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十六章進退兩難

第六十六章進退兩難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418

劉易如此口出狂言說要一把火燒了怡紅樓並不是衝動魯莽,而是刻意為之。

其中的原因有幾點。

第一,這怡紅樓做事還真的另人可惱,特別是這個姓魏的掌柜,出爾反爾,說一套做一套,之前怎麼樣,劉易不管,可是就在自己的眼前,居然還敢玩花樣,說好去請示怡紅樓幕後的真正主事人,卻又要向袁紹獻媚求救,想假借別人來給自己使絆子。丫的,有袁術為他撐腰的時候,他在打馬虎,來了一個似乎更有威望一點的袁紹,又想請袁紹為他撐腰,一會再來一個更有名望權力的人呢?那麼此事豈不是一直沒完沒了?如此的一個小人行徑,還真的讓劉易忍無可忍。

第二,劉易也非常明白的一點,這個魏掌柜之所以敢如此推卻打馬虎,主要是自己的名聲名望還不夠,自己在他的眼內還不算是一個人物。事實也是,劉易也知道自己現在的確只能算是一個小人物,只是義軍中的一個小兵,連正規官軍都算不上,更沒有半點官位軍職,又不是什麼的名門世家的子弟,這樣的一個人,根本就得不到別人的重視、尊重。而名聲名望不會平白無故得來的,必須要做點什麼事來提升名望名氣。所以,大鬧怡紅樓,再接著和袁家兄弟產生衝突,如此,不管怎麼樣,今晚過後,劉易知道自己的強勢,將會傳遍整個洛陽城,今後必然不會再有人敢小看了自己。

第三,不懼袁術、袁紹,不懼他們的手下眾將,包括在一旁虎視眈眈的顏良文丑,除了要表現出自己的強勢霸氣之外,劉易就是想讓戲志才及高順看到,讓他們知道自己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成,不管對方的來頭有多大,要在他們的心裡種下自己是一個絕對強勢人物的印象,如此,讓他們今後能夠更死心蹋地的跟隨自己。

除此之外,今晚這裡既然在舉行著什麼的詩樂會,並邀請了那麼多名人名士前來,劉易也要在這些人的心裡植下一個自己的名字,好讓他們在即將天下大亂、群雄並起的時候,能夠記得起曾經有過一個強勢的人物。這對於劉易今後招募他們會有很大的好處,甚至可以想像得到,當自己也擁有一個基地,成為一方豪雄的時候,見識過自己強勢的人,應該都會把自己拿來和袁術、袁紹等勢力相提並論。說不定,到時候就算劉易不主動招募他們,他們都會來投效。

所以,種種的原因,劉易決定要大鬧一場。

再說,劉易也不怕鬧,此怡紅樓不就是屬於皇室的產業么?只要自己站在道理的立場上,燒了就燒了,管他那麼多。到時候,如果萬年公主、張鈞、盧植等人都都保不住了,那麼自己大不了就殺出洛陽算了。

而且,劉易現在已經有了田豐、戲志才、高順三人及一眾義兵,酒種也提練出來了,到時候就算自己不在洛陽,也一樣可以安排他們到洛陽來進行斂財的商業活動,如此也一樣可以賺到錢。

經過這幾天的思考,劉易越來越覺得建立基地的這件事要提早進行了,有點刻不容緩。最好要趕在春耕之前建立起一個基地,否則,等春耕期一過,就會趕不及種上糧食,如此就等於要自己白白養活整個基地的人,消耗太多。只要春耕種上糧食,那麼就能進入一個良性的循環,最少都可以解決一部份糧食的問題。

「好膽!有我文丑在,又豈容你在這裡放肆?」文丑見自己和顏良兩個人的氣勢都壓不住劉易,還讓劉易如此猖狂,敢說燒了洛陽第一青樓,不由氣得張發怒喝道。

「別廢話!如果你們袁家兄弟想要架梁子的話,就請儘管放馬過來!本公子接著就是了。」劉易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體內的真氣再次提升,身子前傾作了一個前撲的姿態,雙目射出一道無比決絕冷寒的神色看著顏良文丑後面的袁紹,咬牙道:「本初公子,你可要想好了,這事與你無關,如果你硬要插手的話,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麼今天我們就不死不休,今後永遠是敵人!是我劉易的生死仇人!如果你們今天殺不死本公子,我劉易發誓,日後必然無所不用其極誅殺你們袁家滿門!」

劉易此個誓言一出,滿堂一陣嘩然。

聽到的人都感到有點牙痛,這個世上居然還有人敢當著袁家兄弟的面說出誅滅袁家滿門的話。如果劉易不是瘋子,那麼就是傻子,這、這也太狂妄了。

「哎呀呀!氣死了!袁公子,請你下令,讓我殺了這小子!」文丑怒極一跺腳,碰的一聲就把樓板給踩穿了一個大洞。

不過,沒有袁紹的命令,他也只能這樣發發脾氣。

袁紹也被劉易這個誓言氣得滿臉通紅,眼神怨毒的盯著劉易,胸膛起伏。說實在,袁紹的心裡很明白這件事的來朧去脈,心裡也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也不怎麼看得起劉易。為不為青樓架梁子只是一念之間,可是劉易如此一說,這就等於把他逼到了一個進退兩難的地步。

架梁子,就結下一個生死大仇,不過,這個他倒不怕,劉易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怎麼都不相信顏良文丑的合擊會殺不了劉易,就算兩個人殺不死劉易,還有張合、高覽、淳于瓊等將在,還有袁術手下的眾將,如果真的要架梁子,袁紹也不會再讓劉易活著離開。可是,在場這麼多人,現在一鬧開了,到時候世人皆知,此事的確是青樓做得不對,自己硬要為青樓出頭,如此會給袁家帶著詬話,於袁家今後的發展不利。

不架梁子,卻也因為劉易把話說死了,如果自己不有所表示的話,那麼豈不是讓別人誤會了自己袁家怕了他劉易么?

所以,袁紹現在進退兩難。

「好好,竟然敢說誅殺我袁家滿門!哈哈……」袁紹怒極而笑,也不顧自己翩翩公子的形象了,知道自己已經退不得,這事無論如何都要架下來了,念頭一轉之間,喝道:「既然劉公子如此咄咄逼人,還以為我袁紹會怕了你,那好!顏良文丑!不要留手,給我……」

「慢!本初兄,且讓我說兩句。」袁紹正要下令讓顏良文丑擊殺劉易的時候,他身後有一人匆匆排眾而上,大聲打斷了袁紹的下令道。

「嗯?孟德兄?你還沒離開洛陽?」袁紹側頭看了一眼,見來人是曹操,只得先打了一聲招呼又恨恨盯著劉易的道:「還有什麼好說的?別人都划下道來了,我能不接嗎?」

孟德?曹操也來了?

ps:祝各位朋友端午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