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六章皇上

第八十六章皇上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817

由於劉易離得遠,而人大堂里也太多人,那個女人及白袍男子也都是盤腿坐著的,所以劉易看不清他們的樣貌。

不過,劉易看到魏采對那男子畢恭畢敬的樣子,估計來路很不簡單。

「那裡有位客人出價5000兩,還有比5000兩更高價的沒?」

「5000兩一次!」

「5000兩二次!」

「5000兩三次!」

「梆!」

戲志才並不認識張讓,所以,並沒有因為他的叫價而停止拍賣,按照劉易所說的程序,叫價了三次,見大堂里靜嬰嬰的,沒有人回價,便敲定了第一筆拍賣。

50壇酒拍出5000兩,這個價格不虧,戲志才也滿意了,不過,沒有人競價,多少都讓戲志才有點失望。

「恭喜那位客人,50壇懷春美酒是你的了。請客人先登記付款,確定如何提酒的方案,離開的時候,50壇懷春美酒就可以帶走了。」戲志才一招手,高順便拿著一本薄子前去找張讓登記收款,商定如何交接貨的問題。

「第二次50壇懷春美酒開始拍賣!」戲志才沒有停,繼續拍賣。

「5000兩!」

「第三次……」

「5000兩!」

「第四次!」

「5000兩!」

……

戲志才鬱悶了,劉易也鬱悶了。

丫的,一連幾次拍賣,都是張讓在叫價,而且,他一叫價之後,別的客人都偃旗息豉,沒有一個人敢再出價。有個別極喜歡懷春酒的客人,躍躍欲試,可是硬生生的被張讓的叫價壓抑著,張大嘴干著急,卻沒有哼出半聲。

張讓啊,戲志才不認識張讓,可是四周圍的客人認識啊,誰敢得罪了他?這個最受當今皇上寵信的宦官,權勢滔天,他叫價的時候,就是威脅大家說:誰敢和我爭?這擺明就是恐嚇啊,誰也不敢擄他的虎鬚,誰都不想因為幾十壇酒而得罪了他。

劉易這次並沒有安排托兒,因為覺得沒有必要,劉易也有信心可以輕易賣完二千壇懷春酒,所以沒有考慮到會有張讓這個該死的閹官出來搗亂。

如果按這個價格把酒全賣給張讓,劉易也不虧,也一樣是大賺特賺的,可是,劉易不太甘心,因為知道這些的拍賣會不能常常搞的,自己也沒有那個時間,能夠一次搞到更多的錢財就搞多一點,在這點上,是沒有心軟可說的。

劉易掃了一眼四周,沒有發現自己熟悉的人,一時半刻找不到托兒,連非常喜歡懷春酒的盧植、張鈞等人都沒有來參加拍賣,不過,想想張鈞的身家也不過是幾百兩銀而已,他們應該也沒有這個財力來參加拍賣。

現在臨時安排托兒抬價也太著跡了,而台上戲志才還在繼續,每一輪都是張讓在叫價。已經被張讓拍去差不多十輪了。

沒有辦法,劉易一咬牙,只好自己去干涉了。丫的,早知道張讓如此富有,上次就應該向他再索要多一點。

劉易讓顏良文丑開路,好不容易才從人群中擠身到了張讓的桌子所在。

剛好此時戲志才再開拍新一輪,眼看張讓冷著臉開口出價,劉易趕緊伸手一拍張讓的肩膀,然後強摟著他返身道:「張讓大人,多日不見,別來無恙?」

「誰……啊,是、是你……」張讓剛要張口斥喝,卻一眼認出了是劉易,不禁臉色一變,驚呼了一聲道。

「哈哈,不就是我嗎?來來,我們坐下來好好聊聊。」劉易像和張讓很熟絡的樣子,拉著他坐下,然後才隨意的打量著這桌上的另外幾人,道:「張大人,給我介紹介紹這幾位客人吧,劉易眼拙,認不出。」

「你、你大膽!他、他是皇……」張讓見到劉易居然就如此大大咧咧的坐下,正好坐在那白袍男子的對面,嚇得張讓一下子面色都青了。

「哼!」白袍男子一伸手,止住了張讓的說話,然後雙目一瞪,冷冷的看著劉易。

這個白袍男子,看上去有三十多歲,臉容方正,儀錶不凡,他的上額留著一撇八字鬍,下額也有一小攝短胡,在他一瞪眼之間,似有一種無形的威勢。

他的威勢,並不是武功高手的那種威壓,而是一種久居上位的氣勢,一種天下蒼生都盡在自己手中的威凌,就只是那麼的一瞪眼,就讓劉易的心裡一凜。

劉易在這時,注意到了張讓渾身打了一個顫,也注意到了認識的怡紅樓掌柜魏採的身子也在微微的抖著,頭也低低的低下,不敢抬頭,另外的幾人亦然,臉帶惶恐。

他是皇什麼?皇上?

能夠讓張讓都打了一個哆嗦的,恐怕就只有皇上吧?劉易的心裡馬上就想到了眼前的這個白袍男子極有可能就是當今皇上。

額,劉易的心裡不禁暗汗了一下,皇上啊,自己就如此糊裡糊塗的撞上來了,不過是一個拍賣酒會么?竟然把皇上也引來了?

不過,這個時候劉易也只能硬著頭皮來應付了。

「呵呵,對不起啊,希望我的到來沒有打擾了各位,小子只是見到了張讓大人,大家熟人嘛,所以就來打一個招呼,正所謂,四海之內皆兄弟,見面相識即是緣分,看來我們還是挺有緣的,你說對不?這位漂亮的姐姐。」劉易自動忽略了有可能是皇上的白袍男子的冷視,把目光落在他身旁唯一一個沒有惶恐反而是瞪大眼睛打量著自己的女子道。

噗哧一聲,此女眼波流鶯,抬手輕掩了一下嘴兒,失聲笑出來,她捅了一下白袍男子,笑著道:「皇……哥,聽說懷春酒就是他釀出來的,咱們來拍買他的酒,害得沒有人敢叫價,買不起價錢,估計是想來請我們高抬貴手吧。」

「額……」劉易被她如此直接說破,神情不由呆了一下,不禁對她伸出大拇指道:「小姐果然冰雪聰明,此正是小子來打擾的原因。」

「哼,奸商!」白袍男子非常大怨氣的瞪著劉易道:「你可知道,如此天品美酒,卻不先獻給朝廷,讓當今皇上先品嘗,卻讓一些凡夫俗子先喝了,這可是死罪!」

「這、這的確是劉易的疏忽,不過,劉某已經留下幾百壇美酒,要比現在拍賣的懷春酒更好的,準備進貢給皇上品嘗的。可是,小子只是一介草民,不得其門而入啊,所以,暫時還存放在家裡呢。」劉易念頭一轉,滿臉委屈的樣子道:「這位公子如此責罰小子,可是冤枉了。」

「說你是奸商就是奸商,什麼不得其門而入?你現在不是說認識張讓大人嗎?他可是皇宮裡的主管,要送酒找他就行了。」白袍男氣呼呼的雙手撐台道:「還有,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和盧植、張鈞等人都是知交,如果真的有心獻酒,會不得其門而入?」

劉易面當他的指責,有點啞口無言,額上不禁冒出了一滴汗。

「我有罪……」劉易只得舉起雙手,作投降的樣子,然後才眨眨眼睛,左右看了看,低聲道:「我知道,你應該就是當今皇上吧?家裡的確還存有幾百壇酒要送給你的,皇上寬宏大量,大人不計究小人過,就饒了小子一次,下次有好東西,小子一定會讓送給皇上過目。這次,就算了吧,別再拍酒了,再說,我又哪敢要皇上你的錢呢?」

「格格……」坐在皇上旁的女子見劉易滑稽耍賴的樣子,再次忍不住笑道:「皇兄,看來他還真的奸滑奸滑的,知道了你是皇上,他還敢如此說話,要饒了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