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零五章招募義兵

第一百零五章招募義兵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669

和林顯再談了一些如何進入西山皇陵的細節,劉易便和他們分別,離開了怡紅樓。

至於卞玉,劉易並沒有刻意的再去找她,只要她人還在怡紅樓,劉易也不怕她能飛得出自己的手掌心。皆因此怡紅樓可是益陽公主的私產,這怡紅樓的一切都是益陽公主的,花點心思去討好益陽公主,若卞玉願意的話,到時候劉易大可直接跟益陽公主要人。

只不過,劉易得要小心益陽公主會否打翻醋油瓶,肯不肯讓卞玉和自己相好。這些男女之間的事啊,相信沒有哪一個女人會那麼的大方,願意幫自己的相好討多一個女人的。

劉易看卞玉的情況,估計她現在和她將來的夫君曹操還沒有什麼太深刻的感情,要不然,斷然不會對自己如此好臉色的。當然,劉易也不排除她是不是職業使然的可能。

這些不得提也罷,總的來說,看卞玉對自己有點幽幽然然的樣子,估計她對自己的印象是很不錯的,以後有機會多點來怡紅樓,和她多點接觸,找機會和她做多點深入的了解,那麼一切自然是水到渠成。

西山皇陵既然已經借到了,也就是說現在建立自己在洛陽的秘密基地的地方有了,銀兩也有了,糧草的問題,就等去和鄒氏商議交接的細節了。這些問題都已經不是問題,因此,也是時候去招募傷兵營的那些義兵了。

做這麼多功夫,最終還是為了人,只要有了人才可以組建屬於自己的軍隊,才可以把這些人整合起來,交給高順去訓練,練出一支強兵來。

當然,到別處去也是一定的,畢間在洛陽是天子腳下,奸臣當道,小規模的發展還可以,若想發展大一點,還得要到山高皇帝遠的地方去。所以,得儘快讓高順練出幾百強兵,如此才可以把銀兩糧草押運到目的地。

事不宜遲,過了大年也有好幾天了,劉易馬上就進行招募義兵的事宜。

正月初五,初春寒冷依舊,寒風夾帶著一點毛毛細雨。

城外的大道經過繁忙進出的人流的蹂躪,一片泥濘不堪。

劉易、文丑、高順一行三人三騎,快馬加鞭,在午晚之時趕到了西山皇陵附近的義軍傷兵營。

因為田豐還沒有正式辭官來報到,大年前後也沒有他的消息,所以由戲志才全權處置著傷兵營的事務。劉易估計田豐可能是在辭官歸田這方面遇到了什麼的阻滯,或者是過大年這段時間,朝廷各官府部門可能都沒有人辦公,像田豐要告官歸田,也必須經過吏部的同意才行,他可能就是因為這些原因,才會遲遲沒有來向劉易報到。

不過,他暫時沒來也好,反正眼下所做的事已經夠人手了,到時候直接讓田豐和高順等人一起到涿郡去,讓他主持涿郡的基地發展更好的好。

戲志才已經在傷兵營的營門等著了,見到劉易三人到來,趕緊迎進了一大帳內,並讓手下送上熱茶薑湯,讓劉易三人驅寒。

「戲先生,現在傷兵營的情況如何?傷兵的恢復怎麼樣?」劉易喝了一碗薑湯,渾身都感到熱乎乎的,揮手讓那些無關的義兵退了出去,才坐到了帳內的主案桌問道。

「原來張芍大夫已經統計好了,我來這只是巡視坐鎮而已,傷兵營里的情況還算不錯,這幾天我都在跟他們說了一下,了解了一下詳情,絕大部份的義兵都不知道今後該何去何去的,特別是那些傷殘的義兵,他們都有點不安,怕被趕出這個營地之後,他們無以為生。另外,只有個別的一小部分義兵,他們家裡還有親人,等傷好後想回自己的老家去的。」

戲志才來這傷兵營主持工作,主要是給義兵們傳遞幾個信息,一是讓他們知道,這個傷兵營很快就要被折除,二是讓義兵們知道誰在真心為他們著想,三是隱隱約約的向他們透露劉易有很多錢,想招些人來做事。

反正,就是要給這些義兵營造出一種他們隨時都有可能無家可歸的緊迫感,然後又隱隱約約的指出,如果跟著劉易,他們就有出路。

當然,戲志才也是一個頂級的謀士,這一點小小的攻心之術,他自然是做得天衣無縫,不會讓人察覺到他和劉易等人在算計著這些義兵。

劉易聽戲志才簡單說了一下傷兵營現在的情況之後,便點頭道:「嗯,不錯,現在也差不多是時候了,我和駐守西山皇陵的林顯軍司馬說好了,我們可以進皇陵里,在漢室宗廟後山那一片密林里建立一個軍營,這事是秘密,不能隨便透露出去了。」

「哦?這好啊,如此一來,今後我們行事也方便多了。」戲志才聽了眼睛一亮,馬上就想到了此著的微妙之處。

「事不宜遲,我們得馬上招募義兵,做好潛進西山皇陵的準備,到時候還會有大量的糧草要偷運進皇陵里的,所以要先派人進去打點好一切。比如建起隱蔽一點的糧倉什麼的。」

「好,那我現在就把軍營的人都集合起來。」戲志才也知道這些事宜早不宜遲,馬上就出帳去命人敲響擂鼓,讓義兵都出帳來集合。

濛濛細雨之中,在傷兵營中的一個廣場上,站滿了幾百號人,包括傷殘的義兵,也一起把挽著或抬了出來。

在場的義兵,大多都是經過慘烈的戰場撕殺,頭上的這一點細雨對於他們來說並不算什麼,因此也沒有人有怨言,大都靜靜的,神情有點穆然的站在廣場上,等著戲志才等人說話。

劉易在文丑和高順的陪同下,從營帳里走了出來。

傷兵營只是臨時搭建起來的,沒有防禦的簏角及點將台什麼的,劉易左右看了看,走到了一堆橫七豎八散落的木材上面,如此可以讓在場的每一個義兵都能夠看得到他,他也可以看得到傷任一個人。

見沒有人吵雜,劉易也沒有多廢話,神情嚴峻的抬了抬手,對義兵們大聲道:「各位義兵兄弟,我們都見過的了,你們也認識我劉易的,別的話我就不多說了。今天我來,是有事情要向大家宣布,以及,有事要和大家商議的。」

眾人沉寂,因為戲志才早就透露了消息給大家,知道傷兵營馬上就要拆除的消息。所以,大家的心裡都有點明白劉易要說的是什麼。

「沒錯,我們不能再在這個傷兵營里再待下去了,而且,我們也不能再聚在一起了,如果再聚在一起的話,估計朝廷的奸佞就會給咱們一個亂黨的罪名,要把我們斬首示眾了。」劉易目光一掃下面,接著說道:「所以,明天之前,我們必須離開這個傷兵營,這就是我要來宣布的消息。」

「什麼?這麼快?」

「明天之前就要離開?」

「劉易兄弟,這、這可怎麼辦啊?」

……

當劉易慎重的說了出來之後,義兵們不能再保持沉寂了,一時都有點慌了起來。

這些義兵,輕傷的已經完全好了,重傷的也都可以自由走動,但好了是一會事,若說突然不能待在這個傷兵營,那麼他們還真的要恐慌了。傷殘的就更不用說了,這些傷殘的聽到劉易如此一說,個別的都有點無助驚惶的哭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