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九十二章光明正大地夜訪

第九十二章光明正大地夜訪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610

拍賣會已經到了高潮時候,剩下的懷春酒只有500壇左右。還沒有拍到酒的客人急了,這可是有錢都難以喝得到的美酒啊。懂酒的人誰不想拍下幾十壇酒來過過癮兒?

再說,現在剛好是過大年的時候,如果能夠拍到如此的美酒,年初幾有親朋戚友來探訪的時候,拿出如此天品的美酒來招待客人,那是一件多麼有面子的事啊。雖然大家都沒有明說,但是在下意識里大家都知道,能夠喝得上如此醇香濃烈的酒,那是一種身份的象徵。這種比皇宮裡的瓊漿玉液還要好喝的美酒,誰不想擁有啊?

於是乎,懷春酒的拍賣價格已經突破了萬兩一輪,相當於兩百多兩一壇酒了。

拍出的價格越高,劉易就越高興,見到戲志才一個人都已經能夠控制好大局,劉易便不再露面了。留下顏良、文丑在怡紅樓保護戲志才,自己則獨自尾隨益陽公主的馬車座駕之後,夜訪益陽公主。

當然,劉易還是帶上一壇酒種,來怡紅樓之前,為了預防萬一,劉易多帶了一壇酒種來,只要有酒種,把酒種混一杯入一般的酒里,就馬上能打一般的酒變成懷春美酒了。

嫡系的王子公主,都會有自己的府邸,尤其是是先帝因為沒有兒子,所以,對幾個公主是特別的疼愛,每一個公主,都分別有她們自己的府邸,哪怕是嫁出去的公主,也會保留其公主府,方便她們回城居住。

益陽公主自從駙馬死後,就從寇府搬出來,回到了公主府居住。事實,自己住進公主府,也方便她找些女人回來玩樂。所以,她回的是公主府,並不是寇家。

益陽公主府離怡紅樓並不是很遠,只不過是她的公主府緊靠著皇宮,處於皇宮南面的一片府邸之中。這一片府邸,應該都是皇親國戚所擁有的院府,或者還是屬於皇室擁有的外宮,留著賞賜給將來的王子或公主的地方。

夜還不是太深,街上行人還很多,到處張燈結綵,做生意的人還不停的在么喝著,街上還有不少賣花的,多是白色或紅色的寒梅及還沒開花只有一朵朵小花蕾的桃花枝。驟眼看去,倒還有一點喜慶節日的氣氛,而劉易也想不到,過年賣花這個傳統,在漢代時候就有了。

公主府很氣派,府門建得壯麗宏大,前面有兩隻大石獅坐鎮著,放眼看公主府的裡面,明亮的燈火閃耀,隱約可看到亭台朱閣的紅或綠的樓閣飛檐。

劉易看著益陽公主的華麗馬車從側門駛了進去,稍為等了一會,便提著一壇酒種徑直的走到了公主府的大門前。

「來人止步!公主府門前,閑雜人等莫要近前!」

劉易還沒有走近,門前看門的士兵便機警的刀槍齊落,指著劉易大喝一聲,不讓劉易靠近。

「在下劉易,針刺醫館的劉易,也是懷春美酒的釀造者,現在特地給益陽公主送酒來的,爾等速去稟報。」劉易把手上的那壇懷春酒種晃了晃,對那些士兵表明來意。

「你就是劉易?」其中一個精壯的士兵收起了兵器,神情有點愕然的問。

劉易他們當然聽說過了,這幾天隨處都能聽到有人在說著這個人,就算沒有聽說過,大夥也看到城內到處張貼滿的告示,是劉易開針刺醫館及拍賣懷春美酒的布告,上面也提到劉易的名字。

「沒錯,你家公主剛從怡紅樓拍賣懷春酒回來,我是尾隨送酒來的。」

「哦,那請、請公子你等一下,容我等進去稟報。」那精壯士兵見到劉易一副溫文爾雅的扮相,便稱了劉易一聲公子,很有禮貌的請劉易在這裡等一下,他便轉身走進府內去。

一會間,裡面就傳來一把女聲道:「這麼快?公主才回到府上他就來了?他一個人?那一百壇酒呢?」

隨著府門打開,劉易看到了一個在怡紅樓里見過的嬌俏侍女走了出來。

「就你一個人?酒呢?」這個侍女出來左看右看,卻只見到劉易一個人自己提著一壇酒,不禁臉色一沉,然後非常忠實的履行益陽公主的命令,也不容劉易說話,衝口道:「來人!把他的腿給打斷了!」

「呃,什麼?」那幾個看門的士兵莫明其妙,你眼望我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還不快動手?這是公主的命令,如果他沒有送一百壇酒來,就打斷他的腿的。」此侍女看也不看劉易,轉身就想要進入府內去。

「且慢,這位小妹,你速去告訴公主,就說我帶了一百壇酒來,就是這。」劉易舉起手中的酒種道:「要不我進去跟公主說吧,和你們說你們也不懂的,這是酒種,知道不?只要一小杯,混進一壇水裡,出來的就是一壇上好的懷春美酒。」

「哦?有這種事?」

那侍女停住腳步,回頭不太相信的看著劉易。

劉易乾脆在他們一愕之間,快走進了府內,走到侍女的旁邊道:「這一壇酒種,價值千金,如果因為你們不懂來打我,打破了酒罈,你們賠不起啊,算了,帶我去見你們的公主吧。」

劉易現在不但有才名還有凶名,敢殺官兵敢打袁氏兄弟的手下,並把那武藝高超的紀靈打成重傷昏迷,而這幾個看門的士兵也剛好是聽說過劉易的事的,所以,能夠不對劉易動手哪是最好不過了,他們可不敢真的對劉易動手。

「那你帶劉公子帶酒種進去吧,我等還要在這看著。」看門的這幾個士兵倒也樂於劉易快點被這侍女領進去,這個劉易,他們自問惹不起啊。

「好吧,如果你敢騙我,小心公主會治你的死罪!」此侍女雖然不太相信劉易手上的這一壇所謂的酒種就是一百壇美酒,可是也不敢太造次了,若劉易手上的酒種真的可以兌出一百壇美酒來,那就要打錯好人了。

很輕易光明正大的進了益陽公主府,劉易被領進了後府的一座樓閣里。

益陽公主剛回到府上,並不知道劉易還真的敢跟著來。劉易雖說以送酒為名來找自己,可是就算來,要帶上一百壇酒,恐怕也不會那麼快的就來到。

事實上,她對於劉易來不來,心裡還是有點糾結的,來了,那又將如何?可是,若劉易不來,心裡卻又有點惆悵,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煩躁揮之不去,反正,她既有點期待劉易會來,又怕劉易到了自己很難自持。

怎麼說,自己都是一個堂堂的公主,怎麼說自己都是他人之婦,還是一個十來歲大的孩子她娘了,怎麼能那麼的下流去和一個剛認識的人苟合呢?可是,她的心裡卻又不知道為何,被劉易的三言兩語,一個故事的暗示,就弄得自己芳心大亂,心懷忐忑,體內也像有一團一直被深深壓抑著的熱火噴薄欲出,每每想著什麼的襄王神女夢,益陽公主都感到自己渾身燥熱,胸懷蕩漾。

她一回到,就命人備水,想通過沐浴一翻來洗去自己內心不應該有的燥熱。

就在她正要寬衣解帶之時,侍女來報告,劉易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