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四章到我家去

第一百一十四章到我家去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538

生命無限好,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是人?

上次見到劉易時,劉易已經和她說得很清楚明白,自己是玄陰女體,而劉易的是玄陽之體,這一陰一陽,正好可以互補,又或者說可以陰陽相生。對於這點,鄒玉的心裡自然也是明白的,當日和張濟成親時碰到侄子張繡的師父童淵,童淵師父在私下也告訴了鄒玉這些情況。

只不過,鄒玉見劉易當天說得好像太輕佻了,有點不太相信劉易的話。說實在,和劉易在一起時,劉易對她所展現出來的色相,無論是神情或者是動作,都真的很難讓鄒玉對劉易產生一種信任感。更何況,那也只是和劉易見過一次面罷了。

鄒玉的心裡總覺得,劉易和那些一般的登徒浪子並沒有太大的分別,估計都是不管能不能醫治好自己的身體,先想佔佔自己的便宜再說。

不過,自從那次見過面之後,劉易居然一直都沒有找過她,這和一般的登徒浪子不太同,若是一般的想占她便宜的男人,絕對會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只要有機會都會像牛皮癬一樣粘上來。

那一段時間,鄒玉派了人去調查了一下劉易,通過下人報告得知了劉易的一切情況,她這才慢慢的相信了劉易是一個大夫的事實。既然相信了劉易是一個大夫,那麼,對於劉易所說的,能夠治好她這玄陰之體也就相信了七八分。

只不過,鄒玉還是沒能拉下臉去劉易的住處找劉易尋醫,那怕是近段時間陰寒之氣發作,她也硬撐著痛苦,沒有去找劉易。

這不是一般的治病,而是要通過合體的方式來治療的啊,鄒玉還真的放不下上門去找劉易,如此,好像自己巴不得要獻身給他似的,鄒主想想都不甘心。

不管怎麼說,自己都是有夫之婦,就算沒有夫妻之實,也有著夫妻之名。也儘管鄒玉的名聲不是那麼好,但真的要和別的男人做那事兒,鄒玉也感到一陣的心慌,心裡忐忑不定。

可是,她的內心裡又有多少期待,期待著劉易真的能把自己變成一個像正常普通人一樣的女人。她希望自己從今以後,不用再靠人蔘葯湯來維持自己的生命,不用再時刻都擔心著體內的寒氣發作,不用再承愛那種如像被冰封身體一般的冷寒痛苦。

如今,喝那人蔘葯湯居然沒有太多的效用了,這讓鄒玉感到自己的痛苦忍耐已經到了一個極限,因此,現在再見到劉易,忍不住就厚著麵皮,想讓劉易治治自己的身體,也就是說,已經默認同意了和劉易合體。

而劉易,聽到鄒玉這樣問,心裡自己是明白鄒玉的心思,知道她已經接受了自己,不由大喜道:「夫人想通了?嘿嘿,只要夫人願意,我保證可以治好夫人的身體,並且可以保證,你不用再喝那什麼的人蔘葯湯了,也可以停止收購那些什麼的千年百年人蔘了,是葯有三分毒,你喝多了,對你的身體真的不好。」

「那、那什麼時候……」鄒玉的心的確是放開了,再也不考慮什麼有夫之婦的問題,現在她只想快點結束自己的痛苦。

「哈哈,不用急。」劉易對鄒玉笑著,眼神對她打了一個眼色,示意她的那些侍女還在這裡,許多事不方便說。

「呃,是我太急了。」

「這樣吧,我上次不是和你說過要跟你收購糧食么?我們先把這些事落實好,然後,你就跟我回醫館,我給你開藥,還要熬藥湯給你泡洗身體,夫人應該沒問題吧?」劉易雙目發光,目光如刀一般的盯著鄒玉。

而鄒玉,則被劉易看得心頭一陣跳動,感覺到劉易的目光如像能透視一般,直看透自己的身體,這讓鄒玉無由來的一陣緊張,很自然的想到和劉易赤身相對時的情境,內心裡竟然像升起了一團火一般,寒冷的身軀居然有了一點熱熱的感覺。

「那、那你真的要購買那麼多的糧食?」鄒玉知道自己的那些丫環在旁,雖然她們聽不懂自己和劉易說的真正內容是什麼,卻也不好在劉易的面前表現出太過羞臊的樣子,強忍著心頭的羞意說正事道。

「那是肯定的,如果夫人有更多的糧食,都賣給我好了,有多少我就要多少,錢不是問題。」劉易對於購糧的事當然不能打馬虎,一臉認真的說道:「而且,我今天就想要一批糧食,你看能調給我多少?」

「啊?今天就要?」鄒玉不知道劉易這麼急的,不禁奇怪的問。

「嗯,最少要十萬斤左右吧。」劉易在心裡算了一下,幾百人,一個晚上應該可以把十萬斤糧食搬進那西山皇陵里去吧?

「十萬斤還是有的,這樣吧,不管是好的或者是差一點的糧食,奴家都按市場價七折的價錢給你,以後你要提多少貨,就按現在定下來的價錢交易。」鄒玉這次倒也大方,不和劉易計較價錢上的問題了,主動給了劉易這麼多的優惠。

「呵呵,那就謝謝夫人了,這樣吧,現在提的貨,一會你到我醫館去拿錢,順便多拿五十萬斤糧食的定金,反正都要購糧的,錢放在我那裡也是放,還不如先把錢給你吧。」劉易也不和鄒玉客氣,購糧的事就如此定下來。

接下來,劉易就交待黃正和武陽,讓他帶人和鄒家糧米商行的人一起,把十萬斤糧食送到城外的傷兵營去。當然是分批送運過去的,一起出城也太招惹人注意了。

解決了糧食的問題,劉易便和鄒玉等一起回到了醫館,點清了購糧的銀兩讓和鄒玉隨行的家丁送回鄒家,而鄒玉則留了下來了。

劉易記得有一種葯湯,可以讓身有寒邪的人泡浸,如此可以調養她的身體,增強她身體的抵抗力,免得到時候自己用元陽神功為她驅寒的時候,她自身的身體受不了寒熱交迫的痛苦而窒息而亡。

還好,還有張芍這個女大夫在這裡,劉易把熬製藥湯的方法告訴張芍,交待她把葯湯熬好後,就讓鄒玉泡浸,大約要泡上兩、三個時辰左右。

張芍和鄒玉相見時並沒有產生什麼的火花,她只當鄒玉是一個病人,只是對於鄒玉的這種勾魂奪魄的美艷感到有點威脅罷了。不過,她還是聽從劉易的話,幫忙熬制湯藥。

湯藥的事張芍一個人都可以處理得好,劉易便和文丑再離開醫館,騎馬出城,趕到城西的傷兵營去,主要是去和林顯溝通好今晚進入西山皇陵的事宜。

實際上,也不用等到天黑,如果糧食運送到,基本就可以進入西山皇陵了。

現在才過了年不久,西山皇陵那一帶地方根本就沒有人,只要和林顯商量好,派駐守在皇陵的兵士去封鎖一些路口,不讓外人來看到傷兵營的人進入西山皇陵就可以了。

到了傷兵營,和戲志才及高順見過面,讓他們做好準備後,劉易便去皇陵見林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