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十五章大鬧怡紅樓

第六十五章大鬧怡紅樓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958

紀靈的武勇,袁術是最清楚的,才幾個照面就被打飛,並摔到樓下去,生死不知,這的確是讓袁術的心裡打了一個冷顫。

再加上另外兩個不遜色於紀靈的武將俞涉、樂就也被劉易的氣勢壓住,一時竟不敢上前攻擊劉易。還有劉易出手攻擊紀靈的時候,似乎還是從他的身旁掠過的,如果劉易的目標是他的話,恐怕被打飛下樓去的人就是自己……這些都讓袁術感到頭皮有點發麻,情不自禁的感到有點心虛,被嚇了一跳。

「魏掌柜,我說的怎麼樣?請你給一個準話,行還是不行!」劉易見成功壓制住袁術的囂張氣焰,也不回答袁術的驚問,而是沉著臉盯著魏采問道。

「這……」

「嗯?」劉易的眼睛一寒,非常不喜歡這個魏採的猶豫。

「這、這我要請示一下老闆才可以,不知道劉公子可不可以稍等片刻?」魏采猛向一旁的袁術打眼色,可是袁術卻還在驚呆之中,沒有注意到他,見劉易不耐煩的盯著自己,心裡無由來的一慌,額上也飆出了汗珠,情急之下想到了拖字,趕緊謹小慎微的找了一個措詞說道。

魏采現在的確是左右為難,袁術看中的姑娘,他不敢作主,如果自己當著袁術的面把那姑娘乖乖的送來,那豈不是等於嚴重的得罪了袁術?

可是不答應,劉易的手段已經見識到,居然敢當著袁術的面把袁術的手下猛將打了下去,如此就證明了劉易的強硬,證明劉易絕對不是好欺負糊弄的主,同時也證明了劉易不怎麼把袁術放在眼內。

當然,聽劉易自報姓名之後,魏采也知道了劉易是何許人物,知道了劉易只不過是一個義兵,論身份地位和袁術差了不只幾條街的距離。可是也正是如此,才讓魏採的心裡更加的顧慮,因為這些義兵似乎都是一些亡命之徒,連官兵都敢殺,連最深得當今皇上信任的張讓都敢敲詐,自己只是怡紅樓的一個小小掌柜,算哪棵蔥啊?看劉易那陰寒不耐的眼神,魏采不知道如果自己不答應,都不知道劉易會弄出什麼的事情來。

「又要請示你們的老闆?」

前不久在鄒氏糧米商行碰到那個神經過敏的掌柜,背後還有老闆,如今這個怡紅樓的掌柜背後又有老闆,劉易有點無語了。怎麼這三國時代的掌柜都頂不了事啊?不過,劉易也沒有太過奇怪,因為在來怡紅樓的路上,戲志才已經說了這怡紅樓的背景後台。

劉易想著,不悅的一揮手道:「那先安排一個廂房給我們,我只等一盞茶的工夫。錢已經給你了,到時候如果還沒有見到沈然姑娘,那麼你們這個什麼詩樂會就別搞了,趕緊疏散一下這裡的人,免得一會有什麼火災什麼的,燒死人就不好了。」

劉易完全是赤果果的威脅魏采,說完又故意對高順道:「高順大哥,你現在下樓去先交待一下下面的兄弟,一會注意聽我的命令,見不到你的同鄉女子,就要他們放一把火吧,反正,這裡都是禍害女子的賤窩,這裡的人又說話當是放了一個屁,留下這樓也沒有什麼的意義了。」

「呃,那、那我這就去,會儘快給劉公子一個滿意的答覆的。」魏采聽得心驚肉跳,此時此刻他也不指望怡紅樓的那些護樓打手了,連袁術的手下猛將紀靈都讓劉易輕易擊敗,他們來了能頂事么?除非讓官家派多點官兵來,可是,如此一來,今晚怡紅樓準備良久的詩樂會就不能搞了,準備了這麼久的一個活動就要泡湯,他其實也只是跑跑腿應酬應酬的份,弄得詩樂會中途夭折,他了負不起這個責任。

「誰在上面鬧事!」

在魏采正要急急去見幕後的主事之時,樓下傳來了一聲暴喝,接著就從下面涌了一群人上來。

紀靈摔下樓梯,引起了下面一陣騷亂,自然會引起下面的那些打手注意。對此,劉易也早有心理準備,就看這個魏采懂不懂做事,如果怡紅樓想採取強硬態度的話,那麼劉易也不介意真的大鬧怡紅樓。

不過,那一聲暴喝的聲音剛落,樓梯之處嗖嗖的竄上了幾個人,越過了那群湧上來的人,率先搶身上到了樓上。

最先上到的兩個人,一個藍色勁袍,一個黑色勁服,兩人都是身形魁梧,虎背熊腰。上到來的時候,殺氣騰騰。

藍衣壯漢,臉留長須,臉泛古銅,闊臉寬額;黑衣壯漢,臉色灰黑,一嘴粗胡,形臉更是奇醜無比,有點像古代人猿的長相。

此兩人,一個像是稍眯著雙目,一個瞪圓眼珠,目光閃閃、殺氣橫流的一掃樓上情況,然後就把目光鎖定在劉易的身上,因為此時樓上氣勢最盛的就是劉易。

不消說,劉易不用想就從那黑丑漢的容貌可以確定,三國的第一醜人文丑以及和文丑稱不離砣的顏良應該就是此兩人。

此兩人一出現,劉易就感到了兩股無形的壓力壓迫而來,連高順也臉色一變,悄然的站到了劉易的身旁,示意要和劉易並肩作戰。

「哎呀,袁紹公子來得正好,這、這事還請公子幫我們怡紅樓作主啊。」魏采見到袁紹,眼睛一亮,就迎了上去。

既然顏良文丑出現,那麼袁紹應該也來了。

「大哥……」袁術似乎也回過神來,也迎了過去。

「嗯,紀靈怎麼會事?誰把他打成那樣子的?」

顏良文丑的身後,現出了一個二十來歲,白白凈凈長得還算俊朗的一個公子。

「是、是劉易打的。」袁術似乎一下子又有了憑藉,剛才的心驚已經消去,狠狠的一指站在離樓梯不遠的劉易道。

「劉易!」

他的目光一亮,和劉易的打量他的目光碰撞到了一起。

「我聽說過你,你很不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袁紹居然現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虛向劉易拱了拱手道:「在下袁紹袁本初,不知道令弟做出了什麼事讓劉易公子如此動怒?對他的部將紀靈下如此的重手?劉易公子可否解釋一二?」

裝糊塗?剛才袁術氣陷囂張,劉易也懶得和他多說,也知道和袁術是沒有什麼話好說的,也說不通。而現在,袁紹的態度勉強還算過得去,不亢不卑,有幾分世家大豪公子的風範,似乎也容得下別人說幾句話,有點想做和事佬的樣子。

只不過,他的語氣之中,始終都像有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言詞之間似乎帶著一種定性的質問,這讓劉易的心裡很不爽。

當然,這些也沒有什麼,如果是平時,劉易或者會順勢下台,和袁紹解釋一二,此事也不宜鬧得太大。可惜,劉易現在怒了,不是對袁術或者是袁紹怒的,而是對那個魏采怒了。

這傢伙,居然敢無視自己的說話,剛說了要去請示幕後的主事人,卻一見到袁紹就請袁紹作主,這人也太不上道了,倒底是他幕後的主事人話事,還是袁紹話事?怡紅樓是他幕後主人的還是袁紹的?他以為有袁紹在,自己就不敢大鬧這怡紅樓了么?

「袁本初袁公子,我也聽說過你,不過,這事與你無關,當然,如果你想攬上身,也請便!」劉易對袁紹也虛抱了一下拳,臉色漸漸的轉冷道。

「呃,劉易公子……」袁紹的眼色閃過一絲惱怒。

劉易沒等他說完,霍地轉身,面向大堂圍觀的客人,運氣大聲道:「今晚的詩樂會取消,各位朋友,請速度離開。一刻鐘的時間!希望怡紅樓出來一個能真正說得上事的,一刻鐘之後,如果還沒有人出來見我劉易,哼!」

劉易也不懼顏良文丑兩人的氣勢,扭頭看了一眼那聽得目瞪口呆的魏采一眼,從牙關里迸出一聲冷哼,用震耳的聲調高聲喝道:「黃正、武陽,一刻鐘後,帶著兄弟給我放火,燒了這丫的黑窯子!」

劉易運氣吼出的說話聲幾乎響遍整個怡紅樓,在剎那之間,整幢怡紅樓一下子騷亂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