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九十五章為君而開

第九十五章為君而開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563

劉易竟然說要娶自己?益陽公主還真的從來沒有聽到過如此讓人吃驚的話。

說實在,益陽公主還真的很久很久沒有想過要嫁人了,哪怕是最寂寞最難耐的時候,也都沒有想過要嫁。最多的,就是偶爾想一起和男人的那事兒,實在是受不了的時候,就去找些女人來互相慰藉一下。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不知不覺,人生已經差不多走到了三十大關,人到三十,於女人來說,就好像已經走到了人生的暮年,青春不再。也就是說,到了三十的女人,幾乎就已經沒有了人生的幻想,一切都已經定了局,到了這個年紀的女人,更加註意的是現實。

這些現象,不只是放到古代時候適合,哪怕是在後現代,於女人來說,也是很適合的。人到三十的女人,已經少了很多少女時候的美好幻想,她們一切都只會向錢看,擇偶來說,只會看那些男人是否有房有車,而不會再幻想著要得到一個非常浪漫的愛情。更有甚者,那些像益陽公主這樣,相當於處在社會較上層的女性,她們會更加的現實,因為她們本身就擁有了數之不盡的金錢,所以,她們根本就不用去想什麼的浪漫愛情,而是直接的對男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面首三千,一切都只為最直接的肉谷欠享受。

益陽公主就是有這種心理,若說她免強能接受劉易,可以和劉易一翻雲雨,但也僅此而已。她壓根就沒有想到事後要和劉易怎麼怎麼樣,如果真的那個了,或者也只是一次,今後可能再也不會有這種情緣了。

可是,現在劉易竟然說喜歡她,說要娶她,這讓她怎麼能不吃驚?

如果不是看到劉易那認真而充滿真摯的神情,益陽公主肯定覺得劉易是在跟她開玩笑。

試想,自己已經差不多到了三十歲,而劉易才堪可到十八歲,相差了十來年。還有,自己是公主,劉易只是一介平民、一個被遣散了的義兵,幾乎沒有一點身份地位。再加上,自己已經是一個女兒的母親,還是一家豪族的守寡之婦,如此種種,自己和劉易有可能嗎?如果,哪怕是自己答應嫁給劉易,可劉易又如何能一一去解決橫在兩人之間的種種困難阻礙呢?

益陽公主可不是萬年公主,她已經過了那種少女懵懂的時代,心思也不再是那麼的單純,就憑劉易說要娶自己,可是自己又如何能相信劉易做得到呢?

原本只是大家一見就有點親切感,大家之間,可以說只是一種乾柴遇上烈火式的孽緣,互相只能在暗裡尋求一點刺激或慰藉的事。可是,劉易如此一說,卻讓益陽公主的心裡有點糾結了。

或者說,讓益陽公主的心弦又顫動了一下。

因為益陽公主畢竟都不是後世的那些有著新時代見識思想的女人,也沒有見識過真正浪蕩放任的女人生活。所以,益陽公主還是有著一個想找一個溫暖厚實的胸懷來靠靠的,作為女人,有哪個不想擁有一個自己喜歡,而對方又喜歡自己的男人?

劉易,卻是一個無論是從各方面來說,似乎都能讓益陽公主產生一種傾心的衝動。

如劉易那英挺俊秀的樣貌、可以作出滾滾長江東逝水如此大氣宏大詩詞的才華、能夠釀出天品美酒的技術、還有可以開醫館懸壺濟世的神奇針刺技能,正可謂是一個貌比宋玉、多才多藝的佳公子,益陽公主又如何能不對劉易動心?如果真的只是想找劉易來一夕情緣的話,益陽公主也不會如此讓劉易光明正大的來自己的公主府,也不會讓劉易進入公主府的後院重地了。

如此,劉易的這些話,等於是直接勾起了她那塵封多年的幻想,這讓她心顫之餘,又感到命運多殊,感到此事是不太可能的。

益陽公主吃驚糾結了一會,才醒起自己的手還被劉易握著,不禁掙了掙,神情為之一黯道:「不管是哄本公主開心的也好,還是怎麼樣的也好,君有此話,本公主已經心滿意足,如此也不枉我們相識一場,證明我沒有看錯人,君的確是一個不同常人的非凡男子。不過,以後不要再說這些話了,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如果……」

益陽公主說著,玉臉上忽地如紅得滴血,低下頭來不敢看對面的劉易,用蚊子般大的聲音道:「如果君是真心痛愛益陽的話,益陽的帷幕願永運為君而開……」

「哈哈……」劉易聽得益陽公主終於認可了自己,心內一喜,忍不住大笑了兩聲,但隨即用更為認真的神情語氣道:「公主,既然你覺得劉易配得上你,願意和小子一起巫山,那麼就請公主再開懷一點,不用那麼的灰心黯然。我劉易說出來的話,一口一沫釘,一就一,二就二,我說了要娶你,就一定會娶你,這不是開玩笑,我是認真的,總有一天,我會和你舉行一個盛大的婚禮,要堂堂正正的把你嫁回家裡,如果你願意,那麼就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做得到,我不但要得到你的人,還要得到你的心,我們一起白首到老,永遠不要和你分離。」

「你……」益陽公主見劉易斬釘截鐵的說著不要和自己分離,不由猛然的抬頭,目泛異彩的看著劉易,眼神也不由不之一痴。

益陽公主何曾聽到過男人如此的傾情表白?特別是聽到劉易說要和自己一起白頭到老,永遠不要分離時,心頭竟然感動到有一種想哭的感覺。劉易雖然還沒有得到她的人,但是現在就已經得到了她的心。

「你憑什麼覺得自己能做得到?」益陽公主忍著內心的悸動,眼含一汪水花的問。

「呵呵,要做到這些還不容易?」劉易放開了握著益陽公主的玉手,長身而起,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渡步走到了益陽公主的身後,貼著益陽公主的香背坐下抱著了她道:「年齡不是問題,這個我就不說了,你覺得我們是不可能的,應該是兩三個方面的問題吧?」

叮嚶一聲,益陽公主感到自己的的小腹一熱,渾身一軟就軟躺入劉易的懷內,強忍著羞意道:「那你覺得是哪幾個方面的問題?如果你真的有那樣的神通,我、我嫁給你又如何?」

「嗯,首先是皇上的問題吧?如果你想要再嫁,先不管寇家的態度如何,都要先得到你皇兄的同意支持。」劉易自顧的說道:「這個你放心,只要你幫我探知皇上現在最難解決的難題,我幫皇上解決了這個問題,這樣就應該可以讓皇上答應我的一個條件了吧?然後就是寇家的問題,寇家無非都是為了利益吧?如果寇家能讓你嫁給我,那麼我就答應為寇家爭取到數之不盡的利益,比如,我把懷春酒交給寇家來經營出售,我想,有這麼大的利益,他們應該就不會為難我們的。」

「啊。如果把你的懷春美酒交給寇家來經營……額,還真的有一點可能。」益陽公主聽劉易如此一說,似乎還真的看到了有機會嫁給劉易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