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章長街遇困

第一百一十章長街遇困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3339

今晚的夜色依然是星光暗淡,在寒冬初春時節,這樣的天氣是很正常的,劉易都已經有點習慣了,所以,倒沒有過多的去注意天氣天色的問題,沒有留意到今晚要比平時更加的陰暗清冷。

和喝得有點高,走路都有點東歪西倒的文丑從張府出來,已經是晚上十點左右的時間了。

剛過了大年不久的關係,城內的宵禁時間已經寬鬆了很多,從原來的十點左右推遲到晚上十二點,也就是說在子時之前,城內所有的人都只能待在自己的住處,沒事不準隨便出街,否則一律抓起來,按亂黨論處。

不過,和文丑在街上走了一會,劉易就察覺到有點奇怪了,長街上居然安靜得滴水可察,自己和喝得有點醉昏昏的文丑的腳步聲,在此刻竟然有點刺耳。

子時才實行宵禁,離宵禁時間還有一個時辰,街上居然就沒有了一個行人?按說,古時候的人雖然並沒有後世過夜生活的習慣,不像後現代夜裡十點左右才是最熱鬧喧嘩的時候,但這洛陽城可是三國時最大最繁花的城市,城裡的權貴不會那麼早睡的。據劉易的了解,如果是放在這個世界的娛樂場所,也就是青樓的地方,比如此時的怡紅樓,現在恐怕正是賓客滿座的時候。可是,從張府出來後,街上居然沒有碰到一個行人?

而且,這郎中張府的所在區域,大多是一些朝庭官員的住所,住在這裡的人,非富即貴,怎麼可能沒有人出入他們的府上?還有,這些府落好像都已經黑燈瞎火,他們的府門連照明的燈籠都欠奉,這似乎顯得太不正常了,很詭異。

離開張府的時候,從張府取了火把照路,身邊有火光,這讓劉易和文丑就有如漆黑中的熒火蟲一樣,那麼的鮮明顯眼,但是,卻讓劉易的心頭一陣猛跳,隱隱的感到有點不對勁。

在劉易和文丑轉入了一條兩面都是兩三層樓閣的街道之時,狹長的街道,空無一物,兩旁的樓閣一樣時沒有一點燈火人聲,靜寂得有如死域一樣。冷冷的長街,宛如潛伏著一條毒蛇,像隨時都有可能跳出來擇人而噬。

赫然,一陣狂風刮過來,讓劉易無情情的打了一個冷顫,莫非,有人想在這裡伏殺自己不成?

劉易知道自己在洛陽城裡得罪的人可不少,洛陽城中權勢最大的十常侍、世族豪門袁家的兩位公子袁紹、袁術。和他們的過節,可以說是不可調和的,他們都是想要自己命的人,難道他們當真敢派人來襲殺自己?

近段時間,劉易幾乎都是躲在家裡釀酒,很少出門,就算是出門,都是去過一兩次怡紅樓、來幾一兩次張府,出城到城外的傷兵營。但每次出門,都是前呼後擁,就只有這次,身邊只有文丑一個人。難道他們就盯住了這次,想對自己下手?

說真的,劉易可不敢掉以輕心,光是從張讓那兒詐取到十五萬兩錢財,這就已經懷璧其罪了,當時才不過是一天的時間,到了晚上,王越就收到了賣命貼,如果不是剛巧和萬年公主在一起,恐怕自己早就遭到了王越那殺手組織的毒手。

「哇……」

劉易正在懷疑前方是否有人在潛伏想擊殺自己的可能時,文丑這傢伙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堆穢物,真正的烈酒,後勁特別大的,文丑還沒有適應海飲醇正的美酒。

「哇,呼呼……」文丑喘著大氣,搖搖擺擺的走到街邊的屋檐之下,一手拿著火把一手扶著牆壁罵罵咧咧的道:「劉易兄弟,你這酒是怎麼釀出來的?這勁兒還真的厲害,爽!」

「呃……」

劉易對文丑真的有點無語了,都吐得七零八落了,還爽?這傢伙真是一個神經大條的傢伙,好像對外界的異常沒有一點察覺,完全沒有一點作為自己手下親衛的覺悟,和自己外出居然還敢喝醉,萬一前方真的有危險,莫說要他保護自己,不要自己保護他都算好了。

看文丑的樣子,劉易還真的不知道如果真發生事情,他還有多少的戰鬥力。

劉易的心裡念頭一動,也裝作搖搖擺擺喝醉酒的樣子,走進屋檐之下,大聲道:「哈哈,本公子釀的酒,當然是厲害了,要不然,你以為懷春酒是白叫的?喝了本公子的酒,就好像騰雲駕霧一樣舒服。」

「嘿嘿,俺老丑現在只想快點躺上.床去,每次喝這酒,俺真的能見到村裡的大姑。」文丑醉眼朦朧的樣子,勉強站穩,居然開始解著褲帶,說完又瞪了一眼劉易道:「怎麼?你不信?嘿嘿,大姑的奶子又白又大啊,不過你看不到……噎……」

劉易鄙視的看了一眼掏出了小雞雞隨地大小便的文丑,暗暗觀察著四周的情況,待文丑放射完畢才低聲說道:「對了,文丑大哥,我剛才忘記了交待張芍大夫明天到我們醫館時候,要把她家裡的草藥一起帶來了,你現在回張府去,跟張芍大夫說一下,要不,你就在張府住下吧,明天一早送她到我們醫館來。」

劉易和文丑離開張府才一會兒,只不過是隔了幾條街,把文丑叫回張府,如此就少了一個累贅。

再說,劉易現在只是感到有點不對勁,不敢肯定前方是否真的有危險,看文丑這個神經大條的傢伙,和他說自己的懷疑也沒有用,他根本就是不會動腦子的傢伙。他都醉成這個樣子了,還是把他支走,如此才方便自己逃走。

如果說真的有危險,對方只是針對自己,無謂讓一個醉鬼白白送死。

「叫那個喜歡蒙著臉的女大夫帶草藥對吧?行,我回張府繼續和那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