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七十二章背叛

第七十二章背叛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451

「二虎,你架著文丑跟上,誰敢有異動,就先殺了他!跟我走!」劉易指示二虎及另外一個義兵架著文丑跟著自己,率先往怡紅樓外走去。

決定了要走就走,劉易一點都不擔心袁家兄弟是否會對自己等人發起攻擊的問題。

說實在,劉易還有點希望袁紹和袁術兩兄弟能夠不依不繞,拿出一點世家豪門的骨氣來,最好就是不顧一切的來攻擊自己,只有如此,劉易才可以更加方便殺人立威。

呵呵,劉易本來就是想借他們的手樹立自己的威望名望,可是現在都還沒有真的殺人見血,看樣子這個威望還沒有真正的立起來,不能夠讓別人一見到自己就心生畏懼,劉易的心裡始終都覺到有點美中不足。

一個真正的猛人,至少要在武力上讓所有人都知道,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可是現在,此事鬧來鬧去,似乎還沒有樹立下足夠的威望,這讓劉易的心裡感到有點鬱悶不滿。

丫的,劉易還真的不知道那飛將呂布來逛這青樓的時候,他是如何王霸之氣大放,是如何的協迫到青樓答應高順贖人的。現在自己已經出手擊敗了袁術手下的頭號大將紀靈,又將袁紹的手下猛將文丑擒住,還真的在青樓放起火來。可是,劉易現在發現,自己做了這麼多,可看看四周圍觀的人,他們似乎對自己並沒有那種敬畏的觀感,反而是饒有興趣的在遠遠觀望著,對自己議論紛紛,儘管他們是在低頭輕語,可是看其神態表情,不像是敬怕劉易,而是像把劉易當成是一個新聞人物那般的在議論。

其實,劉易自己都不知道,他一時半刻,還真的很難讓別人對他產生敬畏驚懼的感覺,特別是那些和他怨沒仇的人,那些人,不但不畏懼他,並且還有一種想親近他的衝動。

呂布,其實他的飛將之名也並沒有為天下人所知,眼下也就只局限於并州一地,但他之所以在怡紅樓都能夠輕易的協迫到青樓,那是呂布的那種驚天的煞氣,天生戰神的嗜血殺氣,那種嗜血藐視蒼生的眼神,沒有半點感情的波動的眼神,一般人只要見到他,都不自禁的對其產生一種畏懼的心理,不敢對他有半點拂逆。

而劉易的身上,始終都缺少了呂布的那種視世間一切為無物的冷酷,沒有呂布的那種取捨予求的暴戾之氣,沒有呂布的那種嗜血的殘忍,所以,劉易一時半刻是做不到讓人怕的。

如果是呂布,根本就不需要多說什麼,來到怡紅樓,誰敢有半點拂逆他的意思,誰就當場血灑。他不管對與錯,只懂自己的喜與好,像那放火燒樓,若是呂布,也斷不可能有再讓那魏采救火的可能。

說到底,劉易還是太善良了。

而且,一個小小的義兵,跑到青樓來贖姑娘,為了一個青樓小姐,不惜與怡紅樓、袁家兄弟產生衝突。而這個義兵卻剛巧又是近幾天在洛陽風傳的敢殺禁軍官兵,再向宦官張讓勒索了十五萬兩的劉易。

劉易不知道,他身上所發生的事,別人都把這些當成是一種新聞、茶後談資來相傳,所以,劉易更像是一個可以帶給大家新聞話題的公眾人物,而被別人忽視了劉易的武力膽略。特別是這些都是值得讓人津津樂道的事情,大家聽著或者說著,似乎也可以大快人心。

畢竟,世人對蹇碩、張讓等等是從下意識里生出的厭惡感,大家都知道他們是奸佞反派,所以,反之,他們就覺得劉易是好人,是正派,所以,大家都很自然的就把劉易當成是正面人物來看特來傳播。

比如,這怡紅樓的事,明眼的人都明白是什麼的回事,在場圍觀的人,其實從情感上出發,他們都希望劉易可以安全的走出這怡紅樓,而且都很有代入感的在暗暗為劉易打氣。

怡紅樓、袁家兄弟,一個是人人都知道的背後有著大勢力的青樓,一個是四世三公的豪門大閥,在大家的眼中,都像是袁家兄弟在仗勢欺人,而劉易,則像是那些被欺壓而憤而反抗的弱小者,所以,大家不但不感到劉易可怕,反而是覺得劉易有點親近。

事實,如果不是懾於袁家兄弟的權勢,這個時候早就有人跳出來指責青樓做事不厚道,或者是指責袁家的人太過持強凌人了。

種種原因,袁家兄弟、曹操或者是青樓的人,劉易都能夠青楚的感應到,他們,似乎都還沒有正視自己,沒有對自己產生畏懼,劉易覺得,這是一種失敗……

還好,義兵們所展現出的精氣神,似乎讓四周的人感到了一點殺氣,劉易才趕緊借勢帶人走出怡紅樓。

「別人他們走了!動手!」袁紹見劉易走出了怡紅樓,想到如果真的讓劉易如此大搖大擺的離開,那麼袁家的臉還真的給丟光了,袁家什麼時候弱小到被人威脅滅門都不敢有半點表示的?所以,他也不再管文丑是否還在劉易手上的事,如劉易所願的下了決心的喝令手下開始攻擊。

「殺!」

袁紹的話音一落,站在袁紹手下之中的一個身穿白袍的漢子突地竄出,他手中的一桿長槍像毒蛇一般,呼的一聲直刺劉易的後背。

與此同時,袁術的手下也紛紛搶著上前攻擊劉易及護著劉易的義兵。

劉易感應到身後的槍風,但卻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像根本不知道身後有人攻擊自己似的,依然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當!」

就在那長槍快要刺到劉易的後背時,一道白光閃過,堪堪的為劉易架住了長槍。

「呵呵,看來你已經作出選擇了,你為我擋了一槍,其實就等於救了文丑一命。」劉易平靜的轉頭看了一眼拿著一柄長刀神情複雜的顏良一眼,才對差點一劍剁下文丑頭顱的二虎道:「保護好文丑,別讓他死了,先把他帶回我們的住處。」

「顏良!這劉易得罪了我們主公,今天無論如何我也要把他擊殺的了,你別讓我張合為難,你讓開!」

「張合!對不起了。」顏良帶著歉意的看了一眼張合,才轉而對袁紹道:「袁紹公子,顏良一輩子就只有文丑這個兄弟,我不能眼看著他死,而公子又不肯為了文丑低一下頭,所以,顏某隻好對不起了,從現在開始,我顏良、文丑,永遠脫離袁家,從今後,我兩兄弟再也不是袁家的人了。袁公子對我顏良的大恩,來日必有所報,但今天,有我在,你們是殺不了劉易的。」

「顏良!你、你好……」袁紹見顏良為了文丑終於是背叛了自己,氣得指著顏良一口氣蹩著,不知道要如何指責他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