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三章卞娘

第八十三章卞娘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755

進來的白衣女子,果然如文丑所說的那樣,長得水靈水靈的,不僅身材高挑,肌膚也潔凈如雪。並且,讓劉易感到有點奇怪的是,此女的身上居然沒有一般青樓女子的那種姻視媚行的風塵味道,相反,此女清麗脫俗,嬌麗的臉容自有一股讓人感到驚詫的端莊貴氣。

「各位公子好,還是讓奴家來為你們沏茶吧。」她進來時,剛好見到劉易準備自己倒茶,趕緊快步走近劉易的矮几前,伸手接過劉易手上的茶壺。

可能是她快走了兩步,帶起了一股撲鼻的幽幽香風,這股直泌入心肺的香風,讓劉易頓感空氣都為之清新了不少。

「在下劉易,如此就有勞姑娘了。」劉易面對這個不太像是青樓女子的女人,不自覺的收起了往昔見到了美女時的那種輕浮,有點正正經經的道。

「公子客氣了,呵呵,其實奴家認識公子,早就聽聞其人,只是今天才能有幸一見罷了。」此女寵辱不驚的樣子,對劉易微微一笑,一邊把茶放放置於桌上,一邊優雅的挽起長長的認袖,露出纖纖玉指,在桌上的一隻小錦盒裡抓取泡茶的乾花道:「剛才魏掌柜也特別的告訴過奴家了,還讓奴家好生招待劉易公子。」

「哦哦,這麼說來,姑娘就是魏掌柜所說的怡紅樓頭牌小姐咯?」劉易雖說著她是頭牌小姐,但是神態之間並沒有半點看不起這個風塵女子的意思。

此女聽劉易直說頭牌小姐,泡茶的動作停頓了一下,隨即便抬起玉臂掩了一下嘴兒,噗哧的笑道:「原來劉易公子還真的第一次來我們的怡紅樓啊,竟然不懂這些……噢,上次不算,一來就差點燒了我們的怡紅樓,差點害得奴家無家可歸呢。」

「嗯?不懂什麼?這又什麼好笑的?」劉易見劉那端正的美眸眼波流動的在笑著,不禁有點愣愣的問道。

「茶好了,公子先試喝一口怎麼樣。」她止住了笑,如蜻蜓點水一般倒了小半杯散發著花香的茶水,輕輕的推到劉易的面前才說道:「頭牌小姐只是我們青樓內部的說法,一般的客人,絕對不會像公子你這樣直接問人家的,一般的小姐,如果你這樣問她們,她們可就要生氣了,到時候,你想一親芳澤可能都沒機會了。」

「哦?還會這樣?那、那我這樣問你,你不生氣么?我又要怎麼稱呼小姐你才好呢?」劉易身子往前一探,神情有點親切的樣子道。

「你是我們掌柜點名要好好招待的客人,奴家敢生氣么?奴家也怕公子會突然發脾氣,燒了怡紅樓啊。」劉易的身子前探,而她的身子也是微躬著給劉易送茶的,如此,差點讓劉易的鼻尖觸碰到了她的酥胸,但她只是玉臉微微的紅了一下,繼續若無其事的完成自己的手頭動作,然後似怪似嗔的說道。

「額,怎麼會呢?上次我那樣做也是迫不得已啊。」

「格格……跟你開玩笑呢。」她拿起茶壺,嬌笑著輕盈的一轉身,轉到了顏良和文丑的席間,為兩人倒著百花茶道:「頭牌小姐什麼的,是我們怡紅樓內部對外的謙卑稱謂,什麼的京城第一青樓、第一紅姐的,是外界給我們的稱號,這些表面上看,好像很有榮譽似的,實質上,不管是頭牌小姐還是第一紅姐,都是妓女,好說不好聽,奴家雖然做這一行業,可是也知道羞辱廉恥,當然不喜歡直接被別人那樣叫了。如果公子寵著人家,那就叫我卞娘或者小姐吧。」

「卞娘?你姓卞?」劉易見她說話間流露出幾分少女的憨態,才這發現此女最多不過十八歲上下,不過,又有幾分歡場女子的豪放。她年紀不大,天生俏麗端莊,卻又帶著點風塵味道,讓劉易頓感此女有點意思。如果她不是經驗豐富,那麼肯定就是接受過如何討男人歡心的訓練。

「嗯,卞娘是奴家的乳名。」她知道劉易才是這裡的正主兒,所以,為顏良文丑倒了茶後,又返身轉回劉易的矮桌旁。

「卞娘是你乳名?這卞姓似乎很少見哦,咦?……」劉易的心裡突然一跳,似乎想到了什麼,不禁身子一正,垂首問道:「卞娘,恕我冒味,不知道可否告知小姐的芳名?」

青樓、頭牌小姐,姓卞,不得不讓劉易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曹操的老婆,卞夫人,後來的卞皇后。

劉易來青樓,本來實在沒有太多的心思尋歡作樂,主要的目的就是賣酒賺錢,然後和怡紅樓稍為商議一下今後懷春酒的銷售問題。眼下,沒有什麼比賺錢更重要的了,有錢才可以購買更多的糧食,才可以招募更多的兵馬,才能真正的建起一個基地,為即將到來的三國亂世做好準備。可是,如果這個青樓頭牌小姐真的是卞氏的話,嘿嘿,劉易倒也不介意看看會否有機會一親芳澤了。

「奴家卞玉,十八歲,也不怕劉公子笑話,奴家本來就生於姬娼世家,世代經營著青樓的。」卞玉不疑有她,落落大方的直說出來,然後小嘴一挑道:「怎麼樣?劉易公子還要查探奴家的祖宗十八代么?」

「哈哈,還說不敢生氣。」劉易見她這不經做作的小調皮,忍不住好笑的道:「我知道,作為男人是不能隨便詢問女兒家的芳名的,是我不對,向你道歉!」

劉易聽她如此一說,心裡便百分百肯定,此女一定就是將來曹操的老婆卞氏了。劉易隱約記得,曹操是在董桌進京之前的兩年取卞氏為妾的,現在卞玉十八歲,那麼也就是說,兩年後她才嫁給曹操。

「哼,這還差不多。」卞玉忽地眨眨美眸,饒有興趣的看著劉易道:「到我問你了,上次你為什麼不自己來作詩,卻要讓你的下屬來念出來?那詩真的是你作的嗎?」

「哦?我們什麼時候都成了在玩問答遊戲了?我記得你們的那魏掌柜說讓你來侍候我等,並為我們彈琴的。」劉易此時也察覺到了,眼前的卞玉,似乎並不像一般的青樓女子那樣在自己的面前畢恭畢敬的,沒有卞玉在自己的面前那麼的自然,看卞玉,她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似乎都是她的性情所致,本色演出。

「嘿嘿,那姓魏的才管不到我呢,快跟人家說說嘛,你是如何作出那詩的?還有,懷春美酒女兒香,玉碗盛來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這首詩也挺好的,你是怎麼作出來的?」卞玉此時像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倒像是和朋友在喝茶聊天時的樣子,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之餘,就隨意的坐到了劉易的對面,用雙手叉起她的尖下巴,微仰著頭等著劉易的說話。

「當然是我作的,其實,剛才你所說的這首詩的第一句不是這樣的,這只是本公子為了給懷春酒打廣告才改了下。真正的第一句,是蘭陵美酒鬱金香,嘿嘿,你再整詩念一遍,看看是不是整個感覺都變了?」卞玉越是不像風塵女子,劉易就越喜歡,也不介意她如此,便和她聊了起來。

「啊,是啊!這種人在異鄉的愁緒好像更突出了……不過,」卞玉默念了一下道:「我還是喜歡懷春美酒女兒香,那樣比較適合我們青樓女子的情懷。」

「我們作一個交易怎麼樣?」卞玉話一轉道:「我給你彈一首曲子,你就給奴家寫一首詩,怎麼樣?」

「呃,不好。」

「公子是覺得奴家不值得你作詩么?」卞玉見劉易一口拒絕,俏麗端莊的玉臉一黯,幽幽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