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五章開拍

第八十五章開拍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673

連劉易都覺得有點奇怪,眼前的卞玉似乎對自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親近感,似乎自己和她認識了很久,大家已經是很相熟了的樣子,話語言詞之間,總有幾分若有若無的曖昧,這讓劉易都有點摸不著頭腦。

劉易自問自己和卞玉似乎並沒有就發展到成為男女朋友或者情人的那種關係,可是她為什麼總是有意無意之間就對自己流露出幾分幽怨呢?

莫非這就是一見鍾情,又或者是一見如故?

劉易是有點自戀,可是還真的沒有自戀到一見面就以為卞玉會喜歡愛上自己,再說,卞玉本來就是青樓女子,她越是如此,劉易就越是以為這是她的職業使然,一時間並沒有對卞玉有太多的想法心思。

劉易現在有的,只是想和卞玉搞好一點關係,盡量的想在她的心目中留下一種好的印象,看看今後有沒有機會一親芳澤。現在的時候,若要劉易花太多的心思在卞玉的身上,劉易還真的不太願意,現在沒有什麼比賺錢斂財更重要的了。至於卞玉今後是否會嫁給曹操,或者她今後的命運,劉易也覺得憑自己現在的情況,並不能去改變什麼。

上次大鬧怡紅樓,劉易只是站在一個道理的立場上,如果自己無故大鬧怡紅樓的話,估計後果會完全不同。最起碼的,恐怕會有官兵來干涉,到時候就算自己等人強橫也鬥不過城內上千上萬的軍隊。

當然,這些只是劉易不願意花太多時間在這方面而已,如果當這傢伙知道卞玉的真正心思,知道卞玉的確是看上了他,想把他當成是獻身的對象的話,那麼劉易這個傢伙的想法又會不同了。

可惜,卞玉就算是青樓女子,可是她始終都是女人,還真的沒能夠拉下臉來說看上了劉易願意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他。

若劉易知道卞玉的真正心思的話,恐怕不管天皇老子,哪怕是捅了天他都敢先收了她再說。並且,按劉易的性格,若知道卞玉的真正心思,恐怕也不只是要了她的第一次那麼簡單了,若卞玉願意,劉易肯定就算是搶,也要把卞玉從怡紅樓里搶走,帶她永遠離開洛陽青樓。

就在劉易和卞玉聊著,揣摩著她的真正心思的時候,魏采派人來請劉易下去,說準備開始拍賣懷春美酒了。

向卞玉告辭下來,二樓的大堂已經圍滿了客人,圍得水泄不通,其中不少人面紅耳赤,興高采烈的大聲向旁人說著懷春美酒是如何如何的醇香,如何的勁頭十足。

原來,戲志才已經進行到了試酒的環節,這些面紅耳赤的人,正是有幸喝到一杯試酒的人。

話說,怡紅樓還真的挺大的,整個二樓大堂,起碼可以容納得下幾百個人,由於人多的關係,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品到懷春美酒的,戲志才只是拿了一壇酒來,分成了一百杯,讓一百個客人進行了試酒,現在也差不多把一百杯美酒分完給客人品嘗了。

梆!

鬧哄哄的大堂里突然響起了一聲錘子重擊的聲音。

「各位貴賓,各位朋友!戲某非常感謝怡紅樓能借地方給我們針刺醫館開辦這個懷春美酒的拍賣會,也非常感謝各位朋友的光臨捧場。」戲志才手裡拿著一隻木製錘子,站在臨時搭起來的小講台重重的敲擊一下他面齊腰的一張小桌子,神情有點激動的大聲道:「現在,酒已經讓部分朋友品過了,懷春美酒如何,相信大家已經知道了,這酒值不值得你們喝,相信朋友們也心裡有數了。」

「戲先生,那你快點說說這拍賣會到底是怎麼樣搞的吧,我都急著想喝這懷春酒了,嘖嘖,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世上竟然會有如此美妙的酒,以前所喝的酒,和這酒比起來,呸!那就是渣!」

「是啊是啊,戲先生,快點吧,俺也等不急了!」

一眾有幸品到懷春美酒的傢伙,忍不住鼓燥起來。

梆!

戲志才再敲擊一下木錘,神態還真的有點後世拍賣師的風範,他敲了一下,道:「安靜!我現在就跟大家說一下,由於我們釀出來的懷春酒數量有限,就只有二千壇,所以,我會分成40次來拍賣,也就是說,每一次拍賣50壇懷春酒,每一次的底價是5000兩銀子。價高者得,問價三次,一錘定音!」

「什麼?一次拍50壇?40次拍完?這、這豈不是說最多只能有40個人能得到懷春酒?」

「不行,我們抗議,我們希望這酒分開來一壇一壇的拍,如此,大家都有機會拍到懷春酒了,大家說對不!」

「這酒有什麼好?50壇酒要5000兩?瘋了!這擺明就是想搶錢嘛,這世上有這麼值錢的酒么?外面1兩一壇酒都已經是頂天了!這也太貴了吧?」

戲志才一說完拍賣方案,台下圍觀的客人哄的一聲議論開了,有的更是大聲提出質疑,很明顯,這部份人是剛才沒有品嘗到懷春酒的客人。

當然,也有一部份人品嘗到了懷春美酒,知道這個是好東西,但自己帶的錢不多,所以,大聲的提出了抗議。

讓戲志才分成40次拍完兩千壇酒是劉易的主意,如此,才能讓那些客人產生競爭,讓他們產生一種緊迫的心理。至於價錢,100兩一壇,是劉易給出來的底價,物以稀為貴,懷春酒也的確算是天品美酒,真正喜酒懂酒的人,再貴也原意花錢來買,再說了,來怡紅樓玩樂的客人,有豈會在意這一百幾千兩錢財?只要物有所值,這個價格一點都不貴。

「千金易得,美酒難求!」戲志才面對下面一片的質疑聲,神色自如,好整以暇的道:「懷春美酒好不好,賣得貴不貴,相信懂酒的人都明白,這我也不多說了,我重申一點,這懷春美酒,就只會進行這一次拍賣,今後也不會再有這樣的拍賣會了,也就是說,大家今後有錢也未必能買得到懷春酒,至於有個別朋友說要分開來一壇一壇的拍賣,二千壇酒,分成兩千次來搞,那豈不是拍到明天早上都拍不完?反正酒就這麼多,喜歡的就拍,不喜歡的,也沒有人強迫大家什麼,來去自由,呵呵,我現在宣布,拍賣會開始!」

「第一次拍賣懷春酒50壇,底價5000兩!」

戲志才宣布正式拍賣開始,二樓的大堂內一下子就靜了下來,沒有人再提出質疑或者大聲喧嘩。主要是戲志才說得也對,大家願賣願買,來去自由,東西是人家的,別人要怎麼樣賣可是別人的事。有人要說這酒賣得太黑,可是人家也明說了,千金易得,美酒難求,真正品嘗到懷春美酒的人,也沒有人敢味著良心出來說這酒不值這個錢。好酒就是好酒,這是不爭的事實。

「我出5000兩,誰敢和我爭?」大堂里靜了一下,一把塵細的嗓音從人群中傳了出來。

「張讓?」劉易在人群的外圍一聽,馬上就聽出了張讓的這把嗓音,心裡不禁有點愕然,這閹人怎會來拍買懷春酒?

眼角一掃,劉易終於看到了張讓,和他一起的,還有魏采及另外幾個人,其中還有一個女人,而那個女人和另外一個白袍男子,有如眾星捧月的被幾個人圍在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