,卡嚓嚓的凝結成冰。

「不好!」劉易看得大叫一聲,趕緊運轉體內真氣,加大體內的灼熱真氣輸出,同時抬手想伸過去直接按在鄒玉身上給他元陽之氣護體。

可是,讓劉易驚駭的是,浴桶內的葯湯水凝結得太快了,雙手一伸之時,沒能接觸到鄒玉,而是碰在一道冰冷的冰牆上。

而鄒玉,她整個人也在瞬間被葯湯水所冰封,有如一座冰雕的美人,一動也不能動。

她是坐在浴桶內的,葯湯水剛好浸及她的脖頸,沒浸入葯湯水的螓首上面,濺到的一滴滴水珠也已經凝成一顆顆的冰珠,有如一顆顆晶瑩的珠寶鑲在她的玉臉及秀髮上。

「冷……好痛……」鄒玉的臉色由白轉青,她顯現也是被浴桶內的變化嚇著了,眼神慌亂,冷得泛白的小嘴艱難地顫抖著道。

看鄒玉的樣子,似就要失去意識了。

水可以導熱,但冰卻不能,由於劉易開始時並沒有和鄒玉有身體接觸,只是讓自身真氣外發讓真氣通過水和鄒玉的身體身接觸而引出她體內的陰寒之氣的。所以,此時鄒玉身體四周的葯湯水凝結成冰之後,就和劉易的真氣失去了聯繫,變成了她要自己完全承受自身陰寒之氣的寒冷,以及還要承受葯湯水結成冰塊的壓迫,如此,讓她全身上下都有如被針刺一般的劇痛,身體內的經脈,也隨時有可能被凍得斷裂壞死,如果不及時解決被冰封的問題,鄒玉恐怕就算不死,今後也可能會成為全身癱瘓的殘疾人。

劉易把玄陰之體的問題看得太簡單了,事實上,玄陰之體其實就是傳說中的九陰絕脈,這樣的一個體質,是與生俱來的,根本上就不能治癒,也沒有完全治癒的可能。唯有靠陰陽互補,讓九陰絕脈所產生的陰寒之氣消融,才能讓身具九陰絕脈的人可以延續生命,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但是這個陰陽互補說的是長期性的,如果一段時間沒有得到陰陽互補,那麼九陰絕脈的身體還會產生陰寒之氣,這個陰寒之氣,其實是永遠不停地產生的。

還好,通過藥物或者真氣,的確是可以中和消融九陰絕脈的寒氣的,劉易的想法是沒有錯。

當然,鄒玉體內的陰寒之氣,已經積聚了二十多年,其陰寒程度,若引發出來,相當於一塊千年寒冰的寒氣,如此才能瞬間把浴桶內的熱水冷卻凝冰,這些都是劉易始料不及的。

劉易雖然沒能想到鄒玉體內的陰寒之氣的厲害,但他卻不敢掉以輕心,當發現自己的元陽之氣和鄒玉的身體斷絕了聯繫,特別是看到鄒玉那冷凍得鐵青的玉臉,趕緊催動元陽之氣灌注於手上,然後雙手破冰,一把扶在鄒玉那冷得有點發硬的香肩上。

扶上去的同時,劉易輸了一道元陽之氣進入鄒玉的體內,護住了她的心脈,一邊對站在浴桶旁原本有點羞怯怯卻看到浴桶凝冰而驚呆住的張芍急急道:「張芍姐姐,快!把那些熱的葯湯水倒進來。」

「哦哦,」張芍被劉易一喝,這才回過神來,手忙腳亂的提起木桶內的熱湯水倒進了浴桶內。

張芍原來還對劉易要把她留下來幫忙有點介懷,以為劉易只是打她的主意,但現在看到的情況,讓她明白劉易讓她留下來不是沒有道理的。整個浴桶內的熱水瞬間結冰,這樣詭異的事情她還真的從來沒有見過,看浴桶內兩具光光的胴體被冰凝結住,活動不方便,看情況連起來都有問題,這個時候,的確需要一個人在旁註入熱水。

當然,張芍也知道這突發的事態有點嚴重,兩個活生生的人瞬間被冰封住,她也慌了,一邊注入熱水一邊驚慌的問:「劉易,怎麼了?怎麼會這樣的?」

「沒事,慢慢倒,別一下子倒進來,那樣會灼傷鄒玉的肌膚。」劉易頭也不抬的應道。

陰寒之氣在鄒玉的體內,由於陰寒之氣是慢慢積聚的,鄒玉的自身經脈勉強能夠承受和適應那種寒邪,但現在被劉易誘發出體外,再經過熱水凝結,那些凝結的冰和鄒玉的肌膚是緊貼著的,如果一下子觸凍的話,那就會灼傷她的皮膚。

所以,劉易也是慢慢的輸入真氣,先護住鄒玉的心脈,然後再慢慢的在鄒玉的體內擴散,讓真氣從鄒玉的身體由內及外。

有可能是她體內的陰寒之氣被大量引誘了出來,這次劉易真接接觸到她的身體,直接輸入元陽之氣並沒有像前兩次那樣被她體內的陰寒之氣反噬,元陽之氣終於可以在她的體內運轉了。

在鄒玉身體四圍的凝冰,開始慢慢的融解,張芍倒入浴桶內的熱湯水,沿著融解開的縫隙,順著鄒玉那雪白脖項浸下去。

不一會,鄒玉螓首上的冰珠也慢慢消融,她的膚色,也由青轉白,由白轉為有點紅潤了。

「呼……剛、剛才奴家以為要死了……」感受著劉易雙手轉過來暖洋洋的感覺,鄒玉身上的那種刺膚刮骨般的痛感已經消退,長吁了一口香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