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九章嫵媚公主

第八十九章嫵媚公主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873

私自建了一個收容傷兵的傷兵營,劉易給出的解釋在情在理,皇上也不好抓住這個問題來為難劉易。再說,之所以有如此多的傷兵逗留在洛陽城外,得不到救治救濟,皇上自己也有一定的責任,皇上自己也知道,那些義兵都是有功之兵,但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封賞,在這一點上,他自己都覺得做得不夠地道。

如果不是因為賞賜了朝廷的正規官軍花費了太多的錢糧,皇上也不會聽從張讓等人的計策,讓那些義兵省家銓注微名等候封賞。現下國庫空虛,尤其是近幾年的天災人禍,瘟疫流行,造成多處地方的百姓人口驟減,大部份地區的工、商、農業的發展幾乎都處於一個停頓的狀態,各方面都減產失收。因此,天下各大州的官府根本就沒有一個州郡可以按時按量交納應交給朝廷的賦稅,

國庫的錢糧從何來?都是從各地徵收的賦稅而來,像眼下這樣,各地的官府都難以交納賦稅,國庫如何不空虛?滿朝文武、各地官府官員的奉祿是要保證按時發出去的,朝庭各地的軍隊,特別是守衛邊疆的軍隊,糧餉也要保證的,這幾方面的支出,都已經是一個天文數字,國庫的錢糧也不過是堪好夠平衡支出。打了勝仗歸來,平定了黃巾亂軍的正規官軍,他們賞賜也是少不了的,如此一來,幾乎把國庫僅有的剩餘錢財都花光了。沒有辦法之下,剩下的義軍,也就只能採取這種手段,暫不封賞了。

現在,既然有劉易解決了那些傷兵的問題,皇上也樂於坐享其成,自然不會有責罰劉易的心。

當然,還好這私建軍營是劉易這個沒有什麼的名望權勢的人搞出來的。如果是其他的人沒有經過奏請皇上的同意就私建軍營、收容義兵,那麼其下場一定就不一樣了。

說實在,皇上經過此黃巾之亂,早已經成了驚弓之鳥,特別是經過黃巾同黨在洛陽暴動事敗,牽扯出大批朝廷官員之後,皇上想起都後怕。特別是想到如果不是有人告密,讓朝廷先一步知道,被太平道在洛陽暴動成功,皇上還真的不敢想像那時的局面將會怎麼樣。所以,皇上對於私下聚眾活動的人事非常的敏感,可以說是草木皆兵,一旦發現有誰敢在洛陽皇城內外發展自己的勢力,定然會第一時間就將其撲滅。

其中特別是朝中的官員,若被皇上發現私下招兵買馬,或者收容大量的青壯,自然就會懷疑其人居心叵測,意圖不軌,就算是以莫須有的罪名,也要將其撲滅,防範於未然。

話說,如果不是劉易把私建軍營收營義兵的事攬上身,那郎中張鈞可就煩麻了,到時候,就算是張讓等人不參張鈞一本,皇上也會主動對張鈞動手。丫的,你要收容義兵,解決義軍傷兵的問為什麼不事先上表朝廷同意通過?到那時,張鈞恐怕也沒話可說了。

唯有劉易,因為劉易沒權沒勢,不逮屬於任何的勢力,而且劉易本身就是義兵,義兵救濟義兵,這倒也說得過去。並且劉易也明說一個月時間左右就會遣散義兵,拆除傷兵營,如此,皇上才可以放下心來,不至於懷疑搞這個傷兵營會有什麼的企圖。

不管如何,皇上計究不計究,在怡紅樓里碰到當今皇上,也著實讓劉易感到意外,和皇上的說話也如履薄冰,生怕一個應對不好皇上就會翻臉,也怕皇上會為張讓這個閹官出頭,要拿自己問罪。還好,總算糊弄了過去。

皇上一走,劉易就整個人都輕鬆了下來,大大的吐出了一口氣對沒有隨皇上離去的那個什麼皇妹道:「皇妹?嘿嘿,那你就是公主咯,我認識萬年公主,不知道你又是哪位公主呢?不管怎麼說,剛才謝謝你了。」

「你猜,如果你能猜得到,我就……就答應你一件事吧,如果你有困難,在洛陽應該沒有什麼可以難得到本公主的。」

劉易剛才沒敢怎麼打量此女,因為一來到就從張讓說漏嘴的話中猜出皇上在此,而此女坐在皇上的身旁,劉易不知道她會不會是皇上的相好,經過在義軍兵營里因為看一眼萬年公主都會惹事的教訓,劉易自然不想多惹事。不過,現在皇上已經離去,張讓又和高順去交接懷春酒的事了,現就只有魏采這個奴才在,所以,劉易也就放敢的直視打量她了。

看她應該是二十多歲,五官精緻俏麗,而且肌色特別的營白,剛才沒有注意細看,現在打量她劉易才發現,此女的姿色竟然不在剛才所見的卞玉之下。

不過,她的氣質和卞玉竟然是完全相反的,相比較而言,卞玉天生俏麗端莊,而她卻妖媚精靈。額,和眼前這個什麼公主比起來,劉易甚至覺得,那個卞玉才更像是一個公主。

但劉易又覺得,她的妖媚又不及那鄒氏那麼的狐媚勾人,鄒氏的勾人在於那天生的奪魂鳳目,而她的妖媚在於一種難以言喻的放蕩氣質。

如果她的容貌,再配合著她的身材……她雖然是坐著,但是劉易的目光不自覺的就落到了她的那飽含欲脹的酥胸上。

「呸!你眼睛往哪看?我叫你猜呢!」

隨著她的一聲嬌嗔,劉易有一種被一石擊落到平靜湖面時,看到那波浪蕩漾的洶湧情境,她的胸脯居然也像起了層層的波浪……

額……劉易敢肯定,除了在av中看過那些如此巨大的白兔,現實中,就算是把女無數,劉易也敢肯定,自己真的從來沒有見過一對如此驕人雄偉的玉天峰。

「嘿嘿,公主,我們還真的非常有緣……」劉易拭了一下感到有點乾燥的嘴唇,說到一半突想到旁邊還有魏採在這裡,趕緊住了口看了魏采一眼道:「魏掌柜的,我和公主說說話,你先去忙吧。」

公主的胸前的確是洶湧,不過魏采卻不敢抬頭去偷看,一直低著頭在陪著,聽到劉易叫他走,他反而是像鬆了一口氣似的趕緊站了起來,依然是低著頭對公主道:「那、那公主,小的先告退了。」

「嗯,走吧。」公主隨手一揮,讓魏采先退下。

待魏采走了後,劉易看看四周,發現附近的幾張桌子幾乎沒有了人,只有幾個侍女似的在四周圍著,不讓生人走近。而別的客人,幾乎都是把注意力放在拍賣酒會上,在戲志才的主持下,沒有了張讓叫價,大堂的氣氛已經熱烈起來,現在的一輪酒,已經拍到了七、八千兩。

見只有少數人偶爾看看自己這兒,劉易乾脆一移身,坐到了剛才皇上所坐的位置上。

「喂,你這樣很沒禮貌知道不?說吧,現在沒有人了,說說看,我們又怎麼有緣了?難道我們見過?」

公主那水汪汪的杏眼雖然不及鄒氏的鳳眼那麼的勾魂攝魄,但是側頭瞟了一眼劉易的時候,似有一種無限的嫵媚風情讓劉易的心裡一熱。

此女也是一個極品也。

「見過,我們經常見,難道公主你沒有感覺到一見到我就有一種親切感嗎?你看看我,是不是感覺到很熟悉?是不是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劉易有意無意的觸了觸她的玉手,準備又要對她胡誑起來。

「嗯?是嗎?」公主的杏眼一挑,側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劉易道:「省點吧,知道老娘多少歲了么?今年二十多了,看你絕不過二十歲,一個小毛頭想來勾搭我?格格……叫我娘還差不多,和你有緣?如果猜不出本公主是誰,那人家就要走了。」

「呃。」劉易的頭上冒出了一條黑線,丫的,原來此公主是一個見色多廣的妙人啊,居然被她一眼就看破了自己的內心想法,就知道自己想勾搭勾搭她?

「我當然猜得出了,你就是益陽公主!」

沒有辦法,劉易只好直接叫出她的公主封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