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十九章控制局面

第六十九章控制局面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678

黃正和武陽等十多個義兵,他們和劉易一起都不知道經過多少次血戰,大夥在戰鬥之間不旦產生了情義還產生了默契。所以大家一聽到劉易在樓上用真氣喊出的喝叫,自然就心領神會,不用多說話,並沒有出聲回應劉易,馬上就行動了起來。

這些義兵都不是蠢笨的人,劉易如此大聲張嚷著讓他們準備放火燒怡紅樓,自然知道劉易那兒出了狀況,也知道怡紅樓絕不會任由他們為所欲為的,他們默契的不出聲回應,如此就不用暴露了自己等人的所在。

至於那個帶大夥到怡紅樓後面院子一間客廳之內的龜奴,則是毫不猶豫的出手把他打暈,免得他會聲張,包括另外幾個在送水送茶的侍女小斯,都一起把他們打暈了。之後,大夥抽傢伙的抽傢伙,準備火種的準備火種,等待著劉易的放火命令。

怡紅樓之內,油燈、燈籠極多,隨手都可以拿到放火之物,所以準備放火的工作自然不在話下,一會就準備好了。

再接收到劉易叫放火的命令,義兵們直接從後院沖了出來,跑進怡紅樓的一樓大廳就馬上到處放起火來。火勢一起,很快,怡紅樓的一樓就燃起了大火,剎那就濃煙禰漫,也因此而引起了身在怡紅樓內的人恐慌,一時間都驚叫雜亂起來。

當然,放火也不用十多個義兵一起動手,大夥都沒有忘記隨劉易到怡紅樓來的真正職責,他們隨劉易來,只是充當劉易的親兵,是為了保護劉易而來的。特別是二虎等幾個義兵,已經有了自等是劉易的親兵的足夠覺悟。

因此,二虎等其中幾個義兵,並沒有參與放火的行動,而是第一時間想衝上樓去保護劉易。

這也算是顏良、文丑兩個人倒霉,也要怪他們太過輕敵,居然分別中了劉易一拳,被擊得向兩個方向摔去。而更倒霉的是文丑,他所摔下的方向,正是二虎等幾個義兵兄弟的方向。

這也要怪顏良、文丑兩人自己,都不知道下面是什麼的情況之下,就直接踏破樓板,輕率的跟著落下樓來要追殺劉易,他們都不知道劉易還有人在下面接應。文丑摔向二虎等人的時候,他其實也注意到了二虎等人,只是,他一時間還沒有醒悟到這些人是和劉易是一夥的,還以為是怡紅樓里的打手護衛呢。

就在文丑回了一口氣,懊怒著正要再撲向劉易的時候,二虎等人也看清楚了劉易,明白到摔在自己等人面前的這個人要想對劉易不利,當下大夥一聲不吭的舉起刀劍就往文丑砍下。

「先制住他!」劉易分擊中顏良文丑之後落地時,就已經看清楚了形勢,及時的喝了一聲,然後自己才再騰身而起,往顏良撲去。

嗆嗆幾聲,劉易的喝叫救了文丑一命,要不然文丑肯定要被二虎等人砍成幾塊。

同時,劉易和從地上翻而起的顏良碰碰的戰在了一起,拳腳相交,發出一聲聲的悶響。

「住手!不想文丑死的就給我住手!」

「住手!別打了……」

劉易在叫顏良住手的時候,魏采也驚惶的叫了起來。

碰的一聲,劉易和顏良對了一拳,這一拳劉易用了暴髮式的勁氣,打得顏良吐了一口血退後,自己也借力一個跟斗退回到二虎等義兵的身旁。

「劉、劉易公子,別、別打了,我把你要的人帶來了,請、請讓我們救、救火……」魏采跳起來大叫著,雙手亂舞,一臉驚恐慌張的跑了過來。

劉易沒管他那麼多,先是一腳掃在文丑的小腿之處,把被二虎等人用刀劍架著的文丑踢得往前一撲,順手再從一個義兵手裡拿過一柄長劍,架在文丑的脖子上試了試,作勢要砍下去的樣子。

文丑卻像一點都不怕死的樣子,呼呼的噴著氣,哇哇的大叫著道:「放開俺!有種的放了我再打過,俺一拳就可以把你打成肉餅……」

「啊,別、別……」魏采已經跑到了劉易的身邊,卻摔了一個跟斗,然後連滾帶爬叫道:「劉易公子,別、別殺,人我給你帶來了,請稍等一會。沈然姑娘馬上送來給你了。」

「哼,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早把人給我不就沒事了?」劉易冷冷的瞪了從地上爬起來的魏采道。

「呃,我、我先救火可以不……」魏采儘管已經練得麵皮厚如鋼,此時也不禁被劉易說得有點無地自容。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劉易敢真的放火燒樓的啊,誰會相信一個小小的義兵居然敢如此的大膽?而且,他也認為既然有袁家兄弟為他架梁子了,劉易就算是想放火燒樓應該也沒有機會了。可是,等到火燒了起來,他才知道害怕,因為,此怡紅樓可是皇室的產業,若真的被一把火燒了,到時候如何追究放火的劉易就先不說,最先掉腦袋的肯定就是他這個掌柜。因此,他下到樓來,見到真的有人在放火燒樓,驚得他三魂不見了七魄,只好趕緊叫人去把沈然抬來,同時央求劉易高抬貴手。

「嗯,火可以救,不過,如果還敢玩什麼的花樣的話,要燒你的怡紅樓,只是舉手之勞,你看著辦吧。」劉易眼帶嘲笑的轉頭對義兵打了一個眼色,自有義兵傳達在怡紅樓里到處放火的兄弟,讓他們暫時停手。

火勢才剛剛燃起,要撲滅還是可以的,當然,如果劉易的人繼續放火的話,那麼就真的沒有救了。

劉易的目的,就是要贖到人,燒樓,也只是協迫怡紅樓把人交出來而已,達到目的了,這怡紅樓也不是一定要非燒了不可。

「奶奶的,不準把人給他,魏采,你娘的找死是吧?」被劉易制住的文丑見魏采剛才還東推西搪的,等別人為他架了梁子後,卻又服軟了,氣得他暴罵起來。

「他找不找死不知道,不過,你可能就要死了。」劉易寒著臉,望向正從樓上匆匆走下來的一眾人。

袁紹、袁術已經看清楚了樓下的情況,兩人都鐵青著臉,眼內寒光閃閃,怨毒的盯著劉易;而曹操看到劉易制住了文丑,臉上卻流露出了驚異的神色,他可能是估計不到劉易會這麼快就控制了局面。

「哼!沒用的東西,顏良!還在等什麼?給本公子上,殺了劉易!」袁紹也看到了劉易腳下的文丑,想到袁術的手下被劉易擊敗,而自己的手下也被劉易擊敗,連一個小小的義兵都解決不了,這叫他將來如何再在洛陽里混?現在尤其是感到臉上無光,心裡一橫,居然不顧文丑的死活,令顏良繼續上前去攻擊劉易。

其實也不怪袁紹不顧文丑的死活,事實是顏良和文丑才投靠袁紹不久,他此時對顏良文丑兩人還不夠重視,大家之間還沒有太深厚的感情可言,袁紹現在也只是把此兩人當成是兩個比較能打的武夫,眼下,見文丑這麼容易就被劉易制住,因此也不太在意文丑的生死。

再說,顏良、文丑上次在怡紅樓之所以要為袁術出手把高順打成重傷,也是因為剛剛投入袁家,抱著一種要多多為主人效勞搏表現的想法,今天也是一樣,如此身先士卒的攻擊劉易,也是想在袁紹的面前好好表現一番罷了。

可惜,他們碰上了劉易這樣的一個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