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九十四章我要娶你

第九十四章我要娶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951

益陽公主一直對懷春美酒抱著一種懷疑的態度,特別是知道皇上特意從皇宮裡出來,就是為了到怡紅樓拍買懷春酒之時,她更是不以為然,覺得肯定是別人以訛傳訛,不相信這個世上還有比皇上所喝的瓊漿玉液還要好喝。

現在,她嘗過之後,才知道原來世上還真的存在著這種天品美酒,自己以前所喝過的美酒和眼前的懷春美酒比起來,還真的什麼也不是。

她淺嘗了一小口後,接著又是一小口,如此,竟然非常沉醉的把一杯酒都喝了下去。

一杯酒下肚,宛若喝下的是一團火,在她的體內燃燒,似若把她那壓抑苦悶的芳心都要燒融了一樣。

「來,這酒要慢慢品嘗。」待益陽公主放下酒杯,劉易隨即便再給她倒了一杯,給自己也倒了一杯後,從矮桌上挑起一塊精美的糕點,送到了益陽公主的面前道:「先吃點東西下酒。」

益陽公主還在回味著喝下懷春酒的美妙感覺,獃獃的接過劉易遞來的糕點,放到嘴邊咬了一小口才猛然的醒過神來吐出了一口香氣道:「這酒真的很好,本公主還從來沒有喝過這樣的酒呢,看來,也難怪我那皇兄會那麼急著要拍買這酒了。」

好東西不用自己宣傳的,喝過的人自然知道是好東西,劉易相信益陽公主亦然。所以,劉易並不用對益陽公主說自己的酒如何如何的好,讓她喝過就知道了。

「我這壇酒種有一百杯,不多不少,每一杯可以兌出一壇懷春美酒,當然,如果你的酒本來就是好的,那麼兌出來的酒就會更好,味道也有所不同,這些,公主你以後自己慢慢體會吧。」劉易指了指自己的那壇酒種,說完後臉色一正,一本正經的道:「好了,既然某人已經把一百壇懷春酒送到了,那麼,公主是否可以放開胸懷,和小子一起共同探討一下襄王神女的事了?」

送酒不是劉易的真正目的,藉此入得公主府,成為益陽公主的入幕之賓,一親其芳澤才是劉易的真正目的。劉易把妞,向來都是無所不利的,如今既然被這個熟.女尤物勾起了那顆色心,那麼自然是非要得到她不可了。

噗哧!

「格格……得了吧,你還是一個小鬼啊,還真的想那歪事兒?真的想做那襄王?」益陽公主雖說也被劉易勾起了那顆燥動的心,可是始終都覺得有點不倫不類,和一個小子弄那事兒,她還真的沒有想過,雖說劉易也說了不怕君生我未生,可眼下,看劉易比自己的女兒也大不了幾歲,而他還哪么一心想要玉成其事的正經樣子,這讓益陽公主有點忍俊不禁。

「公主!請你不要只看我的外表年齡,其實本公子早就熟透了,如果不相,可以請公主馬上進行一翻身體檢查!再說,今晚不是剛好過年嗎?等一會,等過了亥時到了子時,就是第二年的開始了,從那時候起,我就剛好到了十八歲,按我的那個地方來說,十八歲就是成年了,要舉行一個成人禮。而最好的成人禮,莫過於就是娶媳婦,把人生的第一次送出去。」益陽公主一笑,那花枝亂顫的樣子,讓劉易看得一陣目眩,特別是那一對傲然的豪物,隨著益陽公主的笑動而蠢動著,讓劉易看得都不禁一陣口乾舌燥。

「吃吃……成人禮?你、你太壞了。」益陽公主媚眼如絲的瞟了劉易一眼,吃吃的笑著道:「騙人的吧?你的那個地方是哪裡?十八歲成人禮?別人十四歲就成孩子的他爹了,還成人禮?以為本公主不知道咱們大漢民間的情況?」

「呵呵,所以說嘛,小子已經不小了,再說,我不是說了,我不是襄王嗎?要學就要學宋玉,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宋寶記載下來的,經過我的研究發現,其中的隱情,其實就是宋玉和神女的事,根本就沒有襄王的啥事。」劉易知道益陽公主就算有意,或者一時半刻也拉不下臉來和自己怎麼樣,要挑起她的春心,還得像溫水煮青蛙那樣,慢慢的來,等她喝多一點酒,然後半推半就的順了自己,如此才會更有趣味。於是便稍為轉移了一下話題道。

「嗯?宋玉和神女又怎麼樣?」益陽公主雖然明知道劉易極有可能是在胡扯,但不用直接面對太尷尬,便故意裝作有點好奇的問。

孤男寡女獨處,並且大家的心裡都知道是什麼的會事,如果說得太明顯了,那似乎大家都會有那麼的一點不好意思。畢竟,這不是金錢交易的那種,大家一見面就不用多說,各自脫去衣物就咻嘿。找點什麼來說,一切順其自然,如此,似乎也更有情趣。益陽公主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

「如果這世上真的有神女的話,那必然是宋玉首先夢到或者說見到她的吧?而且,宋玉是當代及至當今都響噹噹的才貌比絕的一代美男子。公主你說,當寂寞難耐春心大動的神女見到宋玉這樣的一個絕世美男子,她會不會對宋玉有意呢?打個比方說,如果是你,你會對當今皇上有興趣,還是對小子有興趣呢?」

「去!當今皇上可是本公主的皇兄啊,我怎能對他有興趣?胡扯吧,你也不是宋玉啊。」益陽公主差點一口酒噴出來,哪有這樣打比方的?

「嘿嘿,這就對了嘛,當時的襄王,有可能是像你皇兄這樣,長得不算差,但絕對比不上宋玉,而且,還有可能,當時的襄王,有可能是七老八十的老淫蟲,你說,神女有可能對襄王產生興趣嗎?」劉易把自己和當今的皇上代入到傳說中的襄王、宋玉來說事道:「因此,我敢肯定,神女真正有意的,是宋玉,就算真的要找凡人云雨,也絕對是找宋玉而不是襄王。再說了,宋玉寫下的詩詞當中所記載的,都是一些夢中發生的事。但不管是夢還是真實的,相信這神女一定和宋玉有過那種曖昧的事兒,卻因為宋玉是襄王下屬,不敢明說自己和神女之間的事,怕會被襄王殺頭,所以只好通過那種方法,把自己所經歷的事寫成了襄王,寫是夢中與神女雲雨的這裡,因為寫的是襄王不是自己了,所以,宋玉就故意讓襄王不能得逞,讓那襄王此恨綿綿無絕期。宋玉自己呢?自然就暗裡去和神女共付巫山雲雨了。」

「歪理!你憑什麼說宋玉就可以和神女巫山雲雨?」益陽公主雖覺得易是在胡說,卻又感到有那麼的一點道理。

「這個……能不能巫山雲雨,得要看神女的意思了,如果她有意,公主有意,嘿嘿,那麼豈不是一切都沒有了問題么?」劉易說著,偷偷的伸手過去握著了益陽公主的玉手。

話都說到這裡了,益陽公主的心裡自然明白,也沒有掙脫劉易的掌握,語氣幽幽的嘆了一聲道:「唉……說真的,奴家雖然貴為公主,可到底都是殘花敗柳之軀,剛才你說的,這剛好是你十八歲成人的時候,第一次嘛,那麼你應該要找一個黃花閨女……再說,本公主也實在比你大太多了,我們不適合,明白嗎?你還是請回吧。」

「呃……」劉易見益陽公主始終都有點抗拒,只好用力一握她的玉手,神情認真堅決的道:「公主,你可能有點誤會了。」

「誤會什麼?」益陽公主極力和控制著自己的情感道。

「公主,劉易並不是來求得你的一夕情緣的……」

「什麼?」益陽公主愕然的打斷了劉易的說話,神情泛起了一陣羞怯,他不是想和自己那個?那豈不是說自己真的誤會了他?是自己的思想不太純?可是這……

「呵呵,我喜歡你,我是認真的,我要娶你,等時機來臨,我要娶你做我的娘子,要和你一生一世都在一起,永遠都不要分開!」劉易笑了兩聲,然後慳鏘有力的道。

這些話,劉易的前世可不敢對那些相好過的女人說,但是,現在到了這個可以三妻四妾的古代,劉易倒可以非常有底氣的說出來了。

「什麼?你、你說要娶我?」益陽公主被劉易的這一翻話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