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章怡紅樓宴客

第一百章怡紅樓宴客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759

接下來的幾天,劉易並沒有就去找鄒氏議定購糧及如何交接糧食的問題。過大年這段時間,估計鄒氏也會忙得一蹋糊塗,忙於一些應酬,就去和她商議這些大事恐怕她抽不出時間,也不太妥當。

最關鍵的,並不是購糧的問題,只要有錢,想要購多少糧都沒有問題,這天下間,哪怕是洛陽城內,也絕對不止鄒家糧米商行一家糧商。最主要的,是劉易如何接收這些糧食的問題。

這個,和家裡放著的二、三十萬銀兩一樣的性質,而且,可能要比銀兩更為吸引人。那麼一大批的糧食,沒有一個穩妥周全的地方來放置,守著那麼一大批的糧食,要比守著銀兩更為兇險。

再有,糧兩要比銀兩更難保管運送,也見不得光。一旦被別人知道自己在哪裡放置著幾十萬斤的糧食,不用朝廷皇上懷疑自己屯積糧草企圖,恐怕那些有點實力的又有著不少野心的世家士族、山賊土匪、甚至某些官中的官兵,都會來打主意。

劉易計劃回到涿郡去建一個軍事生產基地,但這只是計劃,八字都還沒有一撇,不管是銀兩或糧食,想要大量運送回涿郡,到時候肯定要花費不少功夫。銀兩還好辦,但是這糧食嘛,似乎一下子也絕對運送不了太多,所以,目前還得要找一個安全妥當的地方來收藏好購買到的糧食。

涿郡地處北方,而那兒的時節,大概是2到4月是春耕期,為了趕上這個春耕期,所以,劉易必須在2月份就要動身回涿郡去了。這一個月的時間,劉易就得把洛陽的一切都打點好,離開洛陽,不代表劉易就不從洛陽搜刮錢財,不代表劉易今後不會再回來。

因此,劉易這幾天在醞釀酒種之餘,抽時間到認識的幾個大人府上去逛了逛,算是向他們拜拜年,藉機會和他們搞好點關係。

其中,最主要的是張鈞。

張鈞本來在三國的史上,很快就會退出歷史舞台,落得一個受奸人陷害而死的凄慘下場。但是因為劉易的出現,及時的為他化解了這個潛在的險情,相信未來一段時間,十常侍等閹黨雖然恨不得喝張鈞的血吃張鈞的肉,但也沒有什麼借口給他們拿張鈞下獄。

劉易拜訪張鈞的主要原因,除了想見見張芍之外,還想通過張鈞認識一個人。

那個人就是常年駐守著西山皇陵的姓林的那個軍司馬。

劉易那天和張芍一起到西山皇陵附近的那個義軍傷兵營的時候,就對那個西山皇陵上了心。

整個皇陵,可能足有幾十廟大小,裡面除了那建著一片宮闕宗廟的地方之外,再遠一點的那一片山嶺起伏的山林,都屬於漢室皇陵的地方,是禁區,不容許一般的平民百姓進入的。

那片山林,平時應該是供皇上狩獵玩樂的地方,只不過近幾年皇上都沒有出過皇宮活動,現在已經沒有人去巡守山林了,但在山林的外圍,也一樣有士兵在看守著,不讓生人接近。

這個西山皇陵,就是劉易比較理想的存放糧草的所在,不只是存放糧草,皇陵里還可以藏兵,如果能夠搭通那個姓林的軍司馬,或者可以把他收為己用,那麼就可以掌控整個西山皇陵若大的地方。到時候,不但可以存糧藏兵,還可以在裡面練兵,將來,自己在洛陽的真正落腳基地,就是西山皇陵。

西山皇陵,離洛陽皇城二、三十里,不算遠,也不算近,快馬不用一個時辰就可以到達,再因為那個方向廣大的山林都是皇室禁地,所以,基本沒有平民居住在附近,平時也很少人會去那個地方,相對來說,那就算是一個比較隱秘的地方了。

所以,對於掌控西山皇陵,劉易是志在必得的。如果那個姓林的軍司馬不合作,那麼劉易就只能想辦法把他弄走,換一個願意和自己合作的軍校去,當然,如果要那樣的話,劉易就只能走益陽公主這條路線,靠益陽公主在皇上的面前打點打點了。

到了張鈞的郎中府,見過張鈞,張鈞倒也熱心的答應了為劉易引見那個姓林的軍司馬,並約好了相見的時間,為表誠意,劉易便在怡紅樓訂下一個廂房,到時讓張鈞直接帶那姓林的軍司馬過去一聚。

到張府沒有見到張芍,劉易隱隱的感覺到張芍似乎是有意避開自己不見的,於此,劉易也覺得沒有辦法,人家避開不見,自己總不能公然的要求張鈞去叫張芍來見客吧?也總不能硬闖進張府的後院去找她吧?

男女之間的事,有時候也講究一點緣分,當然,緣分來了,也要互相懂得珍惜才行。像劉易這樣,有心想和張芍發生點什麼,可是她卻避而不見,而且,劉易連張芍的容貌都未曾得見其真面目,再加上,劉易剛和益陽公主有了關係,蹩不住的時候,大可以去找益陽公主溫存溫存,因此,一時半刻之間,也不會為了一個連真面目都沒見過的女人大發花痴,不顧一切的去招惹她,連帶惹起張鈞對自己的不滿。

再過幾天,和張鈞相約好的時間到了,劉易便帶上文丑,兩人一起到怡紅樓去。

文丑實在是丑,特別是臉上一道長長的傷疤,錚獰奪目,配合著文丑的粗壯體形,兇狠的眼神,一般人見到,都會膽寒的不敢直視。身邊帶著一個醜陋至極的傢伙,也就能更顯得劉易的英俊風流,至於顏良,則讓他在宅院里看家,畢竟那三十來萬的銀兩還放在那裡。

來到怡紅樓還早,天還沒有入黑,怡紅樓的掌柜魏采知道劉易會來,所在早早就在等著了,一見到劉易,他就一臉媚笑的奉承道:「劉易公子來了,小的在這等候多時了,來,請進,廂房已經為公子準備好了,嘿嘿,卞玉小姐也在廂房裡等著了。」

這幾天劉易釀酒,釀出來的就是送來給怡紅樓獨家售賣的,估計因為懷春美酒都為怡紅樓吸引了不少的客人前來,也因為這懷春美酒的確給魏采帶來了不少的利潤,所以,魏采對劉易是特別的上心。

不過,和他打交道的,是戲志才,和他商定供應懷春酒的,也是戲志才,劉易對他的印象還真的不怎麼滴。所以,對他向來都是不冷不熱。

現在見他一臉媚笑的樣子,不由感到有點噁心,沒好氣的道:「魏大掌柜的,小子並不是那些世家子弟,也不會像袁家兄弟那樣愛講排場,所以,你沒必要在這等我,還有,那卞玉小姐不會是你強逼著她侍候我的吧?勉強美人兒的事就不要了。」

「呃……劉易公子,你、你誤會小的了。」魏采見劉易的臉色不是太好,趕緊小心的陪笑拍馬道:「想劉易公子文採風流,不管是滾滾長江東逝水,還是懷春美酒女兒香,都足可以讓那些懷春女子傾慕了,咱怡紅樓的卞玉小姐,也是懷春少女啊,她一聽公子要到我們怡紅樓里宴客,她就死活要陪你,我、我也只是順著她意安排一下而已……」

劉易現在算得上是魏採的半個財主,也因為上次拍賣酒會的時候,魏采可是親眼見到皇上對劉易似乎有點另眼相看的,所以,他現在可是極力的想討好劉易。當然,沒有這些,就單憑劉易第一次來怡紅樓就差點放火燒了他的怡紅樓的強橫,魏采都要小心的討好劉易。

「哈哈,算了吧。你去招呼別的客人,我自己上去和懷春少女聊聊。」劉易雖然看魏采不太順眼,但是也被他說得心裡一喜。揮手讓他不用陪著了,舉步就上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