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七章如此治病

第一百一十七章如此治病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444

一股灼熱的氣息,讓張芍坐不住了,驚疑的站了起來,眼定定的看著劉易。

「呵呵,咋了?現在相信了吧?如果還不相信,那麼就這樣。」劉易見張芍因為感應到自己散發出去的灼熱之氣而站了起來,便也站起來,一移步便站到了她的身旁,一手握著了她的柔胰。

「啊,好熱!」張芍被劉易一碰,卻像觸電一般一下子掙開了玉手,並往後退了兩步。

「作為了一個大夫,只是一心想治好病人,身懷玄陰之體,也算是一種病吧?對不?」劉易語重心長的道:「唉,如果還有別的方法,我也不想這樣為鄒夫人治病啊,不錯!鄒玉人天生媚骨,對男人的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可是,如果姐姐你以為我是存心要佔鄒夫人的便宜,那就是大錯特錯了,再怎麼說,我要佔便宜也要佔姐姐的啊。」

「去,又不正形了?行了行了,我信了你是玄陽之體行了吧?鄒夫人就在你那閣樓上等你,剛才我送了東西給她吃了,你去為她治吧,我、我回家了。」張芍神情不悅,又有點幽怨落寞的樣子。

「別別走。」劉易知道今晚若讓她走了,今後和她之間可能就會有一條鴻溝,不管怎麼說,都是自己和另外一個女人去做那事兒,張芍的心裡不介懷就怪了。所以,劉易的心裡不禁產生了一種邪惡的念頭,嘿嘿,讓張芍在一旁看著自己和鄒玉做那事兒,順便一起把張芍也弄了,免得夜長夢多。

「再不回去就怕我爹派人來找我了。」張芍像有點百無聊賴的伸了伸懶腰,說道:「你自己叫人來收拾吧,小煙她們在外面等著我了。」

「呃,慢著。」劉易趕緊攔住她道:「為鄒夫人治那玄陰之體只有我一個人是不行的啊,還要有人在旁邊幫忙,本來想請沈然幫忙的,不過她不懂醫術,也認不得藥草,為了應付一些特殊情況,有姐姐你在這就最好了。嗯,我去跟小煙她們說一下,讓她們先回張府去,就說今晚還有一個重病人要你治理,今晚就不回家了。」

「什麼?要我在旁邊協助?這、這怎麼行?」張芍聽劉易若有其事的這樣說,她的心裡不禁又有點慌,又有點遲疑。

張芍說到底都是一個過來人,自然懂得合體是什麼的會事,但是,自己在旁看著,這個她還真的從來沒有想像過,光是聽劉易這麼說,自己那麼一想像,她的心房就怦怦的跳了起來,她有一種感覺,感覺到劉易根本就不像是在為鄒玉治什麼的玄陰之體的,而是存心為了那事兒來的。

不過,劉易可不待張芍答應,便屁顛屁顛的跑出去,到園裡去叫張芍的丫環小煙她們自己回張府去,讓她們回去也是如此告訴張鈞。

如此,張芍在半推半就,鬼使神差之下,居然真的留了下來,並兩耳發燒似的,糊裡糊塗的跟著劉易往後院的閣樓去。

不過,要說最不好意思的,卻是在閣樓上等劉易的鄒玉鄒夫人了。

她的身體,的確是寒冷到讓她難以忍受的程度,一般的參葯湯頂不了事,老年人蔘又無處可尋,陰邪之氣發作的時候,鄒玉渾身的經脈都像要被冰封了似的,連呼吸都感到有點困難。如果是一下子讓她沒有了氣息,那她倒也願意就此離世而去,可是,一時間又死不了,活著那是盡受罪。

相對來說,她還是情願死去,不過,這麼多年都挺過來了,碰到了劉易,讓她看到了希望,讓她重新燃起過正常人生的希望。

所以,一切什麼的都不重要了,什麼的人.婦,或是什麼的羞澀,她都完全放開,她就只希望劉易不是在欺騙她,讓她真真正正的做回正常人。

她就是完全拋開一切,才會真的來到劉易的家裡接受治療,可是,現在眼看就要到那一步了,她的心裡就無由來的感到一陣陣的羞意,心裡如闖進了一隻小白兔,撲嗵撲嗵的跳個不停,每每想到一會要和劉易一起坦城相對的情況,她就全身發熱,一陣熱過一陣,到現在,居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不是那麼的寒冷了。

劉易今天交待直接讓鄒玉在自己的卧室里用一隻大木桶泡浸藥水的,所以,劉易直接拉著不太情願,或是有點羞意的張芍回到卧室。

敲門進去,見鄒玉如像受驚一般趕緊從床榻邊沿站了起來。

「呵呵,夫人你坐,怎麼樣?今天泡浸了藥水,身體是不是感覺舒服許多了?」劉易不好一見面就露出猴急的神態,假正經的問起她的身體情況。

「嗯……是挺舒服的,泡在藥水里,我感覺沒那麼冷了,還有,感覺現在也精神多了,以前一般在天黑的時候,我就會犯困,直想睡覺的,現在卻沒有一點犯困的跡象。」鄒玉臉紅紅的應道。

「對了,我們、我們那個的時候,是要在藥水里的,而且,藥水也要保持熱度,今天你應該都清楚了,因為你體質的問題,只泡一會,藥水就會涼了。」

「哦,這個我是知道,今天還要謝謝張芍大夫,幾乎都是她在熬藥湯給我的。」鄒玉瞥見到跟在劉易後面,卻有點閃閃縮縮不進來的張芍,伸手指了指劉易的身後道。

「呵,進來吧。」劉易回頭對張芍呶了呶嘴,才對鄒玉說明道:「這就是我把張芍大夫叫來的原因,一會我們那個的時候,她會在這幫忙忝加熱水,免得藥水涼了失去藥效。」

「啊?她要在這幫忙?那、那……」鄒玉傻眼了,自己不顧羞赧的來和劉易那事兒,這是瞞著任何人的,連自己的父母都沒告知,畢竟這些事兒不可告人言,是自己最隱私最秘密的事,反正她就是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可是,現在卻要讓一個人在旁看著自己和劉易那樣,這叫她如何放得開啊。

「鄒夫人,你不用擔心,我是大夫,劉易也是大夫,我們現在是為你治病,不用有太多的心理負擔。」張芍見沒有辦法躲避了,只好硬著頭皮進房來道:「你放心,我不會多嘴亂說的,這事只有你知我知他知,這是我們的秘密。」

「可、可是,這事……」鄒玉有點六神無主的樣子。

「嘿嘿,沒事,夫人是有過夫君的,我也是一樣,都是過來人了,那事還不就是那一回事?別想太多了,還有什麼比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更重要的?我會在這盯著劉易的,不會讓他亂來的,你就放心吧。」張芍忽而有點俏皮的樣子道。

「哈,就是,如果鄒夫人沒問題的話,我就開始準備了。」劉易見張芍那麼上路,直覺讓她一起來是來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