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七十一章袁氏兄弟的喜好

第七十一章袁氏兄弟的喜好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3275

「主公!曹大人說的好像也有一點道理,不就是一個青樓女子么?這些事好像也與我們無關吧?既然怡紅樓的魏掌柜都已經答應讓劉易贖走那姑娘,我們沒有必要為了這一點意氣之爭而讓我兄弟文丑白白喪命吧?」顏良聽到袁紹斥責自己,趕緊再次跪倒在袁紹的面前,神態誠摯的道:「主公,我知道你們放不下這個面子,此事誰對誰錯也不用管了,我代替你們向劉易賠禮道歉。」

「顏良!你、你……有什麼資格代替我們向那小子賠禮道歉?放肆!你退下!」袁紹被顏良的行為氣得臉色鐵青,如果不是顏良文丑的武力的確不錯值得他依杖的話,袁紹可能都要下令讓人把顏良拉出去一頓好打了。

「不,文丑是我的兄弟,我、我不能眼看著他白白被殺死!」顏良斷然的說道。

「你、你想作反?你們兄弟吃我的穿我的,拜入我們袁家,就得聽主人的命令!哼,你給我退下去,如果你不忍心看著文丑死就別看,我讓張合他們上,殺了劉易為文丑報仇!」袁紹氣急敗壞的喝道。

袁紹近幾年來,一直都在韜光養晦,暗中培養自己的勢力,伺機而動。他在別人的眼內,溫文爾雅,性情和善,但卻想不到今天會被劉易這個小小的義兵弄得顧此失彼,形象大失。

事實上,袁紹也算是一個聰明而有一定才華的佳公子,要不然,他也得不到那麼多的武將文人的投效。只可惜,他和袁術一樣,久處在袁氏四世三公豪門大族的巨大光華之下,久而久之,就養成了一種慣於別人奉承,自以為是的自大傲氣心理。

他和袁術兩兄弟,在性情上,其實有點南轅北轍,袁紹因為人長得一表人才,又有一定的才華,因此,他雖然是一個庶子,但卻深受袁家上下的喜愛,把他當成是袁氏一家的接班人來培養。而作為袁家嫡子的袁術,則是好大喜功,性情乖張,表面看上去,處處都給人一種咄咄逼人、飛揚跋扈的感觀。此兩兄弟,可以說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性情沒有一點相似之處。

而唯一可以讓他們走到一起來,或者說是他們共同的興趣的話,那就唯有女人這一點。此兩兄弟,都是好色如命的傢伙,平時都不知道做了多少欺男霸女的壞事,只不過袁紹是暗裡做,而袁術則是明裡做。

而且,他們都喜愛一起玩弄女人,除了他們的正妻之外,一般的女人,他們都喜歡兄弟兩人一起赤膊上陣,尋求那種另類的刺激。人.婦、奴婢侍女、哪怕是青樓妓女什麼都好,只要是一人看上的,就相當於是兩兄弟看上的。正是如此,袁紹才會那麼不遺餘力的力挺袁術。

那個高順想要贖走的青樓女子,袁紹也偶爾見過,的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美人兒,他老早就想玩弄一翻了,只是礙於怡紅院的規矩,如此才沒有把那女子帶走。

他看上的女人,又怎麼甘心讓劉易贖走呢?所以,縱是怡紅樓已經答應了讓劉易贖走那個女子,袁紹的心裡還是有點不甘心,而且,他覺得自己在占著絕對的實力的情況之下,沒有必要向劉易服軟。加上劉易把話說得那麼絕了,既然說大家都已經成了生死仇人,那麼,袁紹也不想讓劉易能夠活著離開怡紅樓。

「嘿嘿,顏良,你不想聽聽我說的條件么?」劉易見袁紹和顏良起了爭執,不禁壞壞的笑問。

「哦,對,還請劉公子說說,你要俺顏良如何才答應放過文丑。」顏良沒有聽從袁紹的命令,有點懊惱的偷看了他一眼,才站起來問劉易。

「哈哈,很簡單,我不是說過要殺的只是袁家的人么?如果你脫離袁家,和文丑一起離開袁家,那麼你們就不是袁家的人了,如此,我也就沒有理由再殺文丑了吧?當然,你兄弟兩人得要發誓,從今以後,絕對不能與我劉易為敵,要不然,哼哼,還不如現在就殺了文丑。」劉易很無恥的要挾道。

「什麼?你、你想要我脫離袁家?這……」顏良聽劉易說完了條件之後,不禁猶豫起來。他和文丑好不容易,幾經艱苦才能投入袁家,投入袁家雖然不是太長時間,可是,過和似乎還不錯的,比起和文丑兩兄弟常年在外流浪,飢寒交迫的日子好得多了。顏良還真的有點捨不得啊,可是,若不脫離袁家,而袁紹又不肯就此事作罷的話,那麼文丑的性命就難保,這還真的有點讓他難以決擇。

劉易見顏良一時拿不定主意,也沒有逼他馬上表態,而是環顧了一眼四周,看到放火的義兵已經來到自己的四周,列起了簡單的戰陣和袁紹、袁術的人對持著,而義兵們所放的火,在那魏採的帶頭下,被怡紅樓的人差不多撲熄了。不過,火已熄,可是魏采所說的已經把人送來,現在卻不見人影,心裡不禁一惱,喝道:「魏掌柜的,人呢?半天了還沒有送來么?」

「來了……」

劉易的話音剛落,只見人群的後面有兩個人抬著一副擔架過來,上面躺著一個女人。

袁紹和袁術的人雖然在和劉易等人對持著,可是現場除了他們及劉易的人,還有許多怡紅樓的一眾打手衛兵,除了這些人,還有不少其他人的親兵侍衛,如曹操等人的親兵。所以,袁紹雖然恨不得讓手下上前去攻擊劉易,可是,那個女子可是怡紅樓都同意交給劉易的了,他似乎沒有理由來再阻繞。

一時間,袁紹和袁術都沒有發話,任由怡紅樓的人把人送到劉易的跟前。

「這是怎麼回事?是你們怡紅樓打的?傷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