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六章懷疑

第一百一十六章懷疑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970

劉易這個後現代的人可沒有這個時代里的人有那麼多的規矩,吃飯的時候,都是大家圍著一張桌子吃的。

家裡的飯桌則是劉易讓義兵找木工匠來按自己的意思做的,有點像四方八仙桌。

張芍拿開蓋飯菜的蓋子後,盈盈的坐到了四方桌的一面,示意劉易坐到她的對面來。

「我看各位大哥都是坐到一張桌子來吃飯的,覺得很有意思,就留下來吃飯了,想到你和文丑大哥沒回來,我就讓他們分出點菜等你回來一起。」張芍聲音柔柔的說著,邊說邊解下了掛在她臉上的紗巾,現出了她那清麗的玉容。

「呃,你這是……」劉易見她居然自動摘下蒙面紗,不由有點奇怪。

「吃飯戴著怎麼吃?我以前沒戴面紗,只是要去義兵軍營里為義兵治傷,不戴面紗我爹不讓我去。」張芍似乎知道劉易想說什麼似的,橫了劉易一眼,轉頭對跟著劉易進來的文丑道:「文丑大哥,菜都快涼了,還愣著幹嘛?」

「啊,張、張芍大夫……俺們、俺們都以為你的臉上長有麻子才要蒙著臉的,嘿嘿……」文丑自然也看到了摘下面紗的張芍真容貌,被張芍那美如天仙般的容顏震懾得有點結結巴巴的樣子,被張芍一問,他更是緊張得抬起一隻大手猛抓著自己的頭髮道:「張芍大夫長得真好看,又白,比我們村子裡那個大姑的屁股都白……」

噗哧一聲,劉易的嘴裡幸好沒有含著有水什麼的,要不然,定要噴得坐在對面的張芍滿頭臉。

丫的,大老粗還真的是大老粗,劉易算是服了文丑了,居然拿一個美人的臉去和他心目中的大姑的屁屁去相比較。

「哈哈……哎呀!」劉易忍不住捧著肚子笑了起來,但才笑了兩聲,下面的小腿就一痛。

「你……不準笑!」張芍想不到文丑會突然這麼來形容她,頓時讓她有點無地自容,這是那跟哪啊?俏臉剎時漲得通紅,但誰都知道文丑是一個大老粗,一個粗人,還要是直話直說,憨厚得有點不知世情為何物的傢伙,張芍自然是不能去和文丑計較,但是卻把氣都撒在劉易的身上,嘴上吒著一聲劉易,桌子低下飛腿齊出,踹了一下劉易。

「劉易兄弟,我……我說錯話了么?」文丑見劉易和張芍一個笑一個怒的樣子,他卻不敢坐到一起來了,站在劉易的旁邊傻傻的問。

「哈哈……呃,沒錯,嗯,你沒說錯什麼,要不,你剩上飯菜到外面去吃吧,我和張芍大夫還有點事要說。」劉易想笑又不敢笑,蹩著又辛苦,趕緊把文丑支走。

而文丑,也如釋重負的匆匆端起一隻大碗,裝了一碗滿滿的飯菜,逃似的跑了出去。呵呵,和一個這樣的大美人坐在一起吃飯,文丑真的感到很大壓力,不用劉易說他都想走了。和一個嬌滴滴的女人在一起吃飯,哪有和自己兄弟們一起吃飯那麼的便宜?

「好了,沒有人在這了,你有什麼事就說吧。」

「先吃飯。」

張芍沒理劉易,自顧的端起碗筷。

張芍吃得很慢,吃相很好看,輕咬慢嚼,看得劉易三下五除二便爬了一碗飯,乾脆獃獃的看著張芍吃。

「哎呀,不吃了,哪有這樣看著人家吃的?」張芍終於吃了半碗飯,見劉易不吃了,便放下了碗筷。

「呵呵,我弄出這樣的桌子來,為的就是讓大家可以坐到一起來吃飯嘛,大家就像是一家人一樣,坐在一起,這樣多有親切感啊!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嘿嘿。張芍姐姐,你說我們像不像是一家人?」劉易不失時機的挑逗暗示一下張芍。

「呸,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張芍掏出了一條白色的小絲巾,拭了拭嘴兒之後,啐了劉易一口道。

劉易知道,向張芍表白之後,她又肯來自己的家裡,還故意留下來等自己一起吃飯,和自己一起的時候,她又對自己時喜時嗔。這些,都是張芍接受了自己的表現。

當然,她可能是沒好意思,也沒有那麼厚的麵皮來直接點頭答應劉易的求愛。但是她和內心裡已經答應了劉易,所以,她所做的一切,都會在有意無意之中做出符合那種情人間才有的行為動作。

「我問你,這世上真的有玄陰之體?」張芍端坐起來,神色一整,正容對劉易道。

「嗯?你不是接觸了一整天了么?你沒注意到鄒夫人的身體與普通人不一樣嗎?」劉易不知道張芍為何突然有此一問,不由訝然的道。

「我學醫才不過是幾年的時間,以後也沒有聽說過有玄陰女體的事情,不過,看鄒夫人的情況,還有她自己所說的,應該就是玄陰之體……不過……」張芍說到這裡,語氣頓了頓,眼神像是懷疑的看著劉易。

「是玄陰之體就對了嘛,不過什麼?」劉易聽張芍這麼一說,心裡不禁暗叫糟糕,下午的時候,張芍和鄒玉在一起那麼久,恐怕一起聊了很多事,劉易擔心的是,鄒玉會把和自己合體的事都會對張芍說出來。

呵,自己昨晚才對張芍表白,今晚就要和別的女人一起合體,如果張芍不喜歡自己的話,恐怕和她的事情馬上就要告吹,如果喜歡自己的話,那就要挑戰張芍的寬容程度了。但不管如何,吃醋是肯定的。也難怪,劉易和文丑回到家裡之後,總感覺到眼前的張芍有點古古怪怪的,原來是她知道了啊。

此時,張芍的眼裡懷疑之色更堪,緊緊的盯著劉易道:「不過……你真的是那什麼的玄陽之體么?玄陰之體,天生和玄陽之體是一陰一陽,天生互補相生,如果兩者不在一起的話,那麼必然是各自殮命的下場。這些是鄒夫人說的,是童淵槍王的原話,你真的有那麼巧,果真是玄陽之體?」

「當然!」劉易見張芍好像並不是吃自己的醋,而是懷疑自己是否是玄陽之體,當下斷然肯定道。

「你還在說謊!」張芍卻一下子激動的站了起來,瞪著劉易尖聲道:「難道那鄒夫人就那麼讓你著迷?非常和她那個不行?她跟我說了,她也有點懷疑你是不是玄陽之體,如果你真的不是的話,只是想占她的便宜,要進入……進入的話,到時候,她體內的陰邪之氣就會入侵到你的體內,會讓你全身冷結而亡,當年她夫君剛好碰到童淵師父才保著命下來,可是你?你靠什麼保住你的小命?」

「我、我沒說謊啊!」劉易被張芍如此無端端的一頓痛罵質問,不禁一臉無辜的說道。

「哼!你沒說謊?人家鄒夫人有萬貫家財,靠著人蔘葯湯才活到今天,可是你有什麼?如果你真的是玄陽之體的話,你又怎麼能和正常人一樣生活?難道你的身體就沒有不適之處?沒有不適的時候?人家靠著人蔘葯湯續命,你呢?你靠什麼?」張芍還真的有點七情六慾上面了,越說越激動。

劉易被問得一陣啞口無言,當時自己只是隨便和鄒玉說自己是玄陽之體,但是卻沒有想過,自己如果是玄陽之體又如何能活得到現在呢?

不過,這也難不倒劉易,靈機一動道:「張芍姐姐,你先冷靜一點,你聽我說,你憑什麼認為我不是玄陽之體?你知道什麼的才是玄陽之體?」

「那我可不知道,只不過,我知道鄒夫人的玄陰之體的體溫異常的低,低到讓人握著都感覺到寒意,我想,如果是玄陽之體的話,應該是反過來吧,嗯,應該是體溫很熱才對。」張芍想當然的道。

「對!不錯,玄陽之體就是熱。」劉易介面道:「我的體溫就是這樣的,只不過,我小時候流浪的時候,在山神廟不是碰到了一個老神仙么?是他救了我,並且教會了我一種控制自己體溫的方法,我平時,就是控制著我的體溫和正常人的一樣,如果我不控制自己的體溫,那麼……」

劉易說完,暗暗的運轉了元陽神功,神功的真氣慢慢的外發,產生一股灼熱的氣息,往桌子對面的張芍涌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