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零一章為你作曲

第一百零一章為你作曲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756

廂房是上次和卞玉相見的那間廂房,劉易自然是輕車熟路,一個人獨自上到了怡紅樓的四樓。

文丑那傢伙,說樓上那些水靈水靈的妞不是他的菜,自己留在下面喝酒去。當然,喝的是懷春美酒,還拉著魏采一起作陪。

文丑和顏良投效袁紹的這段時間,經常都會跟著袁紹到這怡紅樓來尋樂子。他和魏采一早就相熟了,劉易對魏采沒有什麼好印象,但是文丑這些粗人可不管這些,有酒有肉就可以了,因此,和魏采也私下了混得熟絡。

這座在洛陽城南區如鶴立雞群一般高立的大型樓閣,雖還沒有天色盡黑,但樓上內外都點起了燈火,而且,客人也越來越多,劉易一路上樓,都能聽到一聲聲放浪形骸的笑鬧聲。

不過,此樓估計並沒有供客人真正行樂的地方,主要的是僅供客人唱酒吃飯及聽曲說唱的一個場所。真正想和怡紅樓里的姑娘行樂,還得到怡紅樓後的那一片樓閣院落里去開個房間和姑娘作樂。所以,劉易只能在此怡紅樓里聽到一些嘻鬧之聲,未曾真正的聽到那些曖昧之音。

樓上水靈水靈的妞難道就是自己的菜?劉易不置可否,無可否認,怡紅樓內無醜女,隨便伸手拉一個侍女過來,都是有幾分姿色的女子。只可惜,劉易從來都不是那種飢不擇食的人,哪怕是在千多兩千年後的後現代,對於那些做娼妓的女子,一向來都是敬而遠之的,要搞,劉易覺得還是搞那些良家之良人有意思一點,這些青樓女子,似乎也太過職業化了,從她們的身上,實在是找不到太多的樂趣,空具了一副好皮囊。

能讓劉易動心的,這個怡紅樓里就只有卞玉這個美人兒,只可惜,上次和她相聚的時候,她似乎太過熱情了一點,讓劉易一時半刻弄不清楚她,不知道她的熱情是青樓女子的天性使然呢,還是真的對自己有點意思。再加上,劉易知道在歷史上她在不久後將會是曹操的女人,眼下還不知道她和曹操是不是私下有了私情。

當然,這個私情是指感情、情素,不是指那種男女關係,劉易上次也看出了卞玉這個青樓女子還是一個完壁之軀,就因為如此,劉易才不能肯定卞玉是否是真的對自己有點意思還是逢場作戲。

而這次來怡紅樓,劉易也不是來尋花問柳、尋歡作樂的,有更重要的事要談,和張鈞及那姓林的軍司馬談的事情,也不宜傳於他人之耳,所以,魏采說卞玉在樓上等著自己,劉易還要想辦法把她支開呢。

劉易想著一會要如何支開卞玉和張鈞等商議事情,一邊推開了廂房的門。

推開門,劉易一眼就看到了卞玉伏在一張桌子上,一隻玉手叉著香腮,另一隻玉手則在把玩在放在矮桌上的一隻精美的茶杯。看她的神情,似乎有點幽怨又百無聊賴的樣子。

劉易推門驚動了她,她呆了一下才猛的抬頭,有點少少驚喜的樣子道:「啊,你、你來了。」

「哈,讓卞玉小姐久等了,真是罪過。」劉易抖了抖古時代衣服特色的寬大衣袖,伸出手來整理了一下衣服,才對卞玉假惺惺的一揖道:「小生劉易,見過卞玉小姐。」

「格格……」卞玉被劉易的動作和說話弄笑了,嬌笑著站了起來,眨著美眸,也學著劉易的樣子一揖手道:「小女子不敢,請公子上坐,讓奴婢為公子上茶……格格……」

兩人的目光交接,接著各自一樂。

「哎呀!劉公子還真是一個有趣的人,這些本來就是一些很正常的禮儀動作,不知道為什麼讓公子作出來會這麼惹人發笑,卞娘還真的學不來……」卞玉像是有點小小的撒嬌道。

「呵呵,我是見卞玉小姐有點幽然的樣子,所以就想逗你一笑罷了,這不?一笑起來百媚生,再也不會讓人感受得到小姐你那讓人心疼的幽色了。」劉易巧舌如簧說著,坐到了廂房內上首的那張矮几之後。

卞玉一早就泡好了怡紅樓特有的百花茶,她優雅的為劉易擺放好杯子,要為劉易奉茶的時候,卻突然停了手,退後一步,伸出手掌,往劉易的面前一伸,有點不滿的樣子道:「額,差點讓你這樣一鬧就忘記了,行了,別想糊弄奴家。快點把你的寶貝拿出來,如果你不拿出來,就別喝到奴婢泡的百花茶,以後奴婢也不理你了。」

「拿、拿什麼?我的寶貝?」劉易聽得不明所以,只是感到菊花一緊,胯間的傢伙一縮。

丫的,這麼直接?要把自己的寶貝拿出來?自己的寶貝是生長在自己的身上的,叫自己如何拿得出來啊?

「什麼什麼的?」卞玉的臉色一黯,反了反白眼道:「原來劉公子真的看不起奴家啊,答應過奴家的事,現在就忘記了。不知道是不是奴婢不配得到公子的大作?」

「大作?」劉易呆了一下,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上次自己誇下海口,對卞玉說自己能夠作曲,說過要給她作一首曲的,只是這段時間忙著忙著就忘記了。

「怎麼樣?想起來了吧?原來公子還真的忘記了,虧奴婢還天天期待著公子會來怡紅樓為奴婢送上你作的曲子呢。」卞玉那帶著嬌貴樣子的玉臉就得就如像那些欲求不滿的怨婦一樣,看上去讓人感到有一種凄凄楚楚的感覺,仿若受了多大委屈的樣子,眼看就要滴下眼淚來。

事實,卞玉的心裡還真的覺得有點委屈,這段時間,雖然也不是隔了很久,可是她還真的天天都有期待著劉易會到怡紅樓來,為自己帶來一首樂曲。她的心裡,已經把劉易當作是自己獻身的最好對象了,因而,對劉易總有點什麼的期待,這種期待,就有如女人天生就懂得浪漫一樣,總想著自己喜歡的男人會為自己做一些讓自己感到浪漫的事。

對於卞玉來說,在青樓里還真的是百無聊賴,而可以彈奏劉易所作的曲子,這於她來說,就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

看到卞玉這個幽怨欲哭的樣子,就算劉易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那鐵心都要軟了。

當下一激動,一把就握住了伸在自己眼前的玉手,一把把她從矮桌旁拉了過來,笑哄道:「哈哈,卞玉小姐的事,我劉易又怎麼會忘記呢?剛才是逗你玩呢。」

「呀!你、你別這樣。」卞玉趕緊一掙,沒有讓劉易得逞,沒有被拉入劉易的懷裡,閃身在側旁道:「那、那你快點拿出來讓我看看。」

「額……都在我這裡了。」劉易現在哪裡拿得出什麼的曲子?只好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道。

「這、這……你欺負人家……」卞玉見劉易終是拿不出來,不由有點懊惱的跺了跺腳,不依的樣子道。

一個帶著高貴氣質的絕色,在面前做出一種小女依依的動作神態,讓劉易一下子看得有點痴了。

「對不起,我真的沒有寫下來,不過,我真的為你作了一首曲啊,還寫了歌詞。不信?那、那我可以唱給你聽啊。」劉易趕緊腦袋急轉,想著後世的那些比較熟悉的流行歌曲。

「那你唱給我聽,看看是不是真的為了我作了曲。」卞玉小嘴一撇道。

「為了你……嗯,有了。咳咳……」劉易馬上就想到了一首,清了清嗓子,用一種深情又有點哀怨的語調唱出來。

「我知道在你心裡,一直藏著一個人,我越是追問你藏得越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