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九十三章公主品酒

第九十三章公主品酒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445

「喂!你拿這一壇酒來就想糊弄本公主?說好的一百壇酒呢?」益陽公主還是決定出來見劉易,不過,見到劉易就那麼大大咧咧的坐著,面前的桌子上就那麼隨意的放著一壇酒,不禁沒好氣的給了劉易一個衛生眼。

她還真的沒有見過像劉易這麼厚麵皮的人,說來還真的來了,並且,還要食言,就那麼提著一壇酒就敢來,他真的不怕自己的人敲斷他的腿?都不知道他是怎麼就能讓侍衛侍女帶他進來的。這個傢伙,似乎沒有一點城意,還襄王宋玉呢,看他哪裡像傳說中的襄王那樣,對自己像對那神女那般痴迷呢?

剛才侍女進去稟報的時候,可沒敢對益陽公主說明劉易只是帶了一壇所謂的酒種來,所以,益陽公主還不知道劉易的這一壇酒是酒種。

「呵呵,這就是公主的待客之道?本公子坐在這也有一會了,竟然沒有人來上茶。」劉易肆的打量著益陽公主,神情舒坦的伸了伸懶腰道:「不過,茶就算了吧,公主還是請先拿一壇酒來,要像我這壇那麼大的。咱們既然如此有緣,今晚得要酒逢紅顏千杯少,一醉共卧鴛鴦枕……」

「打住!誰要跟你一醉那個了……」益陽公主見劉易越說就越露骨,不免有點消受不住,虎起泛紅的玉臉道。

「哈哈,神女既然有意,那麼又何必再腥腥作態呢?劉某不喜歡轉彎抹角的,喜歡就喜歡,直來直去的。」劉易看益陽公主那不勝羞赧的樣子,心內大快,不禁大有意味的說道:「來來,坐到旁邊來,讓我給你變點魔術。」

劉易見益陽公主一見面就質問自己送一百壇酒的事,自然也知道向她稟報的侍女並沒有告訴她自己這壇是一壇酒種的事,要不然,益陽公主現在的神情只會好奇,而不是一臉沒好氣的樣子。

一杯酒種可以兌得一壇十斤的懷春美酒,所以,自然是要大壇的那種,劉易現在是有意賣弄一下自己釀出來的酒種的神奇。

「喲呵,說好給本公主送酒來的,現在還想討本公主的酒來喝?你這也太不地道了吧?就這樣想來矇混本公主?門都沒有!」益陽公主存心要抓住劉易說送一百壇懷春美酒來的這件事來說事,以此來消卻一點內心的羞澀。

「酒不是送來了么?一百壇懷春美酒,一壇不多一壇不少,嗯?公主不相信?」劉易見益陽公主根本就沒有要坐到他身旁來的意思,只好抓抓頭,然後才打開酒罈,小心翼翼的倒了一杯放在桌面上的酒杯裡面。

就在打開了酒罈的時候,一股濃郁的酒香剎那就漫延開來,整個大廳瞬間就飄蕩著酒精的香味。

「別小看我這一壇酒了,快點叫人送一壇酒來,一會你就知道是什麼會事了。」劉易把酒罈再封好了後,端起那一杯酒種,微閉著眼聞了一下味道才說道。

「你這酒真的有那麼好喝?連皇兄都能吸引出宮來拍你的酒?」益陽公主見劉易像很陶醉的聞著酒香,不由有點遲疑的緩步走了近來。

她晚上是突然接到皇上要微服去怡紅樓拍買懷春美酒的消息,怡紅樓可是益陽公主的私人地盤,皇上要到那兒去,她這個地主自然要作陪了,如此她才會和皇上一起出現在怡紅樓里。

她走到了劉易的旁邊,才嬌聲吩咐道:「來人,去拿一壇上好的陳釀來,十斤裝的,順便拿點下酒的點心來。」

廳外有侍女應了一聲,然後就是腳步遠去的聲音。

益陽公主其實也是一個懂酒的人,雖然她的酒量並沒有那些男人那般的豪放,但是她在沒有下嫁寇家之前,喝得薰醉是經常的。就算是生了小郡主之後,也會偶爾的喝上幾口,特別是心情煩悶,又或是找來一些青樓小姐歡樂的時候,也會和那些同好一起喝酒作樂的。於益陽公主而言,酒喝得六、七公醉的時候,是最能感受得到那種醉生夢死、垂死欲仙的快感。

她吩咐了後,卻趁劉易不備,一下子搶過了劉易手上的那杯酒,然後有點躍躍欲試的就要小嘗一口,看看連皇上都為之喜愛的美酒是何味道。

「呃。別別,千萬別喝。」劉易趕緊止住她道:「這是酒種,明白么?這一杯就能頂上一壇酒,如果你真喝了這一杯,就等於喝了一壇酒了,恐怕你馬上就會因此而醉死,沒有三幾天你是醒不過來的。」

一杯酒種,相當於是一杯百度的酒精,不說一杯會不會醉倒益陽公主,恐怕一入口便會燒傷她的嘴腔。

劉易以前就試過,和朋友一起喝酒的時候,被朋友陰了一把,換了一杯60多度的酒來,劉易不知情之下,一口喝了下去,結果醉倒沒醉,就是喉嚨給酒灼傷了,那幾天連喝水都感到喉嚨痛。

「真有這麼厲害?」益陽公主倒也不敢真的嘗試了。

「嗯,這酒種非同小可,用火來一燒就著,或者說它本身就是火,你喝不得,還是等等吧,等拿酒來,就把這杯酒種兌進去,然後你那壇酒就會變成懷春美酒了。」劉易站起來,從益陽公主的手中接過了酒種。

益陽公主知道是不是如劉易所說的那樣,一會就知道,便不和劉易再糾纏這事,自己到了另外一張矮几後盤腿坐下來。

只一會間,幾個侍女就送來了一壇酒以及一些精美的點心。

待她們擺放好後,益陽公主不用劉易提醒就讓她們都退了出去,並關起上了此閣樓的大門。當然,她們還在外面聽候著吩咐的,並沒有完全離開。

劉易卻不顧那麼多,見廳內只剩下自己和益陽公主了,隨拿起酒種兌進了送來的那壇酒之中,搖曳了一下酒罈,劉易便走到益陽公主的矮几前,為益陽公主倒了一杯酒。

「公主,請品嘗一下,看看是不是比你以前所喝的酒好喝多了。」劉易再為自己也倒了一杯後,一屁股就坐到了益陽公主的面前道。

益陽公主這次倒沒有再故作對劉易清冷,而是神態有點複雜的看了看劉易,也不說話,端起酒懷便淺嘗了一小口。

女人不管是喝茶還是喝酒,都要比男人斯文得多了。

益陽公主品酒,她是先啜了一小口進入嘴腔之內,然後讓酒在自己的香舌味蕾上打了一個轉,再慢慢的往咽喉里咽。當她做著平時品酒的動作時,卻覺小嘴裡一熱,吸入嘴腔里的酒如同含進了一團火,轟的一下就在舌尖味蕾上炸開,一般清冽,直衝入咽喉。

「啊!這、這酒……」

酒勁一下子就沖得益陽公主雙頰熱紅,醉人慾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