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七十三章臨江仙

第七十三章臨江仙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3002

顏良和文丑兩人之間的兄弟之情,不是一般人能夠明白的,劉易只知道,顏良被關羽殺了後,文丑不顧一切的去為顏良報仇,結果,也喪於關羽之手。

他們兩人,有點像關羽和張飛之間的那種血濃於水的兄弟情義,後來張飛在關羽被殺後,還不是不顧一切的要為關羽報仇?所以,劉易看準了顏良和文丑兩人的命脈,只要制住了一人,就等於是同時制住了兩人,而同理,只要得到了一個人,那麼也就等於是得到了兩人。

劉易現在的家底還很薄弱,真正的一流武將也只有高順一個人,這是遠遠不夠的,所以,顏良和文丑,是劉易想方設法都是收在身邊的兩員猛將。還好,袁紹為了不必要的意氣之爭而惘顧文丑的性命,這就給了劉易挖牆腳的機會。

劉易相信,只要自己控制住文丑,那麼顏良也就只有聽命於己的份,等到時候採用點小手段,此兩人甘心追隨自己是早晚的事。

「哈哈,顏良兄弟,你既然已經把話說明白了,那麼你和文丑以後就和袁家沒有關係了,現在,就先跟我走吧,我最近自己釀了一些美酒,我們喝酒去,這個什麼的詩樂會不是我們這些粗魯的人參加的。」劉易見袁紹被氣得不輕,心裡不禁直偷著樂,如此都被自己挖得牆腳,一下子讓袁紹損失了兩員一流武將,而他似乎還不知道顏良和文丑兩人的價值,劉易覺得,還真的有點大快人心,故意大聲的對顏良招呼著,臨了再給袁紹撒一把鹽。

「主公!這是顏良最後一次叫你主公了。」顏良有點無奈的對袁紹一拱手道:「文丑還在他的手上,顏某也只能跟他走了,主公保重。」

顏良說完,才一手拿起自己的長柄大刀,另一手拿著文丑的那桿鑌鐵長矛,警惕的看著張合等一眾武將,慢慢的跟著劉易手下義兵的身後。他和文丑的武器都是長武器,不方便帶進怡紅樓,內,本是交在一般的侍衛拿著的,現在已經脫離了袁家,自然是要把武器一併帶走。

「主公,就這樣放他們走嗎?」張合有點不忿的問袁紹道。

「哼!不放又能怎麼樣?別人反了碗底,你打得過顏良么?」袁術替袁紹答道。

「本初,還是算了吧,事情都這樣了,多想無益,我看劉易也不是那種窮凶極惡之徒,說什麼的滅你們袁家滿門的話,我看只是一怒之下的戲言,再說,憑你們袁家的勢力,他又有那個本事滅得了?可惜了顏良、文丑兩員猛將啊。本初,這事還是你負缺考慮啊。」曹操知道已經打不成了,安慰著袁紹道:「現在火已經滅了,我們還是上樓去喝幾杯,算是我們哥倆的分別酒吧,不日我也要離開洛陽了。」

顏良為了文丑不被害,袁紹知道如果自己再下令攻擊,顏良肯定會敵住張合,儘管還有一眾武將,可是他們是劉易的對手么?只要沒有被豬油蒙了心,現在都明白了劉易的武力不在顏良文丑之下,敗紀靈、捉文丑就是明證。此時此刻,袁紹也不得不慎重的考慮一下實力對比的問題。

並且,劉易還有高順及一眾義兵,那些義兵,一副不怕死的兇相,估計打了起來,自己也討不了好。就在顏良最後叫自己一聲主公的時候,袁紹才突然的醒悟,終於醒起自己犯了錯誤。

他第一次,終於醒覺到劉易並不只是一個義兵那麼的簡單,明白到自己自始至終都小看了劉易。現在,竟然白白的損失了兩員猛將,實在是不應該也。可惜,曹操先一步把可惜顏良文丑的話說了出來,讓袁紹一時間也拉不下面子挽留顏良,否則,他還真的有一種出言留下顏良的衝動。

「唉,不是我的,始終不是我的,算了,要走就讓他走吧,畢竟都是賓主一場,我也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袁紹慢慢的回復了正常,搖著頭道:「不過,這個劉易,來日我袁某必有回報!」

「哈哈,這就對了,說起來,今天的我也有點小看了這個劉易了,這小子,有點不簡單,以後你們兄弟兩個,還是要當心一點。」曹操的嘴角現出了一絲不為人注意的陰笑,一手一個,挽著袁紹、袁術兩人上樓去。

其實袁紹損失了兩員猛將,曹操的心裡還不是偷著樂?曹操既然是立志培養自己的實力,那麼在潛意識當中,袁紹、袁術兩兄弟就是他的潛在競爭對手,他們的實力受損,於自己沒有半點壞處,唯有可惜的是,曹操不能收此兩將為自己所用。

劉易在袁紹、袁術一眾手下的虎視眈眈之下安然的離開,才離開了怡紅樓不遠,突然想到這個什麼的詩樂會,忽然又有了一個噁心噁心一下曹操及袁氏兄弟等人的想法。不由把沒能參加詩樂會要提前離場而有點鬱悶的戲志才拉到一旁道:「對了,戲先生,你還敢不敢回去參加詩樂會?」

「嗯?你又有什麼的主意?你又想回去?」戲志才有點心有餘悸的道:「別別,現在為高順老弟贖了人,你還是別回去了。」

事實,剛才所發生的事,戲志才還真的被劉易弄得驚出了幾身汗,但他只是一個文人,許多事都幫不上忙,而且,當時的情況也的確輪不到他出言說話,袁家兄弟也實在是太仗勢欺人了,他就算是想插話也沒有機會讓他說。現在鬧出了這樣的事,和袁氏兄弟勢成水火,他怎敢再讓劉易回去生事?

「呵呵,我才沒有興趣再回去呢,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首詩詞,想讓你幫我帶回去,順便你也可以參加那個詩樂會,相信他們不會和你一個文人計較吧?」劉易陰陰地笑道。

「哦?你還懂作詩?」戲志才懷疑的看著劉易道。

「哈哈……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劉易大笑兩聲,隨即便念出了《三國演義》開遍詞臨江仙。

「滾滾長江東逝水……」戲志才驟然的聽到劉易念出這首詩詞,只覺此詞清新悅目,氣度宏大,詞中意韻深厚,情真意篤,一時間竟聽得痴了。

「這、這真是你所作?喂喂,劉哥兒,快,快再念一遍。」戲志才有點失態的一把拉著劉易,焦急的道:「千古名句啊!快,念多幾遍讓我好記起來。」

劉易心裡暗笑的念多了幾遍讓戲志才記住了才道:「唉,本來嘛,袁家公子也算是一代人傑,如果不是那麼蠻不講理該多好?我劉易不敢自稱英雄,可是自問也是一個喜交天下豪傑的人,大家一壺濁酒喜相逢多好?非得要弄成現在這樣反目為仇?哈哈,算了,戲先生,你回去怡紅樓,把我這首詞送給曹操大人及那兩兄弟吧。曹操大人也算是為我美言了幾句,本應和他把酒論交的,只等下次有機會再請他喝酒了。」

「好好,那我現在就回去。那曹操大人也算是一個人物,把這詞送給他,相信他一定能領會得到小子你的意思的。」戲志才已經有點迫不及待的往回跑著道。

「哈哈,那你去吧,不過,想喝我的好酒,就請早一點回來哦,晚了絕不留酒。」劉易對著戲志才的背影笑道。

「聽了你這首詞,喝什麼酒都沒味道了。」戲志才跑著,突的停下,心有所悟的回頭指著劉易促狹的道:「哈,你這小子,實在是太壞了,娘的,你這首詩詞一出,已經是千古絕唱,丫的,什麼的詩樂會?今晚還有人敢作詩詞嗎?哈哈……妙妙妙!」

戲志才這個文人居然暴了粗口。

「走!我們回家喝美酒!保證會比這首詩詞好喝!」劉易不再管戲志才,只是示意黃正和武陽留下暗裡保護戲志才,自己一手搭上高順的肩膀,拉著他向前走著道。

當然,也自來熟的對那顏良招招手道:「顏良兄弟!我的美酒也算你一份了,跟上吧,我劉易今生今世絕對不會虧待了你!」

顏良面無表情的扭過頭,心裡感到劉易所說的話有點莫明其妙,誰和他是兄弟了?不虧待了自己又待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