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章借房

第八十章借房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672

噗哧!

就在眾人舉碗喝了一口之後,不約而同的齊齊噴了出來。

「此、此酒!」盧植眼睛瞪大得老圓,激動得無法自持的道:「此酒為何物?竟然如此霸道,不僅香,還如此烈,盧某從來沒有喝過如此醇厚的烈酒,好!好啊!」

「好酒啊好酒,我張鈞敢說,就算是皇宮裡的瓊漿玉液也比不上此酒,真正的極品美酒,也不過如此啊,真不知道劉易賢侄你是如何釀出來的。」張鈞也情緒震動的道。

一眾人,一邊激動著,手底卻不慢,個個都如狼似虎的品嘗著,每喝一口,都要閉目體會一下懷春酒落肚時的那種清冽焚燒的美妙感覺。

「劉、劉易,你一整天搗弄出來的,就是這個天品美酒啊?你、你是怎麼弄出來的?」戲志才更是激動得乾脆坐到了劉易的席旁問。

「哈哈,此酒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各位大人,現在滿意了吧?」劉易一點都不謙虛的贊著自己的酒,對各人說完後,又伸手拍了拍戲志才,在他的耳旁低聲道:「戲先生,別激動,這酒可是我們斂財發展基地的物資,如何釀的是秘密,不可對世人公開。」

「哦,對不起,我、我太激動了。」戲志才經劉易一提醒,他才從激動中冷靜了下來,臉色一慚低頭道。

「呵呵,沒事,你今晚做得很好,把這麼多當朝大官文人名士都引來了,這次通過他們的口,估計我們的懷春酒很快就會打響名聲,利於我們出售,等日後我們再商量如何傾售我釀出來的這些酒。」劉易安慰了他一句,讓他返席去。

接下來,果如劉易所料,在熱烈的氣氛當中,這些文士不勝酒力,一個個貪杯而喝醉了,連文丑顏良這些喝酒如喝水的猛將都喝醉了,更何況是這些酒量一般的文人?

不過,讓劉易感到意外的是蔡邕並沒有喝醉,面對如此美酒的誘惑,蔡邕都沒有喝醉,可見其人的自制力非同小可。

另一個沒醉的是戲志才,剛才聽了劉易的提醒後,他也極力的控制著自己沒有多喝。

這次這些文人名士聯袂而來,並沒有帶著手下侍從,那麼自然也不能回去了,劉易只得吩咐黃正和武陽及戲志才安排那些喝醉了的文人去休息。

而沒醉的蔡邕,卻堅持要回去。

劉易知道,蔡邕此次從流放之中被朝廷召回,估計還沒有官復原職,而且,劉易的印象當中,他很快就不知道如何又衝撞了皇上,再次被皇上流放,直到皇上駕崩董卓進京之後,董卓想藉助他的名望來穩定天下的文人,才把他召回洛陽京中,授以高官,一天內連升三級,官達中郎。

由於剛才一首詩已經和蔡邕有了一點共鳴,劉易親送他出門,藉機和他多親近。

「蔡大人。」劉易把他送出到門口,才問他道:「我知道,蔡大人近幾年來過得不是很如意,這次皇上把大人你召回,不知道為了什麼事?大人應該也是和家人一起回京的吧?都安頓好了么?」

「呵呵,在勞劉易小兄弟的關心了,皇上召蔡某回來,現在都還沒有見到皇上,連我自己也都不太清楚,至於我的家人,現在都安置在驛站里,呵呵,不怕你笑話,我那小女兒,天生嬌憨,晚上見不到我就不睡覺的,所以我才不敢像盧大人他們那樣,放開胸懷謀求一醉。」蔡邕此時對劉易也很有好感,劉易年少又懂大體,又有文才,為人也落落大方,自然是看劉易很對眼,所以,也不隱瞞自己的家事。

「都住在驛站里?這不太好吧?驛站里人應該還有來自各地的一些官員,人多口雜,你們出入可能都不太方便。」劉易關心的問。

「這也沒辦法啊,我蔡家在京城的祖業早就破落了,房產被朝廷收去還沒有返回,不過,等見到皇上後,估計就會給我一個交待了吧。」蔡邕有點無奈的樣子道:「近些年蔡某一家人流落到別處,都是告朋友的接濟才能煞過來的,現在想置業也沒有這錢財了,老夫倒無所謂,就是苦了我的孩兒。」

「呵呵,蔡大人真是一個慈父,想來你們的孩兒有大人這樣的父親,一定會感到很自豪的。」劉易說完,臉容一正道:「蔡大人,在洛陽置業就沒必要了,我前幾天,讓兄弟們在洛陽里購置了幾處房產,不如,我借你一座院子先住著,你看怎麼樣?」

劉易知道,如果自己直接給錢蔡邕,他一定會拒絕的,所以,才不如用另一種方式來幫他。

「這……方便嗎?」蔡邕果然有點意動。

「方便,這有什麼不方便的?正如大人你說的,不能苦了孩子啊,如果大人你同意搬到我那院子,我明天就派人去幫你們搬進去。」劉易見他並沒有明顯的反對情緒,趕緊拍板道。

「如此……」蔡邕想了想,有點猶豫的道:「如果方便的話,那麼就討擾了,等皇上返還我蔡家的祖業,我就搬走。」

「哈哈,蔡大人如此說就見外了,你們儘管住就好了,對了,那院子就在我這宅院附近的,等搬來你們就知道了。」劉易不用蔡邕有疑問,故意像對他有企圖的樣子道:「其實,小子仰慕蔡大人的學問,希望能有多點機會向你討教,能夠常常聽到蔡大人的教晦,這是小子的榮幸。」

「那好吧,我也不說門面話了,哈哈,反正老夫這幾年都是靠借住朋友的房子過來的。」蔡邕倒也有點光棍,胸懷坦蕩的笑道。

「黃正武陽,兩位大哥,請你們再辛苦一會,幫我送蔡大人回驛站吧,順便,進去提上一壇酒送去。」劉易轉頭見到忙完的黃正和武陽,趕緊把他們叫過來。

「這、這不用了。」蔡邕見劉易對自己如此關心,不好意思的搖手道。

「夜深了,最近城裡不太安全,大人就別推辭了。」劉易讓蔡邕不要在意這些小事。

送走蔡邕之時,劉易又順便交待黃正,讓他在蔡邕的家裡偷偷的留下兩三百兩銀子。

直接給他是不會要的,偷偷留下點錢,可以改善一下蔡邕一家的生活。

其實,劉易如此把蔡邕一家弄到自己這附近來居住,這就等於可以隨時掌握蔡邕的情況,如果估計不錯,不久蔡邕就會被流放到北方去,到時候自己挾持也好,怎麼樣也好,就算綁也要把他綁到自己的基地里去。

第二天一早,酒醒的眾人才離去,當然,離去之時少不了要劉易拿酒出來相送。他們既得詩又得酒,自然會更加落力的說劉易的好,劉易也不肉痛這一點酒。

接下來的工作,劉易繼續釀酒,別的事都交待義兵們去作,比如為蔡邕購置一個住處,為蔡邕搬家的事,以及到鄒氏商行去提取糧食到城外傷兵營的事。

而戲志才,除了抄寫醫館的布告之外,還要抄寫懷春酒的售買布告,劉易決定了,等自己釀出多一點酒種,決定舉行一個拍賣式的銷售酒會,地點在哪都決定了,劉易決定在怡紅樓舉行懷春酒的首次拍賣。

雖然和怡紅樓鬧得不太愉快,但是劉易知道,只要有錢賺,那怡紅樓的掌柜魏采是不會拒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