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十二章怡紅樓

第六十二章怡紅樓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578

高順在前面領路,一行人轉入了洛陽城內最繁華的一片燈火輝煌市區,地處城南主街道的玄武大街。

玄武大街,是從正南門一直貫通皇宮的大道,寬闊廣大,可容十多二十匹戰馬並騎而行。現時才天黑不久,正是城內夜生活剛開始的時候,街上熙熙攘攘,么喝吵嚷聲不絕於耳。

玄武大街的前段,有一個寬大的十字街口。就在街口之處,有一幢高達四層的大型樓閣,那樓處在那兒顯得特別的醒眼恢弘,而四周的樓角屋檐,掛滿了點著的紅色燈籠,整幢樓閣似乎都被一片朦朧的艷紅籠罩著,很有喜慶氣氛。

閣樓之內,隱約的傳出一陣陣聲樂琴聲,從樓閣的窗檯可以看得到裡面影影綽綽的人影,此時正是賓客們在尋歡作樂的時候,時不時也可聽得見某個賓客放浪形骸的笑聲。

「快到了,就是那……好像是叫什麼的怡紅樓。」高順有點扭捏的指了指那高大的樓閣道。

一路上大夥說說鬧鬧,聽到高順說到了,大夥都駐足欣賞了一下那閣樓,在城內,除了廟內的廟塔以及皇宮裡的建築,很少有高達四層的以上的建築,所以,那樓閣在城南區域,也算得上是一枝獨秀了。

「那?怡紅樓?天啊,高順兄弟,你確定是要去怡紅樓去贖人?」戲志才卻失聲的驚訝道。

有了高順帶路,劉易也沒有多口問高順要去哪間青樓,而且,要到哪間青樓贖人,劉易也不太在意,現在見戲志才如此驚訝,奇怪的問他:「怡紅樓就怡紅樓,有什麼好驚怪的?」

「呃,那個,劉哥兒,這、這怡紅樓是洛陽京城最大的一家青樓,我這幾天在外面混著,關於這怡紅樓的傳聞也聽過一些。」黃正雖然沒有像戲志才那般失驚,但是神色也有點怪怪的。

「哦?莫非這怡紅樓還有什麼故事不成?跟我說說。」劉易整了整衣襟,越過站定的高順,帶頭往怡紅樓走去。

「怡紅樓是大豪寇家的產業,這寇家的和皇室關係密切,聽說其中一子是先帝的駙馬爺,裡面的小姐,大部份都是犯臣的家眷,平時有女俘或者犯人的家眷,都會優先送來怡紅樓里做小姐的。一般的女子,進了怡紅樓,幾乎就沒有再被贖身的機會,除非是年老色哀,或者為小姐贖身的人很有來頭,要不然,根本就不可能從這裡贖走小姐的。」黃正追上劉易,在劉易的身旁解釋道:「高順兄弟說他可以用一百兩銀子在裡面贖走一個小姐?這、這裡面是否有古怪?」

「嘿,還不止這樣。」戲志才從另一旁跟上說道:「雖然戲某來京城並不是很久,不過這怡紅樓我倒聽說過不少。這怡紅樓,其實就是官樓,平時多是城裡的富家公子及達官貴人來這裡玩耍取樂,還有,每年,都會由那些公子哥兒、民間的風流才子、文人名士等等在怡紅樓里舉行一兩次詩會、樂會什麼的,文人才子之間,互相進行琴棋書畫的比評,以此來取得怡紅樓的花魁,花魁,可以得到怡紅樓最新推出的紅姐第一夜。」

「哦?怡紅樓、寇家、皇室、官樓?呵呵,不錯,這怡紅樓有意思。」劉易聽一左一右的兩人說完,笑著點頭道:「黃正大哥的工作做得也很不錯,才幾天就打聽到這麼多的消息,回去後你找戲先生要一百兩拿去和兄弟們分了,以後銀兩的事,直接找戲先生就行了。至於戲先生嘛,你需要用錢,就儘管用,提取多少,留一下底就行了。」

「謝謝劉哥兒。」黃正也不找推辭,應謝道。

「咦?等等,今天是幾號了?」戲志才似乎想到了什麼,叫停道。

「嗯?今天好像是……25還是26了?反正是還有幾天就過年了。」

「26,對,是26號,今晚好像是就怡紅樓詩樂會的舉行日期,壞了,說不定我們今晚還進不了怡紅樓呢?」戲志才急急的說道:「今年由於黃巾亂民暴動,一直都沒有舉行這樣的活動,所以就推遲到年底一起舉行詩樂會,這個,它有請柬的,沒有請柬的人,每人要十兩銀子才可以進樓。這些我都是聽荀文若說的。」

「錢不是問題,我都讓黃正帶夠來了。來贖人連門都進不了,那豈不是一個笑話。」劉易根本就不會想這些,今晚既然來了,那麼就一定要辦成事了,至於怡紅樓的什麼規矩,劉易當他是一個屁,如果真的難贖人,哪怕是搶,劉易也要把人給高順搶回去。

不過,既然有這樣的事,劉易也有點奇怪高順上次如何讓這怡紅樓同意他用一百兩贖走那同鄉的女子的,轉而問稍為有點落後的高順道:「高順大哥,你來怡紅樓贖人是什麼回事?」

「呃……」高順的臉上現出醬紫色,有點不好意思的道:「我、我跟著呂布將軍他們一起來的,也不知道怡紅樓里有什麼的規矩,當時我認出那個女子後,就想為她贖身,青樓里不答應,呂布將軍一怒,就差點殺了幾個怡紅樓里的人,那青樓就答應了。當時我沒帶錢,就說好改天我再來……事情就這樣了。」

「哦?哈哈,我明白了,走!都跟我進去!」劉易一聽,心裡更是大定,還以為怡紅樓是官樓就很了不起呢,原來也是一些欺軟怕硬的主,那呂布敢一怒殺人,難道自己就不敢嗎?這個世界,拳頭硬就是道理,不管怡紅樓有什麼的規矩,只要自己強硬,那麼就沒有什麼是辦不到的。

怡紅樓門前熱鬧非凡,進進出出的人很多,當然,是進去的人多一點。

大門前站著不少身穿勁裝的青樓護衛,還有不少的青樓小斯,青樓小斯會為客人牽馬拉轎從怡紅樓的另一旁走去,估計旁邊有地方為客人專門放馬停轎。樓門內還有不少姿色不錯的女子她們擺姿弄首,在引導客人進去。

「這們公子且慢!」劉易帶頭走近的時候,一個龜侍模樣的傢伙滿臉堆笑的走了近來。

劉易一行差不多有二十人,由劉易領頭,一看似乎是什麼的大戶人家的富家公子,怡紅樓門前迎客人也不敢怠慢。

「什麼事?」劉易漫不經心的應道。

「這、這個,請問公子有沒有請柬?今晚是我們怡紅樓舉行詩樂會的日子,會推出新鮮的紅姐,進來的都是一些社會文人名士,才子俊傑,所以,怕會有太多的人慕名而來,我們怡紅樓接待不下太多的客人,因此,只有持我們怡紅樓發出的請柬的人才可以進來。如果沒有請柬的,那不好意思,請改天再來了。」此龜侍小心翼翼的解釋道。

「滾!老子就是才子俊傑?你眼睛瞎了,本公子這麼玉樹臨風你沒看到?」劉易知道這些只不過是最低下的怡紅樓下人,根本就不想和他作過多的糾纏,雙眼一瞪喝道。

「呃,這、這……」此龜侍果然被劉易嚇了一跳,有點驚驚的退後一步。

「哼!」劉易沒有再看他,舉步就往裡面闖去。