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四章卞玉的獻身對象

第八十四章卞玉的獻身對象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3086

眾所周知,怡紅樓和官家皇室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而怡紅樓里的小姐侍女,大多都是罪臣犯人之女眷。

一般的青樓,他們的小姐來源,都是從民間拐、騙或賣來,或強迫良女為娼,方法不一而足。而和官家有關係的青樓,它們的小姐來源,有俘虜奴隸,也有一般拐騙而來的姑娘,但更主要的是從官家得到罪臣犯人家的女眷。

大漢律例,因家族有人犯罪,被抄了家的,男的斬頭或發配充軍或流放,女的則為娼妓。

罪臣犯人之女眷,落入青樓的下場是相當凄涼的,比一般的賣來的青樓小姐更為凄慘,因為,她們不可能再有被贖身的機會。除非,朝廷大赦天下,赦免他們家中男人的罪行,她們也能因此而去掉罪婦之罪名,再由家人付資贖回,脫離青樓苦海。

可是,古人一般都相當注重名聲,淪為青樓的女子,她們的丈夫、她們的父母兄弟,還會再容忍得了她們曾經人盡可夫的事實么?所以,可以說,身為罪犯之女眷,一旦進了青樓,那麼就等於一輩子都再沒有出頭之日了。

不過,凡事有例外,這些罪犯之女眷,其中極少的一部份,卻又能夠獨善其身,並不用像一般的青樓小姐那樣,低俗任人可侮、人盡可夫。

這極少的一部份可以獨善其身的女眷,具有幾個特點。

第一,她們自身都是姿色極佳,國色天香,都是不可多得的絕色美人兒。

第二,她們都極具性格,雖淪為官妓,卻尤能潔身自愛,貞潔貞烈,寧死也不原受人欺侮。

第三,除了以上兩個特點,她們卻又有一定的技能,如琴棋書畫、論文行詩,樣樣皆精或精通一項。也就是說,她們除了美貌,本身還是一個才女。

具備以上三個特點,這些罪臣的女眷,就足已經引起青樓的重視注意,美貌才藝雙絕的女子,青樓自然會當她們是搖錢樹一般來養著。這些女子,連死都不怕了,青樓也知道利用威脅的手段強迫她們接客是行不通的,唯有通過別的辦法,讓她們為青樓斂財。再者,經營青樓的,他們自然也知道這個世上的男人心理,正所謂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的道理。

所以,就有了所謂的賣藝不賣身的青樓小姐的說法。當然,這個賣藝不賣身,並不是絕對的,這些只是在青樓和那些女子的協商妥協之下的一種做法。

青樓也知道,如果常常讓那些客人偷不著也不是辦法,青樓女子不讓人上,那豈有不是既當婊子又要立牌坊?時間長了,誰還會來賣你的帳?基於這樣的原因。所以,青樓就讓這些美貌才藝雙絕的青樓女子擁有一定的特權。比如可以讓青樓女子挑選個別合意的男人和她們行房,又或像怡紅樓這樣,舉行什麼的詩樂會,讓有才學的青年才俊奪得她們的初夜或者一夜,這樣一來,既可以讓那些女子不用人盡可夫,也可以讓世人知道,這些女子並不是只能看不能偷的,想得到她們,就得要看各人的本事手段。如此,也可以顯得這些青樓女子的高貴、難得,才能吸引到別人願意花錢來怡紅樓里消費。

淪為了青樓小姐的女人,在沒有辦法之下,若想活下去,也唯有接受青樓這樣的條件,根據自己的喜好來選擇陪.睡的客人,如此,也可以避免人盡可夫的侮辱。

當然,這些罪臣之女眷,除了以上的三個特點,還有第四個,那就是她原來的身世太過顯赫,又或者她原本的美名才氣太過大,如此,也讓她們能夠在青樓里保持獨立特行,獨善其身。

這也是世人所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身世顯赫,被發配入青樓,但是她還會受到一些與家族相交好的人的暗中保護,讓青樓也不太敢強逼於她。

美名才氣大的那些女子,她們本就有許多仰慕之人,其中也有可能不泛勢力寵大的世家權官之子弟。在這些世家子弟的追求之下,青樓又怎麼會敢強逼她們接客呢?

說實在,如果這些身世顯赫、名氣大的女子,如果不是戴罪之身,恐怕她們一早就被那些世家子弟給贖走,被贖回去成了他們的私寵了。

而卞玉,幾乎擁有了以上所說的特點,她貌美,琴棋書畫無一不精,姬娼世家的身世在青樓這個行業里,也算是聲名顯赫。

她是因為家族得罪了當地的官府,所以才被送到洛陽的青樓來,她並不是一般的罪臣之女,來洛陽這個青樓,只是避禍而已,所以,她並不像一般的青樓女子,她在怡紅樓里,擁有要比一般的女子更多的獨立權力。

不過,卻又因為她本就是姬娼世家之女,所以,她沒有一般青樓女子期待有朝一日能夠脫離青樓的想法。相反,她反而覺得,自己接客陪睡,是很應該的,也是遲早的事。她的心裡也非常明白,自己也永遠逃脫不了自己的出身命運,無論如何,就算在怡紅樓不接客陪.睡,到最後也要成為家族接客斂財的工具,這也是她姬娼世家出生的悲哀。

但是,不管如何,誰家少女不懷春?哪一個女子不渴望得到一個自己喜歡,而對方又痛愛自己的男人的垂愛?卞玉的心思也很簡單,因為自己的身世家世問題,不太可能像一般的普通女人那樣生活的,如此,她覺得最少要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給一個自己不反感並喜歡的男人,如此,也不算侮辱了自己的美名才氣。

而劉易,一個能夠作出滾滾長江東逝水此等磅礴大氣的詩詞,又能作出懷春美酒女兒香此等情感深厚的詩來的人,自然對卞玉有著非一般的吸引。再加上,見到劉易的真人,發現卻又是如此的風流俊俏,談話交往之中,她還能感受得到劉易的這種坦誠待人的情懷,這樣的一個人物,卞玉又如何能夠不動心?

男女之間,還真的是互相吸引的,有時候,並非只有女人能夠吸引男人,一個優秀的男人,同樣可以吸引得到女人。像卞玉這樣,本就一心想找一個才貌出眾的男人獻出自己的第一次,那麼,劉易這樣的一個年少翩翩公子,正合她的心意。

而女兒家嘛,自然也是天生浪漫的動物,她的本意,先和劉易我彈琴來你和詩,如此郎才女貌,浪漫得來,又是郎情妾意,一翻交往之後,那麼這件事兒自然就水到渠成,她覺得如此也不枉自己的第一次了。

再說,其實卞玉的第一次在前幾天舉行的詩樂會的時候,就應該失去了的,也正是劉易的一首詩詞破壞了詩樂會,這才讓卞玉因為沒有人奪得花魁而得已保留清白之軀。見到了劉易,她覺得劉易各方面都比較乎合自己的理想,委身於劉易的心也就更堅定了。

可惜,劉易卻拒絕了她的浪漫之事,如此讓她不勝唏噓幽怨。內心裡在埋怨劉易不懂情調,又或是否是有點看不起自己,言語之間,也不禁有點黯然起來。

不過,劉易明顯是在逗弄著她,見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蒙上了一層水霧,劉易趕緊哄她道:「呵呵,我說不好是不應該把這個說成是交易,明白么?再說了,作詩算得了什麼?你不是會彈琴么?等有機會,我給你作曲、作詞讓你彈唱,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卞娘成為天下聞名的大歌……呃,不是,反正是給你作曲。」

劉易差點說出讓卞玉成為大歌星的名詞來,這個時代應該還沒有歌星一說的。

「作曲、作詞?」卞玉被劉易說得眼睛一亮,喜道:「你還會作曲?」

「哈哈,作曲只是小意思,我相信你一定會喜歡的。」劉易想到自己那隻太陽能手機里似乎還保存有n多的流行歌曲,隨便弄一首出來,都是美妙動聽的。

「那、那你快給人家作一首看看。」卞玉見劉易自信滿滿的樣子,不禁幽怨一消而散,神情有點迫不及待的道。

「額,今天就先不作了,時間好像也差不多了,待會我就要下去看看懷春酒的拍賣情況,改天我一定會為卞娘奉上一首樂曲。」這作曲之事,劉易目前只能哼出來,要想完整的把樂曲寫出來,還得回去聽聽手機里的音樂,對照著寫出來才行。

「哦,那你什麼時候會再來找人家?」卞玉有點惆悵的問,因為劉易說要下一次來,那都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